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王潮歌 创作需要近乎偏执的追求
http://www.CRNTT.com   2019-08-29 12:49:45


 
  在王潮歌看来,《只有峨眉山》能够为观众带来一次情感上的宣泄。一个外乡人来到峨眉山,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金顶,看见佛光、云海,不得从心底吐出一口气啊。“其实你想大叫一声,可能旁边有同事、朋友不好意思,来,我帮你出这口气”。

  心态

  绝望和惊恐,这是常态

  虽然之前的“印象”系列和“又见”系列在商业和艺术上都获得了肯定,但王潮歌在创作《只有峨眉山》时,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成。就在这次采访前一天,王潮歌工作了18个小时,凌晨1点半的时候,她给剧组工作人员开会,说:“咱们要完蛋了”。驻扎在峨眉山3个月时间,王潮歌每天都紧绷着一根弦,随时随地都在经历绝望,“绝望和惊恐,这是常态”,现场发飙更是成了日常。

  比如,本来说好的在排练前,剧组要将旧影像换成新影像,结果第二天去还是没有换。王潮歌当场就发怒,一直在骂人,“你知道那个新的影像和旧的影像有很大的差别,里面的时长、调光都不一样,你肯定就发火了,不可能好好说话的,我就告诉你做我这行的不可能脾气好”。

  作为戏剧幻城重要组成部分的旧村落,是王潮歌脾气爆发次数最多、也是最激烈的地方。王潮歌想把旧村落作为一个特殊的博物馆,孩子们在墙上画的涂鸦,房屋里的任何东西都想完整保留下来。但是,这个旧村落的房子由于年代已久,很多都是危房,想要保留下来,还要当做剧场演出,必须要遵守建筑规范、运营规范。王潮歌考虑浅了,感觉掉进了万丈深渊,“根本见不到亮了。”

  为了合乎规范,王潮歌从北京请来了建筑师,诊断每面墙,然后出加固方案。有的用扁钢带加固,有的必须用钢网加固,有的在钢网加固的基础上还得喷浆,后果便是墙上的一些画或者涂鸦就被覆盖了。王潮歌面临着保留墙上的痕迹与墙体加固之间的两难抉择。在这个矛盾中,王潮歌经常跟建筑师“打架”。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