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一场快递员与客户的“论战”
http://www.CRNTT.com   2019-06-14 17:40:11


 
快递员:“我真心想把问题解决掉”

  尽管刚刚拿到山东圆通速递有限公司一行多人送来的1万元慰问金,聂某某还是高兴不起来。她说,这段时间自己茶饭不思,只想解决好这起投诉。12日下午,在自己的代理点,聂某某闷闷不乐,说挺懊悔自己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自作主张,又弄巧成拙。

  最初处理投诉时,双方争论的焦点是芒果是否少了一个,还了过秤。后来客服几次电话沟通,没有效果。“问他什么要求,他只要求再自己拍一份。我们哪里能找到卖家。”“有了投诉我们得处理,要不然问题越来越多。”

  聂某某感觉有两个地方做得不妥:从市场上买了芒果,制作了一个“快递包裹”让张某某签收。“虽然不是进口的,也是乱想办法,就想把投诉解决。”在张某某家里三次冲动性地下跪,希望能获得张某某和家人的谅解。50多岁的聂某某和20多岁的张某某在沟通和解决问题中的代沟出现了。张某某认为下跪是道德胁迫,非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下跪时,想的就是无论如何要把投诉销掉。真心想把问题解决掉。”聂某某说。

民警:“我开了该开的证明”

  在民警王海港心里,快递员是辛苦的。“风里来雨里去,不容易。”于是,产生给快递员证明的想法,幷连夜落实于行动。

  “证明”之所以吸引关注,行文的个性鲜明因素肯定存在。人民日报公众微信号等对此进行转发幷点赞。网友的讨论和留言透露出,从字里行间读出民警正义感爆棚的味道。

  按照惯常思维,维护正义者,要锄强扶弱。日常辛苦奔波的快递员与投诉顾客之间,抹泪的女性快递员,更显弱势。而“四次投诉”“最后直至下跪”的青年显得咄咄逼人。

  事实清楚了。证明中所描述的“被扣2000元工资”“再被投诉,将被公司开除”系聂某某为博得原谅的说辞。这些普通人看起来值得同情的遭遇,被聂某某向民警“夸大”陈述,如果不是多方讨论、求证很难辨别真伪。这些刺激的字眼、情节和当晚“哭诉”的场景,足以让执法民警义愤填膺。王海港才坚持说,“我开了该开的证明”。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