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游盈隆:民进党初选已成为一场俄罗斯轮盘赌
http://www.CRNTT.com   2019-06-06 16:31:59


游盈隆在脸书发文,将民进党党内初选比喻成“俄罗斯轮盘赌”。(照片:游盈隆脸书)
  中评社台北6月6日电/民进党“总统”初选下周6月10日至14日将进行首创的“手机/市话各半”民调胜负,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今天在脸书发文指出,这次初选民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场“俄罗斯轮盘赌”,非常恐怖,因为民调结果具高度不确定性。

  游盈隆表示,将“纯手机族”纳入政党初选民调,在台湾是破天荒第一次,也是全世界的第一次;最主要理由不是因为500万纯手机族声音要被听到,也不是因为台湾手机民调技术已臻成熟,而是初选参选人蔡英文认为这样她比较有利而是形势所迫,狗急跳墙,期待乱中取胜。

  游盈隆脸书全文如下:

  一场俄罗斯轮盘赌式的“总统”初选

  “越战猎鹿人”(The deer hunter)是一部1978年好莱坞的成名电影,劳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主演。片中最令人难忘且惊悚的情节就是美军战俘被迫玩“俄罗斯轮盘赌”,最后还上瘾的死亡游戏。

  民进党“总统”初选下礼拜将用民调决胜负,一连五天从礼拜一到礼拜五晚上。民调结果会是什么?各方高度关注。过去半年,我密集观察“总统”初选的相关民意动态,对台湾选民的政治预存倾向有相当的掌握,但因为529民进党决议临时修改民调办法,根本上改变原有游戏规则,再加上610民调前蔡赖双方的激烈攻防,这次“总统”初选民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场“俄罗斯轮盘赌”,非常恐怖,因为民调结果具高度不确定性。

  为什么我把民进党“总统”初选民调比喻成“俄罗斯轮盘赌”?

  首先,将纯手机族纳入政党初选民调,在台湾是破天荒第一次,也是全世界的第一次;最主要理由不是因为500万纯手机族声音要被听到,而是初选参选人蔡英文认为这样她比较有利。不是因为台湾手机民调技术已臻成熟,而是形势所迫,狗急跳墙,期待乱中取胜。

  第二,台湾民调或市调,从开始到今天,大都使用家户电话,原因很多。除了现阶段“全家户电话”的CATI仍能准确反映民意外,就是成本因素。同样1068份有效样本,使用手机的成本大约是家户电话的2.5倍。我曾请一家知名民调机构估计,完成手机和家户电话各1500份,总数三千的民调所需费用大约是五十二万新台币。因为手机民调或市调费用昂贵,所以台湾企业界很少愿意花这样的钱,政党、政府也不会,民调公司本身更不可能主动去做。

  第三,最近因为民进党“总统”初选民调逼近,有一些媒体披露了所谓“手机/市话各占一半”的民调,而大肆炒作新闻。但没有一家做过“手机/市话各占1500份,总数三千”的调查。已见诸报道的,有手机占一半,但只有550、800、1100,从来没有1500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太贵了。毕竟要炒新闻,也要考虑成本。

  第四,如果媒体没做,参选双方阵营不会做吗?我很清楚赖阵营没做,但蔡阵营呢?我合理推测,应该也没做,毕竟就算是现任“总统”,资源也不是无限的。就算财大气粗,曾做过一次、两次,就能掌握全盘局势,高枕无忧吗?

  第五,下礼拜民调决胜负,谁将出线?因为台湾没有任何人或机构真正做过手机/市话各占1500,总数三千的民调,再加上手机民调陷阱很多,电话会打去哪里,无法掌握,蔡赖阵营的最后攻防和冲刺等等不确定因素,都让这一次“总统”初选成为“俄罗斯轮盘赌”。谁将倒下?谁将幸存?

  先写到这里,待续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