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郑振清答中评:台湾大选三种效应
http://www.CRNTT.com   2020-01-14 00:12:31


大陆涉台问题专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郑振清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分析此次选举,可以发现其中存在三种重要的效应或影响机制,分别是台湾内部政治生态的“钟摆效应”、两岸互动关系的中国大陆影响效应,以及国际地缘经济效应。(中评社图片)
  中评社香港1月14日电(记者 秦正阳)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投票结果出炉,蔡英文当选连任。本次台湾大选前半年,韩国瑜在多家民调机构的数据中一路落后蔡英文,虽然选举前夕韩在高雄、台中、台北的三次造势活动气势惊人,不过依旧挽救不了大败的选情,蔡也获得台湾自开放直选以来的最高得票数817万票。

  大陆涉台问题专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郑振清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分析此次选举,可以发现其中存在三种重要的效应或影响机制,分别是台湾内部政治生态的“钟摆效应”(Pendulum effect)、两岸互动关系的中国大陆影响效应(the mainland China impact)以及国际地缘经济效应(Geo-economic impact)。

  郑振清告诉记者,钟摆效应是西方选举心理学的重要概念,指选民出于不愿让一党独大的心理,往往会同情并支持上次落败的一方,这种现象在欧美选举实践中并不少见。台湾自1996年以后也开始出现类似的现象,当时新党的赵少康首次运用这个概念来分析1998-2000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和台湾大选的关联问题。从2016年到2020年,短短四年间,台湾政坛居然出现了两次钟摆效应,一次是2018年底“韩流”带动国民党在“九合一”县市长选举中获胜,第二次就是2020年初韩国瑜和国民党大败于蔡英文和民进党。为什么时隔仅仅13个月就再次发生钟摆效应?显然,2019年6月以来香港的动荡局势被民进党塑造成“恐中反统”的社会集体心理,是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选民可以投给韩国瑜当市长,但无法接受他做市长不到半年就选“总统”,加上他的个人特质得不到信任。这两个因素都是偶然性强或少见的,集中在一年内发生,加上国民党领导人的各种自私安排和折腾,促成了这次迅速的钟摆回归。

  中国大陆影响效应,在台湾学术界的一些学者称为“中国因素”(the China impact)。郑振清认为,这个效应主要源自2008年以来两岸经济社会文教大交流的局面,简言之,随着中国大陆的全面崛起以及对台湾地区的经济社会文教影响力,台湾民众存在两种心态,一种是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大陆的影响无处不在,同时参与两岸交流的人群规模不断增加,两岸利益群体不断扩大,有助于形成对大陆影响力的正面评价;另一种则是担心大陆促统的动作,对统一后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可能发生的改变充满恐慌,这种恐慌又因民进党各种负面宣传的影响而不断放大,形成对大陆影响力的负面评价。我们可以从台湾多家学术机构的民意调查数据中获得这两种心态复杂交织的状态。在这次大选中,负面评价显然占了上风。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