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汪毅夫:科举制度之刹车与惯性
http://www.CRNTT.com   2019-08-23 00:17:12


汪毅夫(来源: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8月23日电(作者 汪毅夫)1905年,清廷下诏:“自丙午(1906)科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皇帝老儿一道诏令(人咸谓这是“罢废科举”的诏令),给古老的科举制度刹了车。吾人读史,对此不免好奇:刹车是否会有空档?是否会有类似科举考试的考试来颁发举人之类的证书?                            

  我注意到,诏令停止乡、会试,停止岁、科考试,却不涉及停止贡生、孝廉方正的考选。果不其然,我在《(北京)漳郡会馆录》看到1906年以后、看到己酉(1909)贡生林崧盘、廖上钦等18人的记录。另看到宣统元年(己酉,1909)和庚戌年(1910)的“孝廉方正”王履亨、魏梦云等11人的记录。我又从《文坛杂忆》(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版)看到《也谈末代举人》,文称:“汪采白先生于宣统二年毕业于两江师范学堂,部试奖给举人。同时吾歙郭成沛、曹毓琪二先生亦皆于是年毕业于两江师范学堂,部奖给举人,授部司务。宣统三年,邑中汪咏典、张季超二先生仍参加部试,奖给举人。汪系安徽优级师范选科毕业,张则是日本明治大学毕业,回国部试,而同时受奖的。姜丹书翁求学于两江师范学堂,低汪采白一班,故宣统三年正月方赴京参加学部考试,为宣统三年举人,姜翁有文详记此事”。看来,部试(学部试)也在春季举行、也可称为春闱,大概相当于礼部试(会试),但它考选的却是举人。                                     

  科举制度罢废后的相关情形、科举制度刹车后的惯性运行,应该也是科举制度史研究的选题。        

  (作者汪毅夫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