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郭振家:台湾选举透视出民进党战略布局?
http://www.CRNTT.com   2020-01-15 00:16:53


 
  2018年的国民党胜利其实是民进党的“让棋”

  那么,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民进党如何看待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存在呢?是要完全消灭吗?还是要逐步改造呢?2018年,中国国民党的“九合一”选举成功是怎样一回事呢?

  我想这一点在民进党内部是有争论的。毕竟中国国民党是连接两岸的桥梁,国民党可以作为台湾的代表理直气壮地向中国大陆“索要很多的红利”。这个党如果壮大,会威胁民进党的安全,但这个党如果死掉,恐怕中国大陆会进行强烈的施压。所以,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的胜利,实际上是民进党的有意在“让棋”。

  笔者这里的观点,主要来自台湾《远望》2018年第12期的社论《谁是九合一选举的赢家?》。文中写到,2018年11月25日,《联合报》以头版头条“民进党大崩盘”宣告选举结果,实际上那次选举的正确解读是“民进党未使出全力”。“台独”在岛内的布局有着长远的战略性。当陈水扁在2005年公开承认“将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时,蔡英文则乾脆放弃“正名制宪”。民进党2016年取得台湾完全执政的地位之后,就尝试以民意迫使大陆接受“台独执政”的“现状”。

  文中引用了在陈水扁时期与蔡英文时期都担任陆委会“主委”的陈明通的观点,他在2017年10月两度提出:蔡英文采取“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作为大陆政策的战略目标,“只要我们守住这个均衡,未来30年两岸关系不会有颠覆性的改变”。蔡英文所谓“维持现状”,就是维持这种北京虽不满意但可接受的“纳什均衡”。只要大陆愿意接受这样的两岸关系“现状”,民进党就有更多的时间“内政改革”——实际上就是“去中国化”,继续深化“台独”的法理正当性。

  该文认为,在民进党2016年上台后不承认“九二共识”、中国大陆并没有向“台独”退让而是不断采取“政治绝交(官方互动断绝)、外交封锁、军事施压(军事演习及军舰军机绕台)、经济吸纳”等一系列举措之后,民进党底气不足,于是改变策略,主动退让。这个“先以空间换取时间、再以时间换取空间”的新思路可以表述如下:“台独”收缩(释放出地方政权)→形成“蓝绿共治新现状”→大陆放缓对台施压(与国民党执政县市恢复交流让利)→“台独”取得较大喘息空间→民进党赢得2020大选(“蓝绿共治新现状”持续)→大陆继续接受“蓝绿共治新现状”(形成“纳什均衡”)→两岸长期分治(“台独”执政长期化)→更大的“台独”空间。

  该文认为,民进党已经不将国民党视为具有对等力量的对手,“国民党正式成为台独工具”。这与国民党先天缺乏中心思想(“中国”二字恐怕只是存在于“宪法”而不是普通党员的理念与行动中),本来就是一个靠利益分配维持党内凝聚力的政党有密切关系(2019年的国民党各种争夺恐怕背后都是“利字当头”)。所以,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貌似输了,国民党确实赢得了较多的县市席次,但民进党通过这次选举做到了他们所需要的“现状调整”,驯化、收编了国民党,争取到了较大的喘息空间,进而为蔡英文2020年的选举连任进行铺路。

  如果这个“让棋”的逻辑解释得通的话,我们就可以理解,在2019年民进党初选的时候,蔡英文对于赖清德使用了非常多的手段和措施,有一些在“九合一”的时候并没有使用(因为不重视,所以不必要使用);再比如,民进党虽然近半年状况百出,从“私烟案”、“卡神杨蕙如案”、“高铁300万台币案”、“论文造假案”到最近林静仪的“统一叛国说”,韩国瑜也一直尽力拼选举,但毕竟再怎么努力,也难以撼动整个社会“泛绿”过大,也就是台湾社会已经面临“泛绿”基本盘与“泛蓝”基本盘差距逐渐拉大的情况了。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