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社评:中国打破西方资本主义对疫苗的垄断
http://www.CRNTT.com   2021-03-03 00:01:32


  中评社北京3月3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月25日批准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的重组病毒疫苗(5型腺病毒载体)注册申请。这标志着中国病毒疫苗生产能力将大幅度提高。此前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已经对中国生产病毒灭活疫苗实时检测,欧洲、亚洲一些国家药品监管机构批准进口中国研制疫苗,中国病毒灭活疫苗已经进入几十个国家。如今中国利用基因重组技术生产病毒疫苗,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批准上市,这标志着中国在病毒疫苗生产技术领域走到世界前列。

  病毒疫苗技术中最成熟的是病毒灭活疫苗。病毒灭活疫苗通过保留病毒的形态,使体内的病毒上当受骗,充分发挥人体的免疫功能,消灭病毒。而基因重组疫苗,则是对病毒的一些特征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此基础之上,生产类似特征的基因疫苗,注射人体内部,唤起人体免疫功能,从而达到消灭病毒的目的。

  美国充分利用转基因技术,采用综合疗法,不仅在短期内,帮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摆脱病毒,重新回到竞选总统的战场,而且利用冷冻技术,最大程度地保留转基因病毒的活性,使重组病毒疫苗在人体内部发挥强大的作用。

  事实证明,美国生产的重组病毒疫苗,可以有效地唤醒人体内部的免疫力,从而达到消灭新冠病毒的目的。可是,由于制造成本相对较高,储存条件极为苛刻,运输极为不便,因此,即使在美国内部,由于病毒疫苗运输和储存问题,仍然没有达到美国联邦政府接种疫苗的基本目标。

  中国一方面使用传统的病毒灭活疫苗制造方法,生产出价廉物美的病毒灭活疫苗,另一方面充分利用现有基因编辑技术,对病毒特征进行仔细分析,生产出基因病毒疫苗。中国制造的重组新冠病毒疫苗,具有适用范围广,制造成本低,运输条件相对宽松的特点,因此,可以在短期内大规模推广应用。

  更重要的是,由于采用重组技术,病毒疫苗接种之后,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确保人体内部产生抗体。这对于有效应对病毒扩散,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国生产病毒疫苗不仅解决了一些国家的燃眉之急,而且更重要的是,彻底打破了垄断资本主义病毒疫苗垄断行为。

  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重大疫情来临时,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是忙于控制重大疫情,而是企图继续保持生产速度。当不得已关闭经营场所,从而导致经济增长下滑的时候,这些国家的政客千方百计掩盖真相,转移视线,把责任推卸给其他国家。

  当西方国家大型生物制药公司利用基因重组技术,生产出病毒疫苗的时候,这些国家不是积极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把生产基因重组病毒疫苗贡献给世界,而是采取极端不负责任的方法,一方面牢牢控制大型生物制药公司,垄断所有病毒疫苗,另一方面,为了获得相对较高的垄断利润,通过签订独家销售代理协议,禁止一些国家和地区使用西方国家生产的病毒疫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垄断资本主义表现,也是西方国家在病毒疫苗分配领域实施的霸权主义。

  中国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开展病毒疫苗研制工作。中国领导人明确宣布,将会向世界提供病毒疫苗公共产品,帮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一些发展中国家早日注射疫苗,共同抗击重大疫情,争取早日复工复产。

  中国生产病毒疫苗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解燃眉之急。中国生产病毒疫苗作为世界公共产品,可以有效地打破垄断,从而使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销售病毒疫苗获取暴利的图谋彻底破产。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恨之入骨。可以设想,如果没有中国的病毒疫苗,西方国家大型制药公司生产的病毒疫苗很可能会高价销售。事实上,西方一些大型制药公司和西方国家政府囤积居奇,他们购买的病毒疫苗数量远远超过本国的人口需要。

  这是一种极端自私的行为。它一方面反映出资本主义国家的贪婪性,另一方面也充分反映出,面对重大疫情,中国正成为控制疫情的中流砥柱。

  正因为有了中国的病毒疫苗,一些西方国家大型生物制药公司才不敢漫天要价。正因为中国政府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病毒疫苗援助,才使得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的大型生物制药公司依靠销售病毒疫苗获取暴利的图谋彻底破产。

  历史经验教训值得注意。当年正是由于社会主义国家的分配体制,迫使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得不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通过征税提高职工的福利待遇。苏联解体后,由于没有了竞争对手,一些国家迅速改变自己的税收制度,工人收入大幅度下降。尽管美国等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建立了工会组织,这些组织千方百计地维护工会会员的切身利益。但是,正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指出的那样,一些工会领袖已经蜕化成为工人贵族,成为背叛工人阶级的特殊既得利益者。他们组织各种政治活动,目的不是为了从根本上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而是要通过谈判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特殊目的。西方国家工会组织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以及资本趋利性决定了,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人力资源成本不断提高的时候,资本拥有者就会通过转移自己的资本,到其他国家投资,获取更多的利润。这是资本主义的本质,也是资本雇佣劳动的具体表现。

  中国希望世界各国充分意识到,病毒疫苗生产和分配不仅关系到市场资源配置问题,同时还关系到人类的健康。在病毒疫苗配置过程中,必须坚持人道主义立场,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帮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一些发展中国家尽快获得病毒疫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死亡人数,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营造一个安全的发展环境。

  首先,中国政府应当向国际社会呼吁,建立病毒疫苗基金,向各国采购病毒疫苗。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有关方案,虽然有利于解决部分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因此,这项工作能否真正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是人们拭目以待。

  当年埃及在尼罗河上修建拦河大坝,需要搬迁文物古迹。由于缺乏足够的资金,向国际社会呼吁。国际社会捐赠几十亿美元。不仅帮助埃及实现文物转移,而且节余大量资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充分利用剩余资金,成立世界遗产委员会,一方面鼓励各国充分保护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另一方面通过基金补助的方式,帮助一些世界遗产保护机构维护自然遗产,实现文明的可持续发展。事实证明,这种建立基金的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当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文化遗产基金管理过程中,出现了过度商业化的现象,在文化遗产评审过程中没有考虑到过度商业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导致一些世界文化遗产遭到破坏。这是教科文组织在基金管理中需要认真考虑并加以解决问题。

  病毒疫苗基金旨在解决病毒疫苗的公平分配问题。在基金使用过程中,必须坚持民主原则,充分征求世界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意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基金的使用,促进人类健康发展。

  其次,中国应当在国际社会理直气壮地揭露垄断资本主义的阴谋,要求一些大型生物制药企业公布自己的生产成本,接受社会各界的检验。

  如果生产病毒疫苗的企业是上市公司,那么,应当公布上市公司的生产成本和病毒疫苗销售状况。如果制造病毒疫苗企业是非上市公司,那么,所在国政府应当要求其及时公开有关信息,满足公众知情权,自觉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

  不可否认,在病毒疫苗生产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资源。提高销售价格回收成本,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生产成本不透明,那么,讨论所谓成本销售问题,完全是毫无意义的空气振动。

  国际社会应当要求大型生物制药企业公布有关成本情况,敦促这些国家政府调查大型生物制药企业生产病毒疫苗的相关费用,并在此基础上,通过制定法律或者颁布行政命令,稳定病毒疫苗的价格。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病毒疫苗生产制造企业不会牟取暴利。

  中国已经向国际社会公布病毒疫苗生产的过程,并且愿意接受世界各国的监督。当务之急,是要防止垄断资本主义给人类带来第二次灾难。如果在病毒疫苗的分配方面,“嫌贫爱富”,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帮助发展中国家尽快控制病毒扩散,那么,病毒疫苗接种可能会导致世界更加危险。按照一些学者的说法,如果接种病毒疫苗成为“成功社会人士标准配置”,而没有接种病毒疫苗成为“失败人士的象征”,那么,社会两极分化现象将会更加严重,人类文明发展将会面临严峻挑战。

  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在病毒疫苗接种问题上,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扩大南北鸿沟。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彻底打破垄断资本主义人为设置的森严壁垒,在破除垄断的基础之上,公平合理地分配病毒疫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人类健康发展。
中国评论新闻
无此ID号的文章内容java.lang.NullPointerExce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