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社评:欧洲议会为何成为欧洲的养老院
http://www.CRNTT.com   2019-05-30 00:00:33


  中评社北京5月30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布鲁塞尔时间2019年5月27日凌晨(北京时间2019年5月27日7时30分),欧洲议会公布投票结果,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0个席位,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党团获得152个席位,两者席位都有所下降。持中间立场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成为欧洲议会第三大党团,排外的极右翼政党党团在欧洲议会的席位虽然有所增加,但是,并没有改变欧洲议会现有的政治格局。

  成立于1962年的欧洲议会是欧洲联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之外欧洲联盟最重要机构。欧洲议会模仿西方国家三权分立议会结构,负责制定法律并且监督欧洲联盟预算执行情况。欧洲议会类似于西方国家的立法机构,但是,与西方国家立法机构有所不同,欧洲议会由欧洲联盟成员选举产生。欧洲议会议员组成欧洲议会党团,并且通过欧洲议会表达各自的意见。1962年正式成立欧洲议会,其前身是1958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议会,煤钢共同体议会由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议员组成。1979年欧洲议会议员们由欧洲联盟成员国的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负责监督欧洲联盟,审议制定欧洲联盟法律,并且对欧洲人权状况进行检查,以确保欧洲联盟成员按照欧洲联盟的法律,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

  欧洲议会的席位是按照欧洲联盟各国成员人口比例和政治协商分配,欧洲议会席位最多的国家是德国,一共有99个席位,马耳他和爱沙尼亚只有6席。在总共736个议会议席中,人口相对较多的欧盟成员获得议会席位相对较多。但是,欧洲议会议员不是按照欧洲联盟成员分配席位,而是按照政治党派分配席位。换句话说,欧洲议会完全模仿欧洲联盟成员的议会模式,不同政党议员坐在一起,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一致共同对付竞争对手。

  从欧洲议会选举情况来看,那些在国内早已失去影响力的国会议员和那些在国内选举中失利的政府要员,通常会被欧洲联盟成员推荐参加欧洲议会选举,因为欧洲议会对欧洲联盟成员的影响是间接的,欧洲议会议员们不需要参与管理欧洲联盟成员内部的事情,也不需要在各国议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可以在欧洲议会高谈阔论,不需要对欧洲联盟成员承担任何责任。

  欧洲议会的议员们可以在欧洲议会会议期间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由于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所表达的意见不能直接影响欧洲联盟成员的决策,而只能对欧洲联盟方针产生影响,因此,欧洲联盟成员主要国家往往把那些国内政治对手派往欧洲议会,让他们在欧洲议会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不是在国内的议会与执政党分庭抗礼。

  欧洲议会在形式上是立法机构,但是,由于欧洲联盟与欧洲联盟成员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因此,欧洲议会要想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并不容易。欧洲议会的选举被东方新闻媒体广泛报道,可是在欧洲内部,欧洲议会选举并没有引起人们广泛关注。这是因为欧洲议会的选举是在欧洲议会缺乏影响力背景下开始的。既然欧洲议会在欧洲联盟发展中作用并不大,因此,那些具有远大政治志向的政治人物不愿意参加欧洲议会议员的选举,他们宁愿在欧洲联盟成员的内部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争取更多的行政权力。

  欧洲议会的政治倾向,曾经引起各国的关注。但是现在看来,欧洲议会只是一个清谈馆,欧洲议会成了欧洲联盟的养老院,因此,欧洲议会选举并没有在欧洲联盟内部引起巨大的反响。欧洲议会类似于顾问委员会,欧洲议会选举,类似于给那些“退居二线”的政治人物提供一个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因此,欧洲议会的选举并不像东方新闻媒体所描述的那样惊天动地。

  从1979年第一次欧洲议会选举开始,欧洲议会每五年举行一次选举。对于许多欧盟成员来说,欧洲议会的议员类似于“月球的”议会议员,欧洲联盟成员在欧洲议会议员选举的过程中并没有投入多少政治资源,一些国家选民甚至不知道举行欧洲议会议员的选举。正是由于对欧洲议会的关注程度相对较低,使得欧洲联盟一些国家政府官员为了安抚自己的同伴,或者为了排斥自己的竞争对手,推荐自己的同伴或者让那些具有竞争能力的政治对手参加欧洲议会议员的选举,这样做既可以让他们安享晚年,享受高官厚禄的感觉,同时又不会与执政党相互掣肘,影响执政党的执政效率。

  欧洲议会议员们都是“欧洲派”,他们区别于欧洲联盟成员的“脱欧派”。当前欧洲弥漫着脱离欧洲的政治思潮,越来越多欧洲政党反对欧洲一体化,他们认为欧洲联盟的存在剥夺了国家的主权,欧洲联盟的重大决策让欧洲联盟成员不堪重负。欧洲议会通过的各项法律,使得欧洲联盟成员步履维艰。由于欧洲联盟的存在,使得欧洲联盟成员的财政税收、金融货币政策以及就业和社会保障政策受到严重影响,欧洲联盟成为欧洲联盟成员经济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

  欧洲联盟决定吸纳来自中东叙利亚和北非难民,从而使欧洲联盟国家成为难民的集中营。由于大量中东和北非难民涌入欧洲联盟国家,使得欧洲联盟国家社会治安秩序遭到严重破坏,社会福利受到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缓慢,旅游产业收入大幅度下降。正因为如此,欧洲联盟许多国家出现了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思潮。那些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政党当然不会推荐自己的党员参加欧洲议会议员的选举,也不会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因此,欧洲议会以及欧洲联盟只不过是代表欧洲联盟国家一部分政党和选民的利益,不可能代表欧洲联盟国家所有政党的利益。通俗地说,欧洲议会的议员们并没有普遍的代表性,他们只不过是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利用反对欧洲一体化进程政党的政治操作在欧洲议会获得出头露面的机会,如此而已。

  欧洲议会通过的各项法律在欧洲联盟成员内部引发争议。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政党认为,欧洲议会通过的法律剥夺了欧洲联盟成员的国家主权,损害了欧洲联盟成员公民的基本权利,因此,欧洲议会应当有所收敛。那些大腹便便的欧洲议会议员们,获得高额薪水和优厚福利待遇之后,不要对欧洲联盟的成员指手划脚,不要制定法律或者试图制定更多的法律,影响欧洲联盟成员公民的基本生存和发展。

  英国之所以举行公民投票超过半数选民认为应当脱离欧洲联盟,就是因为欧洲联盟老态龙钟,欧洲议会通过的各项法律损害了欧洲中下层居民的利益。英国中下层居民认为离开欧洲联盟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欧洲联盟担心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在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的问题上大动干戈,不仅要求英国缴纳高额的“离婚费用”,而且不愿让英国继续享受欧洲联盟单一市场的各种便利。正是由于欧洲联盟对英国施加巨大的压力,使得英国保守党政府在脱离欧洲联盟的问题上左右为难。英国工党领袖以及英国其他党派反对保守党政府提出的脱离欧洲联盟的协议,欧洲联盟与英国保守党政府达成的协议在英国议会下院迟迟得不到批准,英国保守党首相最终不得不宣布辞去首相职务。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的艰难过程让更多欧洲联盟国家公民意识的,欧洲联盟不是一个保护公民权利的机构,而是一个损害欧洲联盟成员公民权利的机构。

  各国政府出于“政治正确”,认为欧洲一体化进程很有必要,强大的欧洲联盟可以成为多极化社会重要组成部分。欧洲联盟可以团结欧洲联盟成员共同发出声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可是,只要了解欧洲联盟的运作方式和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人们就会发现,欧洲联盟内部矛盾重重。欧洲联盟的决策者选择的是避重就轻,对于欧洲一体化发展中面临的重大问题,欧洲联盟通常采取的是拖延战术,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淡化欧洲联盟所面临问题严重性。

  作为欧洲联盟的发动机,德国即将更换自己的总理。法国总统虽然是欧洲一体化的坚强支持者,但是,法国总统在国内的支持率越来越低。欧洲议会选举,法国总统所在的党派之所以大获全胜,就是因为法国国内绝大多数政党反对欧洲一体化步伐加快,法国右翼政党坚决反对法国成为欧洲联盟的发动机,法国一些政党领袖甚至公开主张欧洲联盟应该早日解散。在这样的政治大背景下,法国总统所领导的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胜利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可想而知。

  欧洲议会以及欧洲联盟究竟还能走多远,人们还不得而知。欧洲议会模仿西方国家的议会制度,不断地强化自己的立法权和监督权。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各国在推选欧洲议会议员的时候,总是把那些边缘化的政治人物或者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推荐成为欧洲议会的议员,怎么能够指望欧洲议会发挥积极作用呢?欧洲议会作为欧洲的养老院可能会长期存在下去,但是,欧洲联盟的成员是否愿意为欧洲议会“买单”,这倒是一个值得观察和思考的问题。


    相关专题: 中评社社评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