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韩国瑜史丹佛演讲:重塑台政党政治(全文)
http://www.CRNTT.com   2019-04-16 11:11:03


韩国瑜。(中评社 资料照)
  中评社高雄4月16日电(记者 高易伸)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美西时间15日于史丹佛大学发表演讲,讲题为“我的高雄之路:重塑台湾政党政治和重视公仆在现代民主中的角色”。韩分享他在台北农产公司时遭受毫无根据的指控并被迫下台,分析台湾过去20年来发展停滞的原因是政府并非人民公仆,而是政党奴才。他更升级以美国总统甘乃迪名言“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为这国家把票投给了谁?”

  演讲尾声,韩国瑜说,2018年是台湾政治开始重新形塑的一年,容我再次声明,这绝不是因为“韩流”,而是因为人民的意志、是人民想要看到和人民想要拥有的政治新风貌”。台湾选民开始看到党仆政治所造成的损害,他们期望人民的公仆带给他们一个实在的、有希望和幸福感的政府,再没有那些政治谎言、失望和对抗。

  高雄市政府提供韩国瑜史丹佛大学演讲中英全文如下:

  我的高雄之路:重塑台湾政党政治和重视公仆在现代民主中的角色

  艾江山大使、各位女士、先生们,午安。

  在我开始演讲之前,首先我要对美国与“中华民国”之间长期的友谊表示感谢,因为美国政府及美国人民对我们的支持,让我们彼此得以紧密合作和密切交流。我也要向艾江山大使致以最诚挚的谢意,邀请我来到史丹佛大学这个世界上最受尊崇和极负盛名的大学之一。我非常荣幸能够站在这里,跟这么多位优秀的学者和学生们,分享我对现今台湾政局的看法并且分享我的高雄之路。

  我知道去年那场选举的结果令许多人跌破眼镜,引起了许多的关注,让大家对于我如何当上高雄市长感到相当好奇; 好奇我是如何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过气政客,变成家喻户晓,好奇我是如何从那样一个不可能的起始点到达今天这个位置。在台湾,有不少人说这是“韩流”,但这里我要很恳切地告诉大家,从来就没有“韩流”,从来都只有“民意”而已。在2018年席卷台湾政治和社会的不是我个人,韩国瑜。会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其实是台湾大多数人都受够了分化严重的政治恶斗、充满操弄的意识形态对立和无能的政府。

  因为有这些问题,所以我才会踏上这条走向高雄的路,这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不到一年以前,我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站在史丹佛大学以“中华民国”高雄市市长的身分来演讲,而且作梦也想不到我能站在这里与你们分享我的故事。在我参加选举之前,我就是一个过气政客,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的总经理。我当时都要将近60岁了; 推销农产品和商品是我的主要工作和责任。我很喜欢我那个工作,而且我自认胜任愉快。在我任内,那家公司脱离了破产危机,并创下公司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业绩纪录。然而,就在我退休的前几个月,我遭受到毫无根据的指控并且被迫下台。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台湾执政党的某个派系想用我的职位来酬庸某位“立委”的办公室主任。当然,我那感到愤怒、心力交瘁、并且茫然无措。我当时,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党派政治撕裂所造成的政治斗争之下的受害者。

  我绝非唯一,也不是第一个遭到政治恶斗迫害的人。台湾长期以来在政治上分裂对立,许多掌权的政治人物似乎将自身党的利益置于公众利益之上。因为分化和失能的政治恶斗,我们眼见台湾的整体发展20年来都在原地踏步。可以说台湾的政府不是人民的公仆,而是政党的奴才,全台湾2300万人民都是党派政治分化下的受害者。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的经济持续衰退、平均薪资成长停滞、投资和资产外移、还有严峻的人才流失问题。过去,台湾和新加坡在经济和各类发展方面可说是并驾齐驱,但如今新加坡的人均GDP已经超过6万美元,而台湾的人均GDP则约为25,000美元。这种病入膏肓的政治恶斗和严重分化的失能政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让台湾每个人每年少赚100万新台币。毋庸置疑,我们的教育系统,基础设施发展,工业规划和国家机构都受到严重的影响和损害。因此,我决定要站出来并且开始做一些真正的改变!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