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农民工不可或缺
http://www.CRNTT.com   2019-06-07 09:20:11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农民工已成为产业工人的主体,但是离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所要求的高素质产业工人还有一定差距,其中最大的风险隐患就是农民工作为产业工人的不稳定性。农民工最大的特点是“亦工亦农”,即身份可以在产业工人和农民之间切换。这样做的好处是,农民工进退有据,在经济形势出现波动时,不太会成为不稳定因素,但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角度讲,这意味着农民工并非稳定就业的产业工人。

  之所以要强调农民工作为稳定就业的产业工人的重要性,是因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所需要的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必须有长时间的岗位积淀和持续性的技能提升。这就需要农民工就业具有稳定性,能够安于和精于此行。

  而且,只有农民工就业稳定了,职业技能提升才具备可能性,企业也才可能有意愿对能够长期留下的农民工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否则,面对频繁跳槽和变换身份的农民工,企业一定更倾向于挖掘农民工当下的“身体红利”而非长远的“技能红利”。

  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如何稳定就业

  文章提出,首先,应加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降低包括从事制造业农民工在内的全体农民工城市定居成本。《报告》中有一组对比数据颇能说明这一问题:在进城农民工中,38%认为自己是所居住城镇的“本地人”,而已定居农民工中该比例为79.2%;从对所在城镇的适应情况看,19.6%表示自己非常适应,而已定居农民工中该比例是34.8%。这组数据表明,进城农民工的城市认同感和就业稳定性,与其能否在城市定居直接正相关。那么,从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子女教育等方面为进城农民工提供更为公平的待遇,是增加城市对从事制造业农民工吸引力的必然选择。

  其次,应当稳步提高制造业农民工待遇水平。让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在城市定居,只是其稳定就业的必要条件。因为,在城市定居的农民工,并不必然流向制造业,而是会不断流向待遇更好的行业,这就要求制造业必须在待遇上有竞争力。

  但是,对于提高制造业农民工待遇水平,一直有一种担忧,认为这会提升制造业成本,降低制造业竞争力。问题是,如果制造业的竞争力始终维系于低人工成本,那么转型升级就是一句空话。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应该是,从业人员待遇水平稳步提高,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企业转型升级又会为提高从业人员待遇水平提供更大空间,从而形成一种良性互动。

  再次,还应当加大制造业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力度。今年以来,在国家层面,提升职业技能的政策导向更加鲜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们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5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提出到2021年底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达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30%以上,明确了要面向农村转移就业劳动者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等重点就业群体开展职业技能提升培训和创业培训。

  落实这些政策,尤其应加大对制造业农民工的职业技能培训力度,最大限度降低他们掌握技能、增长本领的成本,让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能够掌握技能、愿意掌握技能,可以靠技能立身。

  一言以蔽之,只有让制造业农民工真正感受到从事制造业有尊严、有保障、有奔头,他们才能真正在这一行沉潜下来、精研技艺,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