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中评关注:杨伯江谈中日关系何以行稳致远
http://www.CRNTT.com   2019-05-13 00:17:17


杨伯江(中评社 海涵摄)
  中评社北京5月13日电(记者 海涵 实习记者 刘柯岑)由中国社科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承办的“全球变局下的中日关系:务实合作与前景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于5月12日在北京民族饭店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杨伯江围绕“中日关系如何行稳致远、实现可持续发展”进行了主题发言。他表示,中日两国关系这一轮转圜和改善的根本动力概括而言就是,“利益驱动,政策导向”。在“利益驱动、政策导向”背后,最根本性、本质性的就是中日两国在各自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所持续不断产生出来的相互合作的需要。中日改善关系、深化合作对于双方都是重要的和必要的,而且是完全可能的,也是有巨大潜力的。但是这样一个改善关系和深化合作的前景需要我们在战略上政策上人为创造条件,需要大力培育倍加呵护。

  杨伯江说,从2010年钓鱼岛海域非法抓扣事件开始,经过2012年的国有化钓鱼岛事件,中日关系一直在低谷徘徊。其中到2013年时,中日关系可谓是达到了自1972年两国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最黑暗的时候往往亦是黎明的前夕,2014年11月份,在北京郊区怀柔开的APEC首脑会议上,中日双方领导人实现了简短的会晤,应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中日关系开始了转圜、改善,两国之间开始了恢复正常的努力。而从2017年5月份第一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到2018年中日两国实现总理互访,中日关系重返正常发展轨道。

  在2012年到2019年的七年时间里面,中日关系为何能够触底反弹?推动中日关系重返正轨的主要驱动力何在?中日关系为什么会有这一轮的转圜、改善和深化合作?对此,杨伯江认为,中日两国关系这一轮转圜和改善的根本动力概括而言就是“利益驱动,政策导向”。在利益驱动政策导向背后,最根本性、本质性的就是中日两国在各自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所持续不断产生出来的相互合作的需要。

  在中日关系这一轮的改善过程中,外部因素发生了什么作用?有分析将特朗普冲击作为中日关系此轮改善的最大推动力。杨伯江指出,此观点值得商榷。确实,特朗普政府诞生以后,中美之间出现了贸易摩擦,继而是贸易摩擦激化。同时,美国和盟国日本之间也出现了矛盾上升的趋势,首先是围绕着贸易以及贸易体制问题,其次是朝核问题为中心的东北亚地区安全问题。特朗普总统对与盟国之间的共同价值观不像之前美国的历代总统那么强调和重视,特朗普特立独行的外交风格等等,在日美之间都引起了问题。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