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中评镜头:黄埔新村转型文化园区无奈遇疫情
http://www.CRNTT.com   2021-08-24 00:03:41


高雄市凤山区的黄埔新村,转型成保存眷村历史文化园区,疫情后几乎没有人潮,白天在路上只碰到这组民宿客人,园区十分冷清。(中评社 蒋继平摄)
  中评社高雄8月24日电(记者 蒋继平)本土疫情冲击各行各业,也减少人与人的接触,这对转型、保存眷村历史文化的高雄市凤山区黄埔新村特别有感。民众不敢来、活动办不了、住户不敢串门子,让艺术文化推广也受到停摆;今年园内以纯营利形式开业的店家,刚开店就碰上疫情,蒙受不少损失,生存不易,园区气氛难以活络起来。

  高雄市凤山区黄埔新村原眷户都已搬迁,现在采“以住代护”方式,由文化局向军方取得代管,修缮房舍征选媒合新住户进住,以实际居住行为来维护眷舍,解决无人居住房舍快速毁坏的问题,一方面维持眷村文化景观,一方面发展为文创园区。

  高雄市在地创生协会理事长杨书豪,透过以住代护在黄埔新村内有间个人工作室“工房”,他表示,本土疫情造成最大的影响,就是几乎没有游客走进来黄埔新村,推广眷村文化的工作等于停摆,连住户自己也不太敢串门子交流,让园区显得非常静默。

  黄埔新村目前共有157户,大部分都是个人工作室,也住在眷村成为新住民。利用假日开放工作室让游客参观,平常也承担文化导览解说的责任感,同时出售一些文创商品补贴收入。

  除了一般工作室之外,黄埔新村近年开始引进更多元的经营方式,譬如咖啡厅、餐饮、民宿等采取纯粹营利的方式来经营,也为园区吸引更多消费者,不料才刚起步就受到本土疫情搅局。

  开Donkey Lab咖啡厅的业者说,今年3月才刚开始营业,5月就遇到疫情,三级防疫警戒期间,每月就要赔掉租金、人事成本、原路料等损失,一个月至少新台币20万元,降为二级后可以内用,但业绩只剩疫情前的一、两成左右,业者叹能够把薪水赚回来就偷笑了。

  经营可可米果手创杂货食记的业者也是今年三月开始营业,刚开两个月就碰到疫情,三级期间等于没生意,降二级后业者还是不提供餐饮内用,只提供参观、外带的服务。业者坦言,现在就是靠外面的本业维持收入,眷村工作当作是副业经营。

  开设眷待期休憩所的民宿业者说,三级期间民宿也是自主停业,等于两个多月没收入,只能靠原本的设计专长自行接案来养活自己,现在二级可以开放营业,业绩与本土疫情爆发前相比,大约只剩三成,对经营来说真的不太容易,就靠政府减租或补贴的政策减少损失。

  杨书豪坦言,很多眷村新住户都是抱着推广的热忱来到这里当新住户,希望让更多民众认识黄埔新村的历史文化脉络,但是疫情让园区一切的活动停摆,除了生存更加不容易,若以文化推广角度而言,无形的影响是更大的,住户最多只能住五年,想做事的时间是有限的。

  “黄埔新村”位于高雄市凤山区陆军官校正对面,前身叫做“诚正新村”,延用凤山前日军“太平洋南进基地”旧址,1947年陆军训练司令部在台成立,由孙立人将军兼任班主任,来台的军方眷属进住诚正新村,1950年陆军军官学校于凤山现址复校,眷村才改名为“黄埔新村”。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