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李风:回望福建开放四十年
http://www.CRNTT.com   2020-09-01 15:40:13


 

  (二)乡愁
   
  一九七二年,故乡宁化城内唐朝一座千年古塔要拆,上头说因战备需要,县城三座古塔全要拆,防台湾蒋帮以作飞机轰炸目标。那时还是初中生,学校组织拣塔砖到中学建猪圈,肩挑大竹萁,前后一头一块刻有唐开元几年制砖头,重得弯腰都挑不动,扁担都要弯。

  一九八二年,家乡城内唯一青石板古大街要拆,建新马路,家中三进古宅前院临街,后院临江,外有店面内有天井,江边吊脚楼上二楼,自小读书及卧室就在此。当年县委书记头脑一发热,要求一个月古街全拆,大户给安置费二千余元人民币,叫你去城郊山上建新房。那时省城工作,年末回乡,老父告之,古宅已荡然无存,才知县委书记下令拆了古街,百姓对他骂声不绝。
 
  一九九二年,北京前门西四条,趁赴京采访,看望外公叔父、东京时孙中山同学、已故辛亥革命老人刘春海后人,清末春海公为主出钱,买下土地,建下好一座大院汀州会馆,让汀属八县客家子弟赴京有落脚之处,听亲戚告之,此地即将被拆,整个前门一块宝地,港商、台商虎视眈眈,急思改造,建新商业街,趁在未拆除的汀州会馆石礅前,赶紧拍了个照留念,在会馆四合院,与亲戚吃了晚餐,夜深离去,恋恋不舍,抬头月朗星稀,耳边传过一阵清脆鸽哨声。

  二零零二年,曾生活十余年的福州,到当年单位分配宿舍在东街口闹市周边转转,临近就是南后街,三坊七巷,那些地方才是真正的民俗福州,港商李XX来了,已吃掉三坊七巷一角,还想整个吞掉建豪宅区,还好京城古建筑专家赶来,福州有识之士及故宫博物院单院长联合向当年省领导,当今大领导积极献言,南后街拆了,但保住了三坊七巷,阻止了对福州城大规模浩劫性破坏。

  记下这四十年中仅四年的片片记忆,像是蒙太奇镜头画面,脑海中挥之不去,看到的其实还有更多,不再多述。想表达一个愿望,城市建设要美丽,不能丑陋,乡村建设要美丽,也不能丑陋。这些年有些地方明显走了弯路,既浪费了钱,又毁了文化。走了一城又一城,完全分不清谁是谁,城市缺少了原有独特文化风貌,缺少了城市性格。

  城市乡村都在变,希望变得更好,让人找得到回家的路,留得下美丽的乡愁。宣传上的「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未必是好事,为了GDP,整天乱挖乱拆乱建,到处烟尘滚滚,脚下没有一条可走的踏实的平路,幸福感并未提升。

  还是喜欢山川秀丽,天高云淡,鸟语花香,四处郁郁葱葱,有清新的空气,没有污染的江河。城市有文化底藴,历史有传承,人民有尊严的安祥的生活。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