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两制”台湾方案的原则性与包容性
http://www.CRNTT.com   2019-04-27 00:21:51


找到两岸都可接受的“两制”台湾方案,方能实现和平统一。
  中评社╱题:“两制”台湾方案的原则性与包容性 作者:仇长根(上海),华东师大两岸交流与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习近平总书记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首次提出了“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的重要命题,这是中共实事求是针对解决台湾问题不同于港、澳问题而提出的一项历史性任务,是与时俱进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性思考,是习总书记治国理政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也是对邓小平“一国两制”理论的务实创新与发展。今年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两会工作《报告》,分别提出要“深入学习贯彻”、“全面贯彻落实”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这显然是大陆释放出明确信号,即习总书记的《讲话》,是为新时代推进国家完全统一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

  一、探索“两制”台湾方案终极目标为实现国家统一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最早设计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统一。香港、澳门回归首先实施“一国两制”,并经过20多年的实践,取得初步成功,举世瞩目。实践充分证明,“一国两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尤其是,“一国两制”理论史无前例,是中国对国际“主权和治权”理论的一个伟大创举,其构想在实际解决港、澳历史遗留问题中,科学地解决了一国之内“主权与治权”的矛盾。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港、澳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一个中国,两制并存,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并没有造成“两个国家”或“一中一港”、“一中一澳”。习总书记2017年7月1日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指出:一国两制“是中华民族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的新贡献,凝结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国智慧”。同时习总书记也讲到,“作为一项前无古人的开创性事业,一国两制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这后一句话或许正是今年1月2日习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的重要涵义所在,也就是“两制”台湾方案可以深入探索,两岸可以坐下来讨论,成熟后可以循序渐进展开民主协商,直至政治谈判。习总书记讲话提到“和平统一,是平等协商、共议统一”。探索“两制”台湾方案,本质是“一国”方案,终极目标是国家统一。“祖国必统须一,也必然统一”。“这是70载两岸关系发展历程的历史定论,也是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二、“两制”台湾方案中的“主权”问题不适用两岸之间

  主权是一个国家的最重要属性,是国家在国际法上所固有的独立处理对内对外事务的权力。主权不可分割,不可让予。主权也是一个国家对其管辖区域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权力。国际法中的国家主权原则对这一权利予以确认和保护。因此,从国家属性和国际法概念来讲,毫无疑问,“两岸同属一中”,根本不存在“两国”之间的“主权”之争,“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从来就没有改变,也不可能改变。如今两岸的分裂状况,即“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具体讲是国共两党1949年前(民进党1986年才成立)中国内战遗留的历史问题。由此,未来的两岸政治谈判,不是“国与国”谈判,没有“主权”问题需要讨论,这是大陆的原则和底线,没有妥协的余地,台湾当局不要存有幻想。

  2014年9月26日习总书记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时指出,“1949年以来,两岸虽然尚未统一,但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从未改变,也不可能改变。两岸复归统一,是结束政治对立,不是领土和主权再造”。2008年12月31日胡锦涛在《携手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讲话(即“胡六点”)中同样指出,“两岸复归统一,不是主权和领土再造,而是结束政治对立”。两个讲话同一个重点是,中国的“主权”不是“再造”问题,而是必须坚持“主权”不可分割的问题。

  三、“两制”台湾方案中的“治权”是自家人的事好商量

  早在30多年前的1983年,邓小平会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就讲到:祖国统一后,大陆不派人去台湾做官,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同时,中共党的重要会议和历届领导人多次呼吁,“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包括“结束两岸敌对状态”,包括“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包括“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等。正是由于港、澳、台三地问题不同的历史起因和不同的客观现实,大陆对于台湾“高度自治”的内涵方面应有着不同于港、澳的战略思考与安排。

  习总书记郑重提出探索“两制”台湾方案,正是基于这一考虑,相信“两制”台湾模式,定会不同于“两制”港澳模式。2014年9月26日习总书记会见台湾“和统团体”表示,“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这里所讲的“具体形式”,应是重要思考点。习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中除了重复这句话以外,更完整地阐述了另外四个充分,即“会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和感情”;“和平统一后,台湾同胞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将得到充分尊重,台湾同胞的私人财产、宗教信仰、合法权益将得到充分保障”。而且,更进一步真诚、务实地提出,“两岸的事是两岸同胞的家里事,当然也应该由家里人商量着办”。这充满善意和诚意的讲话,显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在解决台湾问题上的极大宽容与伟大胸襟。

  四、“两制”台湾方案需要双方共同解决的三个复杂难点

  一是两岸对一个中国“主权”内涵的认知存在着的重大分歧。“主权”和“治权”,是“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的两个核心要素。两岸没有“主权”之分裂,只有“治权”之分治。然而,目前双方对一个中国“主权”代表的认知南辕北辙。大陆坚持代表中国主权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国民党坚持代表中国主权的是“中华民国”(即“一中各表”)。民进党则完全相反,强调“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少数极端“台独”势力和组织,企图推动“主权独立公投”及“修宪”、“制宪”等。当然,大陆绝对不会允许,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民进党当局也不敢轻举妄动,实施所谓“法理台独”,从陈水扁2000年参选“总统”开始至今,民进党仍然以1999年为夺取执政权而避开“台独党纲”抛出的“基本方案”《台湾前途决议文》所强调:“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现状更动须2300万台湾住民公投决定为定位。因此,探索“两制”台湾方案,需要对上述重大分歧即“一中”内涵作深入研究。

  笔者曾在2012年“九二共识”发表20年时撰文提出,“九二共识是稳定两岸大局的定海神针”。2017年笔者再次撰文认为,“长远思考两岸政治关系,九二共识需要重新检视”(两文分别刋登于香港《中国评论》2012年第1期和2017年第2期)。现在看,“九二共识”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毕竟搁置了“一个中国”内涵这一重大分歧。“九二共识”需要继续深化、完善,以建立一个完整的两岸遵循的“共同政治基础”,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

  二是“中华民国主权”与台澎金马“治权”中的台湾民意。从台湾实际情况看,“中华民国”迁台长达70年,岛内民众希望现有的“社会制度、政治体制、生活方式、民主自由”等不要改变;希望现有的“中华民国主权”对台澎金马的“治权”受到尊重,台湾同胞有尊严。简而言之“自己管自已,台湾人当家做主”。这就引来台湾的“双主流”民意,即“求和求利”与“维持现状”并存。这个“双主流”民意反应出来的根本性问题、关联性最大的问题、也是极其复杂难以解决的问题,即台湾民意既“希望两岸和平,不要对抗,更不要两岸战争,担心两岸战争”;同时诉求的是维持“中华民国主权”对台澎金马“治权”的现状。当然,除政党和政客外,多数民众对“中华民国”是怀有朴素的“家国情怀”。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