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习近平“和平统一论”的创新思维与核心意涵
http://www.CRNTT.com   2019-06-03 00:19:17


 
  香港与澳门的先后回归,为中国国家统一增添了有力砝码,而台湾问题的解决,事关中国最终完成国家统一大业。中国梦是一个伟大的梦,是13亿大陆同胞与2300万台湾同胞共同期盼的梦。台湾梦、两岸梦与中国梦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台湾梦、两岸梦实现了,这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极大的鼓舞性与推动力。在这里不妨设想一下,若“台独”势力分裂两岸的图谋得逞,台海两岸处于冲突、冲撞、对抗的态势,甚至有可能跌入战争边缘,那民族复兴的宏伟目标从何谈起?!“‘统则强、分必乱’,这是一条历史规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两岸同胞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台湾的前途系于国家统一,台湾同胞的福祉离不开中华民族的强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台湾来说,这是福音、是历史机遇”。“要从中华民族整体利益高度把握两岸关系大局。中国梦是两岸同胞共同的梦,需要大家一起来圆。要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实现国家统一”。“两岸同胞都是民族复兴的参与者、推动者、获益者。两岸同胞愿望不可违,民族复兴大势不可挡”。

  由上所述,国家统一与民族复兴紧密相连,妥善解决好这一重大问题,就不能将台湾问题仅仅停留在,或局限在处理上世纪40年代中国内战所遗留的问题这一历史标的,它与振兴中华、民族复兴相融相连。将台湾问题提升到如此高的新的高度,就赋予它更深刻更丰富的新的定位与新的内涵。

  三、“和平统一论”的重要特征

  一、始终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总方针不动摇。

  “一国两制”既坚持单一制国家惯例,又吸纳复合制国家内涵,其实质是将这两种国家结构形式结合起来,形成了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型国家结构模式。尽管多年来“台独”势力想方设法对“一国两制”极力污名化、妖魔化;尽管四面八方“学者”曾提出不下百种统一模式,如“邦联”、“联邦”、“一国三制”、“一中两宪”等方案;习近平总揽大局,明确指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中国国家统一最佳方式。在事关国家统一的大是大非面前,丝毫不可含糊,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空间与余地。

  二、解决台湾问题,既有时限性,又无具体时间表。

  关于时限性:习近平在“1·2”对台重要讲话中讲得一清二楚:“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新中国建国百年应该是台湾问题终结的最后时限。有了时限性,可明确肩负重任,加快推进两岸统一进程。

  关于无具体时间表:任意主观设定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时间表,一是缺乏科学性,二是既然倡议两岸各界充分民主协商,怎可尚未协商,就先主观武断下结论?

  三、探索“两制的台湾方案”,更多的是考虑台湾的尊严与现实。

  港澳回归,解决殖民地问题,无需在主权问题上征求英、葡的意见,北京一家说了算。解决台湾问题,两岸都是中国人,不存在主权问题,但也不是由北京单方面提案,台湾需要扮演关键角色。两制下如何授权与分权,需要两岸共同协商达成。

  四、“习五项”(习近平“1·2”对台重要讲话)将“江八条”、“胡六点”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将胡连会达成的两岸关系共同愿景,化为具体、务实、可行的路线图。

  大陆希望先由两岸不同党派、各界人士坐下来探讨,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寻求最大公约数。待到互信累积到一定程度,水到渠成,再安排进一步开展有关国家统一的民主协商。也就是说,统一不是大陆来统一台湾;更不是台湾来统一大陆。而是两岸双方经充分民主协商,共议统一。如此安排,可使台湾方面消除不必要的戒心与疑虑,两岸协商统一的进程更为稳妥,更为务实。

  五、由于蔡英文当局至今仍顽固坚持“台独”立场,断然拒绝“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两岸的协商运作以民间为主,绕过台湾当前的执政当局,不再在“九二共识”以及“一中各表”等问题上纠缠。“两制的台湾方案”最终取决于北京。

  六、明确阐明“不放弃使用武力”,主要是针对外部势力的干涉及极少数“台独”分子疯狂挑衅,而决不是针对台湾同胞。所谓“武力”,不是为统一而启动,而是为任何危害国家主权的外部势力及“台独”分子危害国家主权的行动才保留,确保中国主权及领土完整不受损伤。

  七、大陆牢牢把握两岸关系主导权、主动权与话语权。新时代“和平统一论”展现的是时不我待,只争朝夕,敢于担当,敢啃硬骨头精神。北京已擘画出统一的路线图,开始全面加速推进统一进程。

  四、“和平统一论”的核心意涵

  习近平新时代“和平统一论”最具有创新思维、最引人高度关注的是习近平对台五项重要政策主张中的第二部分,即“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当和统理论具体用于指导统一实践,对其最为重要的核心意涵之一——民主协商必须深刻理解、领会。而民主协商与政府或当局协商最大的不同在于,民主协商泛指全社会协商,其参与的人数最多,民意基础最为广泛,所具有的代表性最强。它不拘形式,只求内涵,是最充分、最平等的政治协商。

  一、民主协商的基本立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民主协商的基本立场。这个科学构想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脱离这个立场,不是不切实际,就是混淆是非,都不会成功。

  二、民主协商的岛内对象:认同一个中国原则的台湾任何政党、团体及各界推举的代表性人士。

  三、民主协商的启动时间:习近平“1·2”讲话发表之日,就是民主协商开启之时。

  四、民主协商的关键所在:

  (一)如何切实解决台湾方面关切:

  1、两岸统一前,台湾方面最大的关切是两岸究竟如何定位?如何签订两岸和平协议等高度敏感的政治协议?

  2、两岸统一协商,台湾方面的关切将更多,如(1)国家称号:国家统一后,中国的全称是什么?“中华民国”还存在吗?(2)宪法问题:一个中国,两个地区,是通用一部宪法?还是台湾另外起草一部宪法性文件?(3)国际参与:两岸统一后,台湾与大陆是否可以在联合国各拥有一个席位?台湾是否可以参加所有的国际组织?(4)军事问题:统一后,台湾还能保持军队吗?能否自行向外采购武器等?

  (二)必须清楚瞭解两岸协商方案,指的是中国统一的台湾方案,而决不是各种变相的“台独”方案,也不可能是“维持现状”的永久安排。

  (三)“两制的台湾方案”对“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做了更清楚的界定:

  “九二共识”是国家统一前两岸所达成的政治共识,这是双方互信的基础。关键在于坚持一中原则,两岸共同谋求国家统一。

  “一国两制”是国家统一后的制度安排。关键在于一国之下存在的两种政治制度,两制共存共融共同发展。

  (四)对台统一方略以经济发展为引力,通过单向式的两岸融合进程,逐渐一步一步使得台湾融入“两制”架构,进而实现两岸和平统一大业。

  (五)“和平统一论”强调对台方针政策的推行,以人民为重心,以操之在我的方式推进统一进程。要坚守四条底线: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个中央政府,一支军队。

  五、以“和平统一论”推进和平统一实践

  “和平统一论”的最大成果体现在能有力地推进和平统一实践。为推进和平统一实践,必须切实做好以下几项重要工作:

  一、尽快建立两岸政治协商平台

  面对台海现状,为避开目前坚持“台独”路线的台湾当局的干扰、打压,协商平台暂不宜以官方身份出现。

  二、充分探讨“两制的台湾方案”

  充分探讨“两制的台湾方案”,是政治协商平台最主要的功能,而这方面的探讨强调要充分、民主,确保台湾民众有直接参与的机会。大陆可以提出自己的方案,但同时也需倾听台湾提出的方案。双方可以根据各自的需求,相互做出调整与妥协,从而最大限度地照顾两岸双方的利益要求以及各方面关切。在探讨中,要让台湾民众确实明白一个道理,凡统一只有两种模式:主动统一与被动统一。而这两种模式对台湾的意义十分不同。主动统一,台湾可提出各种条件,与大陆谈判筹码多,因此获益就大。被动统一,更多体现的是大陆意志。台湾会失去更多获益机会。

  三、通过对外宣传的各种机会、形式,让国际社会充分认识到中国统一的合理性、合法性、必要性与迫切性。同时以法律的形式庄严承诺统一后中国会尊重各国在台的一切合法权益。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9年5月号,总第257期)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