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福山理论与两岸关系
http://www.CRNTT.com   2019-05-05 00:08:42


章念驰:有必要深入学习和理解习近平的“新统一论述”。
  中评社╱题:福山理论与两岸关系 作者:章念驰(上海),上海东亚研究所所长

  任何一种制度与政治设计,都不可以轻言是完善无缺的。事物在进化时,永远是“善也进,恶也进”,新的矛盾会层出不穷地随影而至,轻言全世界必然走向“自由民主政治”,成为“历史的终结”;轻言是“最好的制度”,都是不可靠的。但是在纷乱的世界上,解释各种问题,总的来讲,我们还缺乏“理论”,缺乏颠扑不破的“真理”佐证,两岸关系尤其缺乏理论的支持。就此而言,我们有必要很好地深入学习和理解习近平的“新统一论述”。

  一、对于福山理论的不同诠释

  近读黄夙祝教授的《激情与身份政治》,他企图通过对美国政治学家法兰西斯·福山的理论来看经济全球化下的世界格局,及对形形色色政治社会生态作出合理的解释,从而证明“平等激情”从未战胜“优越激情”,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由民主政治”并非“历史的终结”。这是一段重要而有意义的讨论。

  为此我又进一步阅读了“福山与朱云汉”的对话,又读了“福山与汪晖”等人的对话……这些虽是理论层面的讨论,但都很有现实意义。

  黄夙祝教授的观点概括起来说,他认为福山提出从苏联解体到东欧剧变,证明了全球社会向“自由民主政治”转化,形成了一种最好的政治制度,也形成了一种大趋势,证明“历史终结”理论是正确的。但他忽略了民粹主义和权威政治在近三十年成为挑战“自由民主政治”的主要力量。福山认为“激情”是促进“自由民主政治”得以实现的主要因素。而“尊严”是左右人类追求“自由民主政治”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激情”也是对“尊严”的渴望之动力。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指出,人的心灵本质由欲望、理智、激情三个因素组成,“激情”可分为“平等激情”与“优越激情”。“优越激情”是希望自由存在的价值高于他人,这些人占有较多资源,就是所谓“精英统治者”,这就是以往暴政的根源;“平等激情”是希望自我能被他者平等对待,于是出现了追求自由民主政治的浪潮。“二战”以后,西方国家工人阶级收入不断提高,他们逐步融入中产阶级,不再关心阶级身份,而面对移民和难民的涌入,他们希望能够确保既有的优越地位,于是人们开始关注“政治身份”。福山认为“政治身份”认同,是导致民粹主义和权威政治崛起的主要原因,政治兴趣的转型颠覆了传统政治斗争的理念,政治领袖用“尊严”的得失来说服选民,用“你们的尊严受到了伤害”,使民粹主义得以兴起,破坏了民主协商机制,导致民主陷入瘫痪,经济受损,失业高涨,让中产阶级自我尊严与存在价值受到损害,逐步转向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或民粹主义。福山所说的政治身份的认同,主要是基于民族国家的层面,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在现有的“自由民主政治”体系中,“平等激情”从未战胜“优越激情”。所以黄夙祝教授认为“自由民主政治”并非“历史的终结”。

  这篇文章似乎是一篇纯理论研究的文章,黄氏也好,福山也好,都企图对复杂的世界性社会生态变化作出合理的解释,归纳出一种理论。

  二、福山理论的适用性与对两岸关系的解析

  福山的西方政治学理论,能否用于东方?可否解释两岸关系?以台湾为例,这些理论是否适用呢?我尝试用西方的政治理论来探讨两岸关系。

  二十世纪初,尤其“二战”后,有两股思潮几乎席卷全球,一是“全球化”,二是“民主化”。在中国大陆,“民主化”思潮也导致了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终结,只好败退台湾。但它在台湾的专制政权又受到“党外运动”的冲击,在“民主化与本土化”运动冲击下,维持了三十年的“党禁”、“戒严”,最终只能宣布解除,台湾走向“民主”政治。“政党政治”取代了“一党专政”,开启了“政党轮替”,人民成了选举的主人……,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即获得了“尊严”,台湾成为“自由民主的政体”,并以此为傲。四十年来,这个新政体却越来越衰弱,从“四小龙”之首,降为“四小龙”之末,但他们仍以拥有“自由民主政体”为荣。

  这验证了福山理论的一部分,即到二十世纪末,“自由民主政体”代表了世界各国的主流追求,而造成这现象的动力是“激情与尊严”,其中“平等激情”胜过了“优越激情”。台湾民众的“激情”,可以说来自历史,来自于对“尊严”的渴求,来自于对“平等”的追求。这种追求与其说是自然的也可以说是有规可循的,对此我们应有一定的理解。我们不可以拿自己的经验主义去规范台湾的演变,以己度人,是最不可取的。

  得到民主权力的台湾民众,从“出头天”到“要自己当家做主”,再到“台湾主体意识”的形成,再到台湾“国家意识”的形成,也出现了“台独”意识以及“一边一国”意识;正如福山所说的“群体开始关注‘政治身份’的认同问题”,也造成了“民粹主义和权威政治的崛起”。一部分追求“台独”的人,开始对“认同中国人的人”施以民粹暴力,塑造了“蓝绿”与“爱台卖台”的二分法,割裂社会、族群,制造“统独对决”等等。这样一来,这个“自由民主政治”也就没有自由与民主了。少数人可以占领“立法院”数十天,可以否决“两会”的协议,这还有“民主”可言吗?

  台湾正是沿了这样一条道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他们从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到认同一个中国,慢慢变成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和不认同一个中国。这用“数典忘祖”和“不爱祖国”的批评是没有用的,正如福山所说“政治身份的认同的混乱”,有其必然性。只有认识到这种演变的来历,才不至于盲目以对。 

  要解决这些问题仅仅给予“好处”,给予“惠台政策”也是不够的,我们更多的应该给予“合情合理”的“政治身份”,给予更多的“尊严”,给予“平等”协商的地位,给予“共同缔造”的权力。所以在给“台胞”国民待遇这问题上,在讨论“台湾方案”时,在制定“和平协议”时,在参与“和平统一”时,我们特别要注意“五个充分”,体现出“平等”、“尊严”,以理服人,避免简单与粗暴,才能取得人心。靠一味教训、谩骂、威胁,是不可取的。

  福山的理论中有许多地方体现出“普世价值”,我们不可以一概否定。例如“平等激情”与“优越激情”,有一定合理性。近日台湾民进党在推选“总统”候选人的问题上,出现了赖清德与蔡英文之争,支持蔡英文的多数是“优越激情”获得者,他们希望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而民进党基本支持者,不满蔡英文的表现,因而支持赖清德,这些人属于“平等激情”者。又例如,民进党执政后,它的支持者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支持“反中”、“台独”,但多数民众通过“九合一”选举加以反对,从学理上讲,这是“优越激情”与“平等激情”的一种博弈。

  三、两岸关系发展需要更多的理论支持

  福山的理论引起了世界的热议,也招来了众多批评,特别是他的“历史终结论”,更是引来许多不同意见。的确,近三十年“自由民主政治”出现了许多异变,“民主化”、“全球化”带给社会的不一定都是福音,“民主化”普遍变成“民主暴力”、“民粹主义”,一些早年推动“民主化”的斗士,纷纷感到后悔。倒是对台湾社会的沉沦,他们不从深处检讨,反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输了许许多多但还有“自由民主”,将“自由民主”作为挡箭牌,令人哀叹!

  任何一种制度与政治设计,都不可以轻言是完善无缺的。事物在进化时,永远是“善也进,恶也进”,新的矛盾会层出不穷地随影而至,轻言全世界必然走向“自由民主政治”,成为“历史的终结”;轻言是“最好的制度”,都是不可靠的。但是在纷乱的世界上,解释各种问题,总的来讲,我们还缺乏“理论”,缺乏颠扑不破的“真理”佐证,两岸关系尤其缺乏理论的支持。从这一点讲,读一读福山理论,结合一下两岸关系,也许会有一点儿裨益。

  但是,给予台湾更多“平等”的权力,更多显示出尊重“尊严”,又是最困难和复杂的。例如他们认为自己在统一前是“中华民国”的子民,但我们始终难以承认“中华民国”,怕形成“两国论”,有损“一个中国”的底线。又例如台湾有些人认为“一国两制”是我们强加给他们的模式,有违“平等”,而他们主张的“联邦”或“邦联”又有违“大一中”的政体。如此等等,需要很好的“对话与谈判”。对话与谈判又要厘清什么可“对等”,什么可“平等”,什么不可“对等、平等”……。诸如此类,我们需要更多的“激情、理智和欲望”。从这一点讲,我们有必要很好地深入学习和理解习近平“1·2”的“新统一论述”。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9年5月号,总第257期)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