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田中明彦:缓和意识形态对立 应对全球变局
http://www.CRNTT.com   2019-05-20 00:11:28


田中明彦(中评社 海涵摄)
  中评社北京5月20日电(记者 海涵 实习记者 刘柯岑)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田中明彦日前参加由中国社科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承办的“全球变局下的中日关系:务实合作与前景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时围绕“全球变局与亚太形势:机遇和挑战”作主题演讲。他指出,美国已经很明确地将中国视为了美国的竞争对手,因此,中国即使不是所谓的“挑战者”,也很难从这场竞争中走出来、走下擂台。中美在意识形态和经济等方面的对立或许会变得更尖锐。中国多就自身的发展模式进行说明、宣示,这对意识形态对立的缓和有好处。日中之间的合作应使意识形态对立变得最小化,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国际市场合作,这可能是一个重要手段,应该扎扎实实予以推进。

  田中明彦表示,自2008年以后,冷战之后的国际政治格局就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世界格局似乎进入了“中美之间的大国权利争夺时代”。2018年之前,中美之间竞争的态势还不是特别明显。但在2018年之后,起码从美国方面来讲,美国已经将中国定位为“其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者”了。美国已经很明确地将中国视为了美国的竞争对手,因此,中国即使不是所谓的“挑战者”,也很难从这场竞争中走出来、走下擂台。

  他说,美国战略家乔治·凯南曾经把美国比喻成一个没有脑袋的、不会好好思考的一个巨大恐龙,这个恐龙一般是比较迟钝的。但是一旦当他注意到所处的环境发生变化时,就会给周围带来很大影响。因此,现在的美国社会就像是发现到了自己所处环境发生变化的恐龙,在此情况下,带领美国行动的头脑就是特朗普。“然而,特朗普的思维能力不是那么强,可能会有一些危险。”

  田中明彦指出,现在的中国既有七十年代苏联的军事实力,又有八十年代日本的经济产业方面的创新能力,具有这样实力的中国对于美国而言“当然是可怕的”。美国必然不会坐视不理。但是美国会在多大程度上、以及怎样去推动“对华新冷战”,现在尚看不清楚。中美在意识形态和经济等方面的对立或许会变得更尖锐。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