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美贸易摩擦再起波澜:本质与应对
http://www.CRNTT.com   2019-05-09 08:43:09


  中评社北京5月9日电/自2018年7月6日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以来,美方对华加征关税的商品规模不断扩大,并逐步升级至投资限制、技术封锁、人才交流中断、孤立中国等方面,对全球贸易、FDI、经济、地缘政治、中美关系等影响大而深远。2018年以来,中美已进行了十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已围绕协议文本开展谈判,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汇率和执行机制等方面达成共识。

  但是,在第十一轮磋商将于2019年5月8日展开之际,5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对中美经贸磋商进度的不满,并提出将从5月10日开始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并将在短期内对另外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谈判重回紧张状态,中美股市大跌。此次特朗普再度偏离谈判轨道的直接原因主要有五方面因素:采用极限施压的谈判策略,逼迫中国让步;不满中方结构性改革进程;美国一季度经济超预期,就业超预期,美股再创新高,特朗普对华强硬的底气增加;民主党、共和党已就2万亿基建达成共识;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造势。我们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存在波折和反覆,即使达成协议,但也绝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中美经贸摩擦问题,对此中国要做好两手准备。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方的战略意图和底牌暴露得越发明显,其目标显然不是缩减贸易逆差这么简单,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是打着贸易战的旗号,剑指中国经济崛起和产业升级,尤其是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战略遏制和“围猎”,这也让国内抱有幻想的人变得更加清醒。最能显示美方战略意图的是两份文件和两个案例:2018年3月的《301报告》、5月的美方要价清单、上世纪80年代的日美贸易战以及当前美方对中国高科技旗舰企业华为的围堵。

  随着中国经济崛起、中美产业分工从互补走向竞争以及中美在价值观、意识形态、国家治理上的差异,近年美国政界、商界以及社会各界对中国看法发生重大转变,鹰派言论不断抬头,部分美方人士认为中国是政治上的威权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贸易上的重商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这是对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的全面挑战。中国经济崛起挑战美国经济霸权,中国进军高科技挑战美国高科技垄断地位,中国重商主义挑战美国贸易规则,中国“一带一路”挑战美国地缘政治,中国发展模式挑战美国意识形态和西方文明。

  中美贸易摩擦从狭义到广义有四个层次:缩减贸易逆差、实现公平贸易的结构性改革、霸权国家对新兴大国的战略遏制、冷战思维的意识形态对抗。中美双方要管控分歧、避免误判,在第一、二个层次多谈判、合作、寻求共赢,尽可能避免将分歧引向第三、四个层次。今天的中国已经开启市场化全球化导向的改革开放,不是40年前的中国,也不是二战后的前苏联。

  因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严峻性。面对内外部形势,我们最好的应对是更大力度更大决心推动改革开放,建设高水平市场经济和开放体制,降低关税、放宽投资限制、减少负面清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国企民企外企公平的竞争环境,展现开放自信。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