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陈文鸿:恐吓和谎言阻不了修例
http://www.CRNTT.com   2019-06-12 15:35:03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陈文鸿(图片来源:网络)
  中评社香港6月12日电/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陈文鸿12日在《大公报》发表《恐吓和谎言阻不了修例》,以下为全文内容:
 
  日前几十万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当中不少人对条例欠缺确实的认识,却是清楚明白地表达了他们对内地政治与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本来这不是什么惊奇之事,回归前的香港从来是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从内地移民来香港,再从香港移民往外国,历年不绝,连同香港出生而移民者,应该有几十万人。不管他们什么理由,都是舍弃中国(不管是国民党或共产党管治的中国),也舍弃香港(包括港英时期的香港)。

  香港的主流文化,并不是以做中国人、香港人为荣。若非中央政府有坚定决心收回香港的管治权,不然的话,会有更多香港人愿意港英政府继续管治,并寻找机会移民外国。因此,香港虽然顺利回归,但只是换了国旗,人心并没有回归。回归后香港也变成了众多回流移民和准备移民者短期赚钱的地方。

  香港回归祖国时,内地的贪腐问题仍相对严重。贪腐问题与香港“马照跑、舞照跳”,以及港英原有制度应该是有颇大的因果关系。或许正因如此,回归接近二十二年,国家虽然富强起来,香港的民心却踟蹰不前。且有更多的例证被人指控:有了钱却失掉道德文化,法制完备但法治存在众多弊病。

  再加上回归后,英国安排下的各种制度,尤其是所谓教育改革,回归带来民族主义的振奋变成昙花一现,改革不了人心,反而内内外外增加了许多疏离因素。回归后成长的一辈,比起上一代没有受到港英政府的压迫,更缺乏对国家的感情和归属。回归的问题不仅只是主权换治权,更败坏了民心,种下今天的政治困难。

  从非法“占中”、旺角暴乱,到今天的反《逃犯条例》修订,也同时清楚明白不是本土自发,而是有外力介入、组织、资助,也动员了众多回流和海外港人。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