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汪毅夫:历史的问答作业
http://www.CRNTT.com   2020-07-28 00:18:03


图,厦大校史资料剪报。资料来源:陈明光提供
  中评社北京7月28日电(作者 汪毅夫)吾友陈明光是历史系教授。近日,他应该是在阅读厦门大学校史资料,一有所得,便来考我;我则一有所失,就去问他。两个老友在微信上做问答作业,快意得很。他最先发来鲁迅(周树人)1926年受聘为厦大“文科国文系教授、国学院研究教授”的剪报,然后提问:鲁迅受聘的是正教授吗?我不假思索地说,是。幷说据我闻见所及,1926年厦大未聘副教授。他又发来同一年林语堂受聘厦大“语言学正教授”、沈兼士受聘厦大“文字学正教授”的剪报。我又说,哦,看来国文系教授不是正教授,正教授应该比教授大(级别高)。接着提问,其他院系呢?他发来包括厦大历史社会学系正教授徐声金、外国语言文学系正教授周辨明、人类学正教授史禄国(德国人)、国学系正教授李笠、哲学系正教授邓以蛰在内的《教员表》剪报。我问,当时厦大是私立大学,国立大学呢?他发来《大学令》(1917年版),有“教员设正教授、教授、助教授,必要时得延聘讲师”之规定,告诉我1926年厦大聘正教授、教授的法规依据。我也找到《大学教员资格条例》(1927年版),有“大学教员分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级”之规定,找到1926年厦大未聘副教授的的历史原因。他又发来缪篆(子才)1927年受聘厦大“中国文学史哲学副教授”的剪报。                          

  有历史学家做朋友,感觉蛮好的。两位老友在微信上互动,真格涨姿势(长知识)了,耶!                           

  附带言之,陈明光教授是韩国盘教授的博士生,常语人曰:老师嘱做学问当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说话要留有余地、要以小见大。对老师的教泽师恩,感念不已。                

  (作者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