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美对抗下台湾的道路转化
http://www.CRNTT.com   2019-05-22 00:12:54


中美对抗烈度升高,台湾如何选择道路?
  中评社╱题:中美对抗下台湾的道路转化 作者:张明睿(台湾),中华郑和学会秘书长,博士

  中美之间最敏感的地缘杠杆,莫过于“作为战略资源与工具的台湾牌”。台湾战略依赖,失去了战略耐心与定力,也失去了理性判断。中美冲突,美国目的乃在“抑制中国大陆发展速度维系美国霸权”,台湾急于独立心态,美国也乐于视台湾为杠杆,祸及台海。一来可以减轻中国大陆在南太平洋岛国经营,突破美国第二、三岛链的战略防御设想的压力;其次,若冲突升高引发战火,迫使大陆由经济发展战略转向台海战争遂行,放弃了和平发展的背景,两岸将陷于军事冲突。

  序言

  国际社会是由众多成员所聚集,成员们也为着自己的“生存与发展”在忙碌着,传统的“政治地理学”由这个着眼点,把国家视为有机体,二次大战爆发后,这个学说成为“代罪羔羊”,被认定为伪科学,却无法抹去“生存与发展”的事实需要。

  “国际社会”与“国内社会”具有不同的政治识别,“无政府状态”是主要的分野,虽然国际社会成员们,可以创造制度、形成规范,让彼此相互依赖着,却也无法有效处理“冲突”问题。“没有共同权力的地方就没有法律,而没有法律的地方就没有所谓不公正。”没有“道德”成为无政府状态的特征,国际社会成员只能依靠“自助”的方式“捍卫生存”与“促进发展”。

  “捍卫与促进”是以资源为基础,无资源难成工具,无工具难以展现力量予以实践。在国际政治领域,国家力量转变为国家权力,“生存与发展”则是国家的根本利益,透过权力追求利益极大化成为国家天职。

  二战后,美国和平转移了英国的主导权,卸掉日本的经济竞争能力,赢得冷战的长期斗争,进入了“独强”地位,“霸权稳定”的思想,解释着“美国治下的和平”,用中国传统观念,“以力服人者霸”,“霸”乃是基于“力”而来。

  一、美国“战略中心主义”的重现

  2017年美国军方提出了“整体政府”(whole government)的概念,主要的意义便是重返冷战的“战略中心主义”的运作,也就是各部门的政策应满足“国家战略”目标需求,进行力量的整合与协调。

  欧巴马政策,主要源自于经济中心为视野,复苏国内经济为要务,对外关系上,则以“多边经济”协定(TPP),联盟关系重塑,安全议题升级构作运行,军事战略介入幷不明确。这样的观点仍是一种“融入主义”,以经济政策为优先的主张,如今被川普政府视为是失败的政策。

  战略中心主义,更多的是倾向于安全战略的设想,2017年起,俄罗斯、中国被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三个重大的的行动,被提上日程,一是常规战争取代反恐战争的指导,2019年军费高达7160亿美元,同时主导“印太战略”联盟体系的塑造;二是对中国大陆发动关税,科技、汇率、经济主权的较量;三是台湾作为抵销中国大陆的地位被强化。军事的、经济的、联盟的、外交的力量要素共同施作,构成对“中国崛起”的“整体政府”行动。

  这样的发展趋势,正如“修昔底德陷阱”论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所说,“中美战略基础的确已经受到瓦解”的评断。

  二、中国成为主要假想敌人

  中国大陆的体量与发展,具有挑战美国地位的潜力,战略中心主义主要是以“能力”作为竞争思考的基础。2000年中国大陆GDP进入1万亿美元总量,当年小布希政府便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说的通俗一点,便是视中国具有“威胁能力”的假想敌。

  但受到911恐怖攻击事件影响,美国将战略目标转向“全球反恐”,在“全球反恐战略”需要下转化了对中国的“战略竞争”态度,却也无法掩饰美国对中国的“疑虑与企图”,让中国大陆警觉,启动了加大军事战略发展的投入。

  2010年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崛起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欧巴马政府一方面要处理国内金融危机所产生的经济困局,同时针对中国崛起,喊出“亚洲战略再平衡”的施作,2016年南海国际仲裁的宣布达到高潮,却因少了军事权力的支撑,反而弱化了美国在亚洲同盟眼中的“承诺”。

  美国亚洲“战略再平衡”的乏力,引起美国战略学派者的不满,2018年年初美国学界、政界、业界兴起对中国政策的大辩论,认为未来五年内是抑制“中国崛起”的关键时期。2019年3月27日蓬佩澳(Pompeo)在国会的听证会上表明“确保中国和俄罗斯不能获得战略优势”,中国的排名显然超越俄罗斯,成为“头号”的假想敌。

  三、美中冲突的效果评估

  中美之间的战略冲突,来自于四个命题,“2010年美国在亚洲战略再平衡的推动;2013年大陆推行“一带一路”经济全球化战略; 2018年中美的经济战的对垒;2017年后两造的军备竞赛。”

  西太平洋权力再平衡的命题,如今已经转变为印太战略,此域的冲突由东海、台海、南海,进入了南太平洋的链接,权力冲突已由第一岛链,向东扩大到第二、三岛链领域延展,介入了美澳传统战略控制区。

  一带一路经济战略,如今已由发展中国家参与,吸引了七大工业国家中的义大利,卢森堡也相继加入,打破了7G的联盟态度,此战略向东拓展,进入南太平洋岛国,引起了美、澳警惕,同时让美国忧虑南太对关岛、夏威夷的军事影响。由于一带一路共赢信念与多边主义的倡议,让中国的国际形象提升了许多。

  中美的贸易战,经过一年的交锋,如今已经明朗化,美国经济竞争的议题,远远超过关税与贸易逆差,还包括了技术移转、智慧财产权保护、金融汇率与经济结构调整等,2019年4月3日刘鹤至美展开第九轮磋商,进一步讨论“协议文本”,没有意外的话,今年下半年应有一个结果。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