】 【打 印】 
汪毅夫:诗句歌咏骑鲸人
http://www.CRNTT.com   2021-11-09 00:30:32


汪毅夫(来源: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11月9日电(作者 汪毅夫)我在中国评论新闻网写了《郑成功骑鲸的传说及其他》,学界友人陈荣凯兄读后,即抄示歌咏郑成功骑鲸传说的诗作多种,诗、句情真意切。兹整理编次如下:

  1.谢家树《赤嵌楼》诗曰:“荡荡漆城事可嗤,糖糜合筑欲何为。谁知鹿耳骑鲸客,梦入楼头月落时”。谢家树是福建明溪人,康熙年间到台,曾任台湾府学训导。是诗收乾隆《重修台湾县志》(鲁鼎梅纂修)。     

  2.杨浚《澎湖吊古歌》诗有句曰:“将军骑鲸去不返,空令赋手歌大哀”。杨浚是福建泉州人,清咸丰举人。

  3.王则修《延平郡王祠古梅 》诗曰:“骑鲸人去老梅妍,古色寒香二百年。数点欲流亡国泪,一枝尚带故宫烟。魂归月下心偏冷,春涌阶前品是仙。正气独扶王气在,漫将无地为伊怜”。王则修是台湾台南人,清末秀才。

  4.林朝崧《春日杂感,次粤台秋唱韵八首 》其七曰:“炎荒十七纪前开,破浪骑鲸说渡台。山水无情频换主,英雄埋骨易成灰。挽回沧海关天运,叱咤风云仗霸才。不信可人当代有,吾将物色遍蒿莱”。          

  5.林朝崧《观潮 》诗曰:“百丈群飞白练寒,酒酣独立海门看。有灵曾助骑鲸客,惆怅东宁霸业残”。

  6.林朝崧《谒延平王祠》诗有句曰:“一夜骑鲸鹿耳门,荷兰名王竖降幡”。林朝崧,台湾台中人,清末秀才。

  7.洪弃生《吊郑延平》诗有句曰:“痛哉骑鲸人,一去水泙泙”;《国姓涛歌》诗有句曰:“骑鲸直入鹿耳门”。洪弃生是台湾彰化人,清末秀才。               

  8. 郑鹏云《吊郑成功》诗曰:“已从金厦据双门,还要骑鲸到七鲲。能使红毛归故物,敢将赤手抗中原。英风飒爽飞鸾岛,旧雨凄凉梦蝶园。三百年来明养士,如君才算报君恩”。 郑鹏云是台湾新竹人,清末秀才。             

  9.吴德功《咏怀延平郡王》诗曰:“雄心誓与国存亡,蹇蹇精忠气激昂。诸葛一生终辅汉,沙陀三世永称唐。招徕频却天朝诏,拓辟来开盘古荒。堪叹骑鲸人去后,朱家苗裔孰扶匡”。吴德功是台湾彰化人,清末秀才。            

  10.连横诗《春日谒延平郡王祠》诗有句曰:“ 骑鲸怅逝川”;《登赤嵌城》诗有句曰:“骑鲸何处吊兴亡”;《春日游海会寺》诗有句曰:“骑鲸何处水朝东”;《宁南门春眺》诗有句曰:“极目骑鲸人不见”;《东游杂诗》有句曰:“骑鲸人去閟风雷”;《万石岩》诗有句曰:“东海骑鲸去不回”。 连横是台湾台南人,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               

  11.黄赞钧《鹿耳门》诗曰:“骑鲸人渺霸图空,鹿耳潮高旭日红。谁遣蛟龙终困此,惊涛怒吼海门风”。黄赞钧是台湾省台北人,清末秀才。

  附带言之,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文学研究所和历史研究所的师生经常有友好的合作,同事、同学及师生关系融洽。他们在工作、学习之余,相谈甚欢的话题之一却是文史之辨、是“文学家长得不像历史学家”。我听他们谈笑,心里是认同“文学家长得不像历史学家”的。譬如,郑成功骑鲸的传说是文学家作诗的好题材,却不是历史学家论证的真证据;即使是文学家兼历史学家的连横,也是两副笔墨写文章:骑鲸传说可以入诗,却不在其《台湾通史》里作为论据。
           
  (作者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