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为何在宏观和资本层面看好大消费?
http://www.CRNTT.com   2019-05-21 08:25:05


  中评社北京5月21日电/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只有7.2%,扣除通胀因素,实际只有5.1%,创下了2003年以来的新低。从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率的贡献看,2017年要占到58.8%,去年则上升至70%,今年估计要降。尽管如此,我依然看好大消费,以及资本市场的大消费板块。

  宏观层面看好大消费的三大逻辑

  宏观研究最忌讳的就是用“显微镜”分析当下经济并借此预测未来。任何人看到这样的图,都很难对未来消费给予乐观的评价,但如果看中美之间消费增速的比较,看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规模,看我国消费在三驾马车中占比的上升呢?

  首先,从拉动经济增长的投资、消费和出口这三驾马车看,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减、城镇化进程必然会放缓,制造业产能过剩成为常态,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过高,前几年达到80%,现在虽然有回落,但其(资本形成)对GDP的贡献接近发达国家的两倍左右。故未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定会下降。

  此外,出口增速也会下降,这与中美贸易摩擦无关,但与人力成本刚性上升有关,与全球经济增速下降导致的外需不足有关。既然投资与出口这两驾马车出现增速下降,那么,消费这驾马车就得担当重任。

  我国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在上世纪90年代时曾经占到65%,之后大幅回落,如今也不过回升到50%多,比发达国家要落后很多,如美国、日本都在80%以上;即便与新兴国家比,也明显落后,如印度也要占到70%。因此,今后消费对经济的贡献一定会上升。

  其次,经济转型过程中,第三产业比重上行是必然趋势,从而也带动服务消费的上升。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1.6%,2018年继续上行至52.2%。此外,第三产业增加值中,2018年金融服务业和房地产业的占比都出现了明显的回落,两者的增速分别只有4.4%和3.8%,均低于第三产业6.2%的增速。但文化旅游、餐饮娱乐、卫生健康和体育等服务消费的增速都维持在10%左右。

  第三大逻辑,人口老龄化也会使得我国的消费占比上升,“储蓄”下降。中国是全球居民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人口结构变化对促进消费会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居民储蓄率会缓慢下降,消费率会相应提升,类似日本模式。

  另一方面,中国居民收入按年龄段划分,最高的应为60~70后群体,随着他们步入职业生涯的后期,在保健养老、休闲娱乐等方面的消费势必会增加;而对于收入水平相对不高的80~00后群体而言,他们更能接受现代人的超前消费理念,即信用消费。据统计,过去10年,居民杠杆率水平大约提高了一倍左右。

  为何“一瓢水、一把草”卖那么贵?

  坐飞机的时候,时常会翻阅航空公司杂志。早些年,杂志上汽车和手机的广告特别多。如今坐飞机,发现白酒的广告特别多,5月份好几家航空公司杂志的首页上都是贵州仁怀县某酱香型白酒的广告,零售价2019元。

  遇到某烟草集团董事长,问他们生产的烟为何难买到?他苦笑:需求太大,却不让涨价,其实白酒也好,香烟也好,说穿了,味道再好也不过是“一瓢水、一把草”,但消费者看重的是趋同品味和品牌。

  之所以有些品牌类消费品还存在买不到的现象,可能与高收入阶层收入增长较快有关,其背后则是居民收入差距扩大。

  近年来不同收入组的差距扩大

  2018年国内占总人口60%的中等偏上、中等和中等偏下三个组的收入之和平均增速为4.4%,恰好只有高收入组收入增速的一半。这说明高收入者的收入增长仍很快,成为消费升级的主要推动者。

  去年曾一度热炒消费降级,事实上,消费降级之说并不成立,毕竟恩格尔系数在往下走。由于少部分居民房贷压力较大,如果他们的工薪收入增速又放缓、或股票投资又亏损,则这部分群体确实存在“消费降级”的可能,但并不代表大部分居民。

  因此,我国消费市场的主要特征应该是消费分级与消费升级并重,而且,由于人口基数巨大,占总人口20%的高收入组的人数达到2.8亿。因此,如此众多的高端消费群体在对某些品牌的认可度高度一致的时候,就导致了这类品牌消费品的供不应求。

  例如,随着居民健康意识的增强,烟草和白酒的消费总量都在下降,但高端品牌的香烟和白酒的消费占比却在上升。

  但由于物价管理部门采取了限价政策,这就更使得品牌被高度认可的消费品供不应求,如中华香烟和飞天茅台。如目前酱香型白酒的产量仅占白酒总产量的2%,但从消费者需求结构看,对酱香型白酒的需求占比至少要占白酒消费需求的10%以上吧?如果再加上某些高端白酒具有储藏增值的投资属性,则实际需求更大。

  所以,中华、茅台,一红一白,其供不应求折射出中国当前消费升级的几大特征:

  第一,都属于非必需品,且所对应的烟草和白酒总产量在下降,但结构发生变化,消费趋向高端化;

  第二,消费高端化与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较快有关;

  第三,消费升级中,品牌认可度的集聚性不断提高。

  这就可以解释为何“一把草、一瓢水”卖那么贵。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