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汪毅夫:自动庆祝的“双六教师节”
http://www.CRNTT.com   2021-04-21 00:28:59


汪毅夫(来源: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4月21日电(作者 汪毅夫)话说1931年5月,著名教育家邰爽秋、程其保教授等“鉴于国内教育人员待遇菲薄、地位不稳及缺乏教养机会,遂约合教界同志创议设立教师节以谋补救,幷议定该节日在每年六月六日举行,故又名双六节”。邰爽秋、程其保等人的《发起人宣言》备述当年教师的穷困状况,略谓:“小学教师之俸给不足以仰事俯畜,此固尽人皆知者。即大学中学教师,时因欠发薪水,生活每起恐慌。疾病而不克医药,年高而不胜繁剧,而学校幷无年功加俸之制。不幸在职病故,身后萧条,任其妻子冻馁,而学校又无抚恤之条”,“至言教师之地位,征诸事实,视学生之好恶,及其他特别原因为进退。对于教肓之功绩,与处世之忠诚如何,则非所问,已属毫无保障;而复因政局变化,校长更换,党派倾轧,社会排挤,时有朝不保夕之势”,“优良教师之养成,全赖社会之扶植。乃通常办法,对于修养不足之教师,唯知检定淘汰。其于被淘汰者,又多不谋补救。至对于修业较深者,则畀以极繁重之课务,使其无暇研究”。

  邰爽秋、程其保教授等创设“六六教师节”之议,曾“奉准”举办。1931年6月6日,在南京中央大学举行“第一届庆祝教师节仪式”,南京、上海两地教师300余人参加。然而,教育部随后颁发的《1932年学校历》幷未将教师节列入。1932年5月,南京市立升平桥小学校长王芷湘等人呈南京市社会局转呈教育部,请明令援例6月6日休业一天。6月1日,教育部指令南京市社会局:“呈悉。查学校教师,自动拟定年中某日作纪念日,自属可行。唯列入学校历一节,未便照准。仰即知照,幷转饬知照。此令”。于是,各地遂自动于6月6日举办教师节。当年报章,报道南京等地自动举行“双六教师节”情形,有“极一时之盛”之语。不幸而言中,教师自动庆祝“双六教师节”,不过一时之事耳。

  读上记史实,心中感慨。教师自动举办教师节,而无社会之扶植,这实在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段糗事。当年的教育部、社会局,对教师待遇、地位和进修机会等方面的困难,不谋补救,毫无作为。亏待教师,是旧之教育、社会衙门、是旧社会的不是。            

  (作者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