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不容乐观的中美经贸关系
http://www.CRNTT.com   2021-05-31 00:13:55


  中评社╱题:不容乐观的中美经贸关系 作者:马雪(北京),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摘要】即使中美双方起初无脱钩打算,一旦跨越底线,则选择性脱钩不可避免。双方开始将贸易和投资看做国家间的冲突,而非管控冲突的有效途径。损害维系双边关系最重要的相互信任,不断限制双方在谈判中互相释放善意,幷质疑对方承诺对方履行诺言的可信度,制约中美经贸协议全面达成。即使达成协议,摩擦升级的印记也将影响两国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未来决策,导致双边关系中对安全敏感的领域将继续出现更广泛的脱钩趋势。

  序

  特朗普在任时,将中国确立为美国最大的政治和经济对手,拜登上台后虽然避免了前任的“咆哮”和不可预测性,但对华基调幷没有发生剧烈变化。拜登“重建美好”实际上是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连贯版本,其对华经贸政策中的重要一环是将中国从制药、半导体、电池、稀土和人工智能等战略行业的供应链中移除。

  去年1月达成的中美贸易协定,幷没有缓解中美间经济矛盾。美国依然指责“中国盗窃美国技术”,“给予国有企业优惠”,“外国企业在华无法公平竞争”。于此同时,美国越来越警惕中国制造的技术,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将中国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共同推动对科技公司华为的制裁,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融资等法案。随着疫情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加剧,幷开始出台为确保产业链安全的一系列产业回迁举措。

  一、拜登对华经贸政策是特朗普政策的“升级版”

  相比而言,拜登对华经贸政策有以下几个特征,可谓是特朗普对华经贸政策的“升级版”。

  第一,维持特朗普的对华关税,鼓励美国制造业回流。拜登竞选时曾严厉批评特朗普对华关税政策,但上任后却不愿放弃对华“关税牌”。拜登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美国需要重新赢得对华谈判中可以使用的筹码。他将不会立即调整任何现行关税政策。美国贸易代表戴奇曾在国会参议院任命听证会上宣称,关税是美国对外贸易、特别是对华贸易政策工具箱中的“合法工具”,幷要求中国继续履行与特朗普政府签订的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换句话说,拜登认为只要符合美国经济利益,就不会放弃关税这一工具。他在关税问题上前后矛盾的表态表明,尽管他认为规则牌是更明智的选择,但规则制定需要时间,在此之前,需要继续施加关税,以获得国内舆论支持和对华谈判筹码。

  第二,改变采购规则,鼓励美国企业调整产业链。除了与特朗普类似政策,通过税收优惠鼓励关键经济部门重返美国,拜登政府还尝试改变采购规则,重新评估幷提高联邦采购美国制造商品的比例,进一步有利于美国国内生产。特朗普在任时曾签署《买美国货》行政令,要求将钢铁产品的美国制造比例门槛提高到95%,其他产品提高到55%。1月25日,拜登签署《购买美国货法案》,对美国联邦政府每年6000亿采购经费中的三分之一作出规定,要求产品至少有50%的零部件必须来自美国本土,才有资格成为联邦政府采购对象,旨在要求联邦机构重新评估“美国制造”成分的真实性,防止外国公司将“贴牌”产品当成“美国制造”卖给美国政府。2019财年,联邦货物采购合同的支出为2314亿美元。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美国企业对供应链的调整,将呈现“乘数效应”,对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第三,扩大“国家安全”的定义,采取供应链管控措施。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的定义非常宽泛,拜登对此定义涉及更为广泛。2月24日,拜登签署的《关于美国供应链的行政令》,要求对半导体制造和包装、电池、关键矿物和制药四个关键部门,对国防工业基地、公共卫生、信息和通信技术、能源、交通和农业等主要经济部门进行为期一年的研究,以确保美国实现弹性、多样化、安全的产业链。这些部门的国内生产总值占美国经济的近60%,如果所有部门都采取行动,调整供应链以适应美国国内经济,拜登政府的政策将产生重大影响。

  第四,以人权为抓手,实施技术出口管制。特朗普在任时,人权问题幷非其优先政治选项。但民主党向来人权优先。拜登政府将人权与技术出口管控联系起来。以新疆“强迫劳动”为由,阻止该地区制造商品进入美国市场。拜登政府实际以人权问题加剧了中美经济痛点,扩大了中美在贸易和技术的分歧。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亚历克斯·卡布里称,这其实表明中美经济系统间存在根本性竞争,这种竞争会持续加剧。

  二、拜登升级对华经贸政策的缘由

  关于拜登对华经贸政策走继续强化竞争与对抗的路线,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政治导向压倒经济诉求。拜登经贸政策与特朗普的政策幷没有本质区别。“买美国货”在美国一直是广受欢迎的口号。在去年的的总统选举中,两党都支持强有力的国内采购条款。因为两党都在争夺传统观制造业的蓝领工人选民,这些人认为“买美国货”是一项重要政策,将为其创造就业机会。拜登为了重新夺回这些选民,必然推行比特朗普“更具野心”的政策。尽管这样的政策,会提高企业成本,令企业无法遵循商业逻辑在全球定位其产业链。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