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兰州多所高校学生进行布鲁氏菌检测
http://www.CRNTT.com   2019-12-09 11:25:05


兽研所贴出的关于此次事件的公告。
 
  这名医生解释,抗体存在,不意味着会发病,“实际上大多数隐性感染病例都不会发病,只是需要定期到医院复查。”

  但不发病,也不代表患者体内抗体数量就会自动消失。上述医生表示,抗体从很高的效价开始下降的过程相对较快,可一旦降到1:100后想要继续下降就非常困难。“有的病人治疗半年、一年后仍然是1∶100。”

  2017年,兽研所就有4名学生因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到兰空医院住院治疗。据上述医生介绍,这些学生中住院时间最长的达到了3个月,但始终没有出现布病症状,之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时,这位学生的SAT检测结果依然为阳性。

  实验动物管理或存在疏漏

  公开资料显示,布病一般通过动物尸体、毛发、血液等传播,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而兽研所是兰州市内多个高校的实验动物来源地,据其官网介绍,其实验动物中心年生产各类小鼠60000只、豚鼠2000只、实验兔1000只,面向其他科研、大专院校、医院、药厂等单位提供不同品种、品系,不同级别的实验动物。

  12月5日,兽研所学生被检测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后,包括甘肃农业大学、兰州大学在内的多校医学院、动物医学院学生均前往兰空医院、兰州市疾控中心、兰州大学第一医院等进行血液检查。一名护士表示,仅兰空医院一家,当日就为133名学生进行了检查。一名甘肃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各学校情况不一样,有的是学生自费,有的是学校报销。”

  此次大规模发现布鲁氏菌隐性感染,是从发现一只实验小鼠感染开始的。12月7日,多名兽研所学生表示,11月底,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发现小鼠不孕不育,便对小鼠进行检查,发现了布鲁氏菌感染。此后,不同课题组的学生都出现了布鲁氏菌隐性感染病例。

  新京报记者采访兰州市多所高校内参与动物实验的学生后发现,在动物实验中,存在各种安全漏洞。

  第一个问题是购入动物时不进行检疫、净化。一名兰州大学的学生表示,向兽研所购买小鼠的行为,是各课题组内学生自己完成的,往往由低年级研究生联系兽研所。购买后,课题组不会对小鼠进行病原体检测,而是直接进行实验。

  对此,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德华曾对《中国科学报》表示,课题组购入特定级别的实验动物后,一般不会再次检验动物携带的微生物是否合乎标准。此次事件是一个提醒,“建议科研人员根据物种特性,对购买的实验动物增加检疫环节。”

  第二个问题是实验中,防护环节的疏漏。据甘肃农业大学的一名动物医学院研究生介绍,今年6月底,他的师兄从兽研所买过BALB/C(白化家鼠)小鼠,主要用作解剖。由于学生们主观上认为这批小鼠是清洁级的,所以做实验时只戴了手套,没戴口罩。

  同样的情况,也曾在兽研所出现。一名学生曾对《中国科学报》提及,当他们相信自己操作的动物实验没什么额外风险时,有时就只穿白大褂、戴手套,采取最基础的防护措施。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