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王昆义:“台独”战争狂想曲 不道德
http://www.CRNTT.com   2019-03-02 00:12:48


  中评社香港3日2日电(作者 王昆义)西方兵圣克劳塞维茨曾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当然,战争也是政治的一种工具。民进党执政两年多来,由于执政失败,去年九合一选举遭到人民唾弃以后,虽然“内阁”经过改组,但仍找不到解决内政失败的药方,不仅政府,连整个党都处于焦虑与癫狂的状态,以致于反应在政治上,却出现了各种战争的想像。

  包括蔡英文接受CNN专访时说:“来自中国的威胁,要把军事准备做到最充足”;苏贞昌说:“和平协议会换来战争”,他还以当年英国首相张伯伦和希特勒签署和平协议,希特勒转眼就发动战争做类比。他还说若两岸开打,“有只扫把,我都拿起来,绝不投降”。他还更夸张的自比二战时期的英国首相邱吉尔说:“为了守护家园,战海上、战海滩、战街道,我们绝不投降”。

  两个最高领导者满口战争,不仅显现出他们内心对施政无能所产生的焦虑感,更因为选战失败,让他们处于极度癫狂的状态。影响所及,一位知名的“台独”作家苦苓也在脸书上,疯狂的写下一篇《这不是小说》的预言文章,内容主要是以假设性的说法叙述:“2022年5月,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第10年,宣布废弃两岸和平协议,武力统一台湾,中国解放军全面出动,以飞弹密集炸射台北及花莲空军基地,军机出动轰炸台湾沿海城市,军舰与潜艇封锁重要港口,解放军集结大陆南部港口准备登陆”。

  而战争之后呢?他说:“台湾人民死伤惨重,人心惶惶,但因领空领海己遭全面封锁,无法逃离,只能坐困愁城、坐以待毙”。

  这种把两岸战争当成虚拟游戏的预言,就因为他是知名的“台独”作家,竟然也引发读者的大量转发,虽然有不少人也在他的文章后面洗版,但仍然影响深远。过去民进党人说大陆要“武统”台湾,可是大陆连想都还没想,民进党的“内战”,却已经搅得台湾人心惶惶。

  苦苓以虚拟的、想像的战争来搧惑民心的作法,不正是符合民进党制造战争氛围的政治正确吗?只是,这样一直挑起两岸战争恐惧的气氛,到底所为何事?

  大家其实都知道,就是为了继续掌权的政治目的,而把战争当成是一种政治工具在耍弄。

  这里有必要回到一个比较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是战争?以往古今中外的军事专家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教会人们怎样打赢战争。也就是教人怎样打仗,所谓战略或战术,基本内容都是如此。至于战争的本质为何,战争如果失败又将如何?几乎从来没有人会加以研究,甚至也没人认为那是有值得研究的必要性。

  如今苦苓以一个想像的战争预言两岸的未来,虽然是涉及到台湾失败的后果,但是这种预言战争失败并非要让人产生警惕之心,反而是跟蔡英文、苏贞昌打赢战争的说法一样,都是刻意在制造两岸对立,渲染人民内心的恐慌,以获取他们的政治目的。

  试想克劳塞维茨所说,战争不仅像一只真正的变色蜥蜴,轻微改变其特性以适应某种特定情况。作为一种总体的现象,它的主要趋势又经常使战争成为一种显着的三位一体状态,包括:(一)原始暴力、仇恨和敌意,都可视为是一种盲目的自然力。(二)机会和机率的作用,而创造精神在其中自由活动。(三)服从的要素,作为一种政策工具,使它仅受理性的支配。

  其中尤以第一种要素刻意制造仇恨、敌意,让人民盲目的服从,更是战争爆发最可怕的要素。如果执政者、作家都可以轻易的去渲染战争,这就可能真的会产生“战争迷雾”,稍一不慎,战争就会来到你身边,一个负责任的执政者、作家,绝对不该去鼓励战争,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但是,台湾的执政者、作家却可以把战争当游戏,把战争当成是一种狂想曲加以渲染,却未告知人民在战争状态中可能产生流血、死亡与灾难的陷阱。是否因为在大陆和平统一的目标下,两岸战争早已经远离,新一代的人都没有经历过战争,所以可以把战争当成是一种游戏加以想像?这只会让人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大陆诗人北岛曾写下一个著名的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是说卑鄙的人,为人处事都卑鄙下贱,高尚的人更能坚守底线, 以高尚的情操来约束自己。

  一个掌权的执政者和一个有影响力的作家,到底要做一个卑鄙者或高尚者,不在于他们手上的权力与影响力,而是由他们内心的情操来决定。以目前台湾来说,这份情操绝非鼓动战争,也不是把战争当成狂想曲,让人误以为战争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那么梦醒时分,又将如何安人民的心?

  (作者王昆义,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