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郭一鸣:维港看云 一座旧总督官邸半部中国近代史
http://www.CRNTT.com   2019-11-01 14:32:48


位于青岛老城区中心的德国总督官邸旧址(资料图片)
  爱佑(香港)基金会义工一行结束三天的山东慈善探访,离开青岛之前,到位于老城区中心的德国总督官邸旧址参观。话说一八九八年三月六日,德国迫使清廷在北京签订《胶澳租借条约》,租借青岛九十九年,将整个胶东半岛纳入德国势力范围。德国人打算长期把青岛占为己有,于是请来德国著名建筑师拉查鲁维茨设计总督官邸,一九○五年动工兴建,两年后落成,这是近代中国第一座具代表性的德式建筑。这座极具欧洲古堡风格和皇家格调的总督官邸,建筑面积逾四千平方米,主体四层,共有六十六个房间,内部装修和家俬配置也非常考究,时隔百年之后,卧室、书房、壁炉、花房、酒窖依旧透出昔日光采,令人赞叹,音乐厅一架一八九六年的博兰斯勒黑色三角钢琴,仍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仿佛默默等待下一位演奏者上场。

  德国人想为未来百年统治这座东方海滨城市的总督建造一座永远官邸,正如他们后来精心为青岛设计的地下排水系统一样,希望建成德国在亚洲乃至全球殖民地的样板工程。随着一九一四年一战结束,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在青岛的十七年殖民统治即告结束,前后只有两任总督曾经入住这座总督官邸。此后三十五年,这座旧总督官邸见证了青岛管治权几经易手:日本殖民统治、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日本侵华占领、再回到国民政府。这里曾经举行著名的“汪伪青岛会谈”,解放战争期间,蒋经国曾陪同蒋介石来青岛巡视,入住此楼。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之后,这座历经沧桑的经典建筑接待过多位中外政要,一九五七年毛泽东主席居住此楼一个月,其间在此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展开“反右”运动。一九九九年,旧总督官邸辟为博物馆正式对全社会开放,成为青岛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可以说,一座旧总督楼,半部中国近代史,前副总理兼外长陈毅元帅五十年代入住此楼时,“沉吟久不睡,海天思绵绵”。

  在这座德国人留下来的百年旧楼流连,我联想起发生在一八九八年的另一件事,这一年德国《法兰克福日报》记者Paul Goldmann到中国采访,首站香港,然后经广东到上海、武汉、北京、天津等地,历时三个月,访问过李鸿章、张之洞、荣禄等当朝权贵和地方官员,两年后出版《在中国的一个夏天》(Ein Sommer in China 1898)一书。我猜测,Paul Goldmann这次中国之行的采访安排,应该与同年德国强迫中国签订《胶澳租借条约》有直接关系,因为德国民众想知道遥远的中国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Paul Goldmann透过这本书向德国读者全面介绍这个东方古国的最新面貌。可是Paul Goldmann没有料到这本书出版四年后,德国在中国土地上的殖民历史已告终结。我的德国朋友吴先生请人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准备近期出版,较早前他把书中部分中文译稿发给我,包括关于香港商埠的描写和中国报业情况的介绍,内容很有意思,对了解当年西方记者如何看中国、如何向西方民众介绍中国,非常有帮助。

  其实,德国人在青岛留下的,除了这座被梁思成誉为“融合东西方多种文化理念于一体的建筑艺术巨制”的百年旧督楼,还有青岛啤酒、青岛地下排水系统等“遗产”。在旧总督官邸博物馆,有一处专门介绍当年德国人运用先进的“雨污分流”设计理念在青岛建造地下排水系统,还提到一战后日本从德国手上接管青岛,惊讶于这座“亚洲最乾净城市”的管理,第一时间搜集德国人管治青岛期间的所有法律文件,运回日本翻译研究,从中学习德国人的城市管理理念。

  旧总督楼二十元一张门票,绝对是大大超值。回港之后我把青岛之行的图片发到朋友圈,并提出一个问题:德国统治青岛短短十七年,百年之后德国文化在这座城市依然无处不在,为何影响如此深远?回应者多赞赏德国制造和德国文化,欣赏青岛尊重历史和多元文化,也有一位朋友提醒一句:别忘了“五四运动”因青岛而起,别忘了殖民统治原罪的一面。

  来源:大公报 作者:郭一鸣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