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罗鼎城律师谈“我为何退出民进党”心路历程
http://www.CRNTT.com   2019-04-17 00:22:51


今年3月退党的前民进党高雄市议员罗鼎城向中评社分享在绿营从政下的心情。(中评社 高易伸摄)
  中评社高雄4月17日电(记者 高易伸)身为高雄市议会“原六小福”之一的前民进党籍议员、执业律师罗鼎城16日跟中评社分享自己退出民进党的心路历程。罗说,现在的民进党已非他当初认识的民进党,加入民进党政党派系运作好比加入帮派一般。他之所以从政自然是对政治自一番抱负,但后来发现在议事厅中有许多质询并非他所能关注,例如庆富案。罗说,在身为法律人的良知下,他决定退出民进党走自己路的,他甚至鼓励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等人继续追查庆富案。

  罗鼎城,1976年生,美浓客家人。台北大学法律学系司法组学士、高雄大学法律学研究所硕士、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博士班。曾任一届民进党高雄市议员,现为执业律师。

  罗鼎城9年前加入民进党,2014年跟原高雄市长陈菊(现为“总统府”秘书长)嫡系子弟兵李柏毅、何权峰、简焕宗、高闵玲、邱俊宪等5人组成“六小福”。今年3月他在脸书发文正式宣布退出民进党,罗为美浓客家大族,这次有意以无党籍身份投入高雄旗山美浓第一选区“立法委员”选举,挑战现任绿委邱议莹。

  抛开民进党员身份的罗鼎城,侃侃而谈分享他从政的感想说,9年前他力挺陈政闻参选民进党高雄市党部主委才因缘际会加入民进党,后来也因缘际会成为“六小福”一员。2014至2018年民进党在高雄市政府、市议会可说完全执政,很多政策确实能说推动就推动,他因具备律师专业身份,也协助过陈菊市长推动,例如高雄市毒品防治局的推动等。

  罗鼎城说,过去他担任律师,认为从政可以服务更多人,但加入民进党派系运作后就跟加入帮派一样,很多时候你无法完全做自己。例如我当时认为庆富案在议事厅有被质询的必要性,但就会有人希望此案可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所以庆富案在您当民进党高雄市议员时,有受到上层或周边的示意,要您不要深入质询?罗笑而不答。

  罗又说,例如民进党内举行市长初选,五位“立委”纷纷表态,很多议员必须选边站以全力辅选等,外界虽把他跟“菊嫡系六小福”挂在一起,但他始终不属菊嫡系人马,因此也成为被边缘化一员。罗鼎城说,新潮流是民进党很有系统与组织的派系,而陈菊在高雄市长任内也有意发展隶属于自己的“菊系”,但菊系其实排他性很强。这也是陈其迈党内初选过后,想走自己的路,不希望被菊系绑架。

  中评社问,既然你参与过民进党内运作,那您观察前“行政院长”赖清德跑去登记党内初选,挑战现任蔡英文是个人意志或派系运作?

  罗鼎城说,这应该是新潮流“扮黑白脸”的一种操作!只是这几乎是不能说的秘密。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