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中评深度:袁征谈中美关系塑造
http://www.CRNTT.com   2021-05-05 00:17:29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中评社图片)
  中评社北京5月5日电(记者 徐梦溪)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近日接受中评社专访,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上台百日的节点,解读中美关系现状、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中美关系中的涉疆涉港涉台和人权问题、气候变化合作等,分享对未来中美关系发展和如何以“我”为主塑造中美关系的看法。

  袁征评价目前的中美关系表示,拜登上台后短时间内,中美关系虽然还处在低谷,但已经度过最紧张的时段,变得相对平稳。现在中美双方还在摸底探索的过程中。他多次提到,对现在的中美关系要有平常心,对美方不要给予太高的期望,以及指望拜登能很大程度改变中美关系和让中美关系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的要求不切实际。

  袁征在谈到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时提到,在对华定位上,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没有本质的差异,但拜登的对华政策会考虑如何处理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他还提到,拜登政府在外交领域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把盟友和伙伴放在首要位置,中国则成为美国加强同盟和伙伴关系的重要基点和加强凝聚力的工具。

  在人权问题上,袁征认为,拜登政府将民主人权等意识形态层面作为工具,以加强美国和西方盟友的关系和纽带,但强化意识形态差异,无助中美的合作和战略互信。在涉疆和涉港问题上,袁征表示,美国利用二者攻击中国有其目的,我们难以阻止,所以我们应该进一步搞好两地的发展,同时对外更加透明和阐释好这两个地区的实际情况。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袁征认为要理性看待,气候变化问题很难支撑起整个中美关系。

  在台湾问题上,袁征指出,拜登会继续发展对台关系,实际上是在“一个中国”政策的幌子下,把“一个中国”政策掏空了,是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实质性“外交关系”,其官方色彩越来越浓厚,军事合作越来越加强。但拜登政府期待维持“不统、不独、不战”的局面,所以不可能同台湾建交和轻易抛弃“一个中国”的政策框架。即便在对台“战略模糊”政策上,拜登政府也不会轻易改变。

  最后,袁征表示,在塑造中美关系中,我们不一定要把主要资源和精力都投在美国身上,可以在其他领域和其他的国家和地区以“我”为主,做好一些事情,找到更多的朋友,这是对抗美国打压的一种方式,也会收获更多与美国博弈的资本和更多塑造中美关系的能力。

以下是专访内容:

  中评:在经历了特朗普执政后期中美关系急剧下跌后,中美元首除夕通话让我们对中美关系重燃希望,但不久前的阿拉斯加对话和近期美方的种种涉华表态、做法又让人们重回悲观。您对此怎么看,您如何评价现在的中美关系?

  袁征: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陷入低谷的状态下,大家对两国之间任何的一点风吹草动都有一些过度解读。中美关系走到现在这个阶段,可能不要因为一件事情突然感到很高兴,或者突然觉得很糟糕,至少从学者角度看,这不是一个理性、客观和严谨的态度,是一种更带有感性认知的表现。我们应该全面、理性、客观,既看到正的一面,还要看到反的一面;要看到现在的情况,还要看到过去和未来的发展脉络。

  正因为如此,像我们长期跟踪中美关系,坦率地说,走到今天,没有什么感到惊讶或奇怪的,这些都应该是在预料之中。过去特朗普执政的4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那么在分析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时,首先要看美国国内整个政治状况是什么样,美国国内对华的态度是什么样,然后,拜登虽然个人性情温和,但是他的团队对华是如何认知的?另外,拜登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他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怎样能平衡国内政治需求和对华政策的需要,这些都要全面来看。中美关系走到今天,实际上不管你喜欢与否,不管我们高兴与否,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有其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

  时至今日,美国人已经把中国作为头号的战略竞争对手,也就是说在对华认知和战略定位问题上,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没有明显的差异。中美之间在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各方面的确存在很大差异。尽管中方一再强调不喜欢战略竞争,但让美国人改变原有的霸权思维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要指望拜登上来能很大程度地改变中美关系,让中美关系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的要求不切实际。

  我多次强调,对现在的中美关系要有平常心,对于美方不要给予太高的期望。美方已经清楚说明,他们首先要解决国内问题,在对外政策领域首先是要巩固盟友伙伴的关系,而不是对华关系。要加强盟友和伙伴的关系,就是要协调一致维护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的现有的国际秩序,防止让中国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

  在拜登上台后的短时间内,中美关系在经历了特朗普歇斯底里的对华举措后,现在相对来讲虽然还处在低谷,但已经度过了最紧张的时段,变得相对平稳多了。至少拜登政府在会直接伤害我们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上还没有采取进一步的举措,还强调在竞争之外还要合作,另外明确讲了不寻求与中国的军事对抗。不仅如此,在拜登上台的三个月内,中美从对话全部停止,缓和到双方高层持续沟通,对话交流在缓慢恢复的状态。这一届美国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可预期性也更强一些,更能理性客观看待对华问题。

  现在的中美双方还在摸底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对中美关系不要抱以太高的期望。现在之所以感到悲观或者失望,是因为有些人士之前对于中美关系抱有了不切实际的期望。坦率地说,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迅速上升,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即使没有特朗普,美国对华政策也会逐渐转为强硬,中美的战略竞争和博弈在朝着强化的趋势在发展,这是不可避免的。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