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陈永森看台湾观光业 努力撑没那么弱
http://www.CRNTT.com   2020-03-26 00:15:29


屏东大学副教授兼总务长陈永森。(中评社 蒋继平摄)
  中评社屏东3月26日电(记者 蒋继平)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台湾观光产业,应该如何面对?屏东大学副教授兼总务长陈永森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专做陆客单一市场的业者需要自己转型,这本来就是进场风险;至于新冠疫情是全球性的灾变,市场应弹性调整,政府也应纾困保住产业,把民众导向健康的旅游行为。他认为,业界没有那么弱,只要能够COVER成本,都有撑下去的本钱,但真的都要辛苦了。

  陈永森,1970年生,屏东人,中兴大学都市计划研究所硕士、台湾大学地理环境资源研究所博士。现职为屏东大学副教授兼总务长,专长为观光地理、旅游规划与导览实务、都市与环境资源专题研究。曾任屏东县建设局局长,管理观光业务。

  陈永森表示,这次新冠疫情是全球性的灾变,并非单一市场的问题。所以要分两方向去思维,第一是大陆游客没有进来台湾的影响,第二是在新冠疫情下台湾的旅游市场应该如何弹性调整。

  陆客的部分,陈永森表示,台湾旅行业界这十年大陆客很夯,因为开放后很好做很好赚,吸引很多人提供这方面的供给,符合这方面的市场,但很容易受到外界政治因素、国际因素影响,马上会有冲击。走单一市场会有很大的风险,进场时就得评估风险,受冲击就是只能转型调整。

  在疫情影响方面,陈永森表示,台湾分成境内、境外旅游,这次疫情导致旅客无法进来和出去,各国都封锁边境,国际客全断了,政府一定要做应急和纾困,若不做,以后恢复正常的话,旅游市场怎么回来?政府思维应该是设法留住产业。政府重点补助要挑类别型态,也要引导民众从事健康的休闲方式,譬如“国家”公园、森林游乐区等地方旅游。

  政府应该怎么纾困,业者如何面对?

  陈永森表示,疫情造成本地旅游的改变,市场并未消失,饭店、餐饮、运输等等影响最大,但不是所有业别都死光。人口聚集、密集度高的地方,冲击一定很大,都会区一定很惨,但乡下地方譬如花莲、台东,民众认为比较安全、空旷,还可能撑得住。餐厅和自助餐业者一定很惨,但小吃店不会倒,因为人和人接触方式不一样,所以餐厅业者改用外带外送来补一些量。

  陈永森表示,旅行社也一定辛苦了,这时候没有人群流动,只能做人员训练、培训、做弹性调整,虽然政府有补助,但补助再多都是不够的,只能靠业者自己弹性调整。现在就是先带头减薪,减薪是最直接的砍成本方式,再来就是减少营运成本,譬如关楼层。这时间就翻新,迎接下一次的反弹。

  观光旅游业从一月下旬疫情传出后就一直苦撑,台中亚致大饭店倒闭是指标性?

  陈永森表示,倒闭不会是单一因素,这家经营型态就不太一样,租金很贵被压垮,其他业务收入少,都以住房为主,一旦住的比例不够,撑不过来就容易影响,住房率正常的时候,本来就能平衡租金,这家单坪租金可以说业界最贵的,建筑也是租的,所以并没有办法代表全台饭店业,业界没有那么弱。

  陈永森表示,业者一定都会哀哀叫,不好经营是事实,原本住房率七到八成变成一到两成,影响一定非常大,这时候就要弹性调整经营型态,饭店业只要能COVER营运成本,就能撑得过。渡假饭店比较有机会撑过,都会区的饭店就是辛苦了,尤其是商务饭店,因为商务人士也变少了。

  陈永森表示,政府也是焦头烂额,业者也不能只有抱怨政府不补助,因为景气好的时候,业者也没有多缴钱或回馈,但产业不能倒是政府该做的,业者趁这时候调整体质,检讨是不是太虚胖了。也不是所有业者都很惨,没有不景气,只有不争气,再怎么烂的时候,一样有人赚、有人赔。

  陈永森认为,疫情之下,大家还是要撑,真的都辛苦了。台湾岛内若4月份疫情控制,可能会有些微反弹,但本来本地旅游市场有限,短期无法增加供给,有人潮只是相对好赚,可以帮助撑过这段时间。

  那譬如一些观光夜市价格太高的问题,需要检讨调整吗?

  陈永森表示,外界经常会用单一事件去看整体事情,观光地区本来租金就高,观光游客都会接受,只有天价才会被爆料。譬如垦丁大街9成都不是当地人,当地人只收租金,都是投资客。六合夜市因为主要靠陆客,当地人也不爱去,没有当地消费支撑,市场本来就很脆弱,操作观光市场,风险高,收费当然也高。

  至于“国旅”市场问题出在哪边?陈永森分析,观光产业做二休五,供需没有弹性,每到假日经常以价制量,房价缺乏竞争力,消费者乾脆选择到海外旅游,导致“国旅”市场越来越小。此外,民宿也是走高价路线,要解决问题,只能靠国际自由行旅客来填补平常日的收益,才不会越走越极端。

  陈永森表示,十年前没有大陆客来台时,台湾难道就没有旅游市场?当然不是,主要问题出在房价和竞争变多。

  陈永森进一步分析,这几年台湾“国旅”确实是逐渐消失中,因住宿价格偏高,譬如之前媒体报道讨论冲绳五天四夜新台币两万元搞定,但在台湾五星级饭店住四晚可能就超过两万元了,消费者当然会选择到其他国家玩,那就必须思惟到底价格有没有竞争力,也确实,台湾住宿费用占旅游比例贵了一点。

  陈永森表示,平价住宿已慢慢消失,或许因为变成陆客饭店,导致一般散客不会去住。另外或者公部门经营转成OT或BOT,价格就反映在消费者身上,譬如垦丁夏都,以前公营时代面海房型一晚只要新台币1500元,现在OT变民营后价格高八倍以上。

  台湾“国旅”市场现在问题出在哪里?

  陈永森表示,旺季连假会有需求过度集中问题,经常出现以价制量,供给需求难以调整,又因为都是周休二日,放假时间比较难有弹性,所以饭店都变成“做二休五”型态,这都是经营上的考验。如果能有更多国际自由行旅客来到台湾,这种经营型态才会有得救,可以填补平日稀疏的人潮,品质价格才会正常化。

  陈永森说,譬如,欧洲民宿包栋一周新台币15000元,台湾民宿却走极端化,假日两天一晚可能就要同样价格。

  台湾近年来大环境不好,观光胜地垦丁一直盛传旅宿业出走潮、逃难潮等耳语,为何都没有发生?

  陈永森表示,以观光来讲,垦丁一直没有弱过,只是冲击会有一些,譬如过去天价卤味事件,导致一段时间形象很差,台湾人也不想来,当地业者也会反省。但是垦丁大街业者有9成都不是当地人,当地人只收租金,所以又回到观光地区本来租金就高的根本问题,一环牵动一环。

  陈永森表示,但是再怎么不好,垦丁仍是观光业最好操作的地方,只是竞争变多了,当地饭店也老旧衰退需要更新,相对民宿也增多,所以才会不那么好做了,会比较辛苦。现在全台各地都在推展观光,都行销特色及办活动,选择变多。

  那民宿增多,“国旅”市场供给量难道还不够?

  陈永森表示,台湾民宿操作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外国叫homestay,但台湾民宿却弄得像饭店,变成投资型态经营,就会被卡在那里,实质上属于旅馆,并非真正是经营民宿,只要资金转不过来压力都很大。homestay只有变动成本,并所谓没有投资成本,既没负担,价格又便宜。

  观光业者反映新南向帮助不大,为何中南部很少东南亚市场旅客?

  陈永森表示,旅游有一个心态,看新、看奇、跳脱原本生活型态,南部景观和东南亚类似,东南亚旅客当然选择会尝试去文化、景观不同的北部都会区看看,但是未来市场只要稳定后,东南亚旅客就会选其他地方看看,这无可厚非。

  他说,譬如日韩客仍以台北、台中为主,因为去了解日本当地的旅游资讯,都还是以台北为主,而20年前大陆的旅游资讯介绍,也是只推台湾的阿里山和日月潭,这都是行销方式,要改变就是得好好做行销,但很难立即收网,得慢慢做。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