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农民工不可或缺
http://www.CRNTT.com   2019-06-07 09:20:11


  中评社北京6月7日电/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2018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9年经济工作重点任务时,将“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摆在首位,其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让大量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转变为稳定的产业工人。

  制造业留不住农民工的状况未得到根本改观

  第一财经日报发表农民工问题研究者歆远文章称,制造业是农民工就业集中度最高的行业,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显示,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比重为27.9%,总量为8045.24万人。虽然比重和总量依然最高,但持续下降趋势明显。在2011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36.0%和9100.08万人。8年间比重下降了8.1个百分点,总量减少了1054.84万人。而且,今年同比下降达2%,是最近6年降幅最大的一次。

  制造业留不住农民工的原因有从事制造业农民工的工资过低、农民工整体变老以及制造业由于“大而不强”而过度依赖农民工“身体红利”等。现在看,这些制约因素中有的已经有所改变。比如,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就有一定提高。2018年,制造业农民工月均收入为3732元,首次超过全部农民工月均收入,而且增速也位居各行业前列。

  不过,虽然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在稳步增加,但之于提升制造业对农民工吸引力的作用是有限的。因为,从实际情况看,“相对落差”的负向激励效应,较之“绝对提高”的正向激励作用更强。

  国家统计局5月14日发布的《2018年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分岗位年平均工资情况》显示:在将制造业岗位细分为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五大类中,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年平均工资最低且是唯一低于行业年平均工资的岗位类别。在这种收入差距下,主要在生产一线从事生产制造的农民工,很难对制造业有足够的“黏性”。

  而且,由于制造业生产一线劳动强度大且工作枯燥单调,对体力和精力要求高,年龄的变化对制造业能否留住农民工更具实质性影响。现实是,近年来农民工平均年龄不断提高,2018年首次超过40岁,达到40.2岁,特别是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为22.4%,近5年呈逐年提高趋势。

  加之随着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已过半数并且逐步提高,他们渴望更加自由宽松的工作环境,因而也更倾向于在第三产业而非第二产业中的制造业就业。《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点:2018年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占比首次过半,达到50.5%。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急需稳定就业的农民工

  文章分析,虽然中国早已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但是制造业总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大而不强的问题依然突出。更为严峻的是,中国目前仍处于工业化发展阶段,却已出现制造业占经济比重过早过快下降的苗头。

  不过,危中有机,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恰恰是其化危为机的动力。目前中国制造业中传统产业占比超过80%,而且2018年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仅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13.9%,这些状况决定了制造业转型升级具有巨大的空间和无穷的潜力。

  由此可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关键是尽快实现转型升级,而这要靠大量的高素质产业工人作为支撑。那么,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是不是产业工人?答案无疑是肯定的。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首次提出,“进城就业的农民工已经成为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农民工已成为产业工人的主体”。2017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后,有关方面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产业工人有2亿左右,其中近八成集中在制造业和建筑业,农民工占六成左右。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