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从2014到2018:柯文哲与韩国瑜
http://www.CRNTT.com   2019-03-12 00:20:01


韩国瑜和柯文哲在台湾政坛都维系了相对稳定的支持率
表一: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表二: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表三: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中评社╱题:“从2014到2018:柯文哲与韩国瑜” 作者:张文生(厦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从2014年参选台北市长掀起柯文哲旋风到2018年韩国瑜参选高雄市长掀起“韩流”,韩国瑜和柯文哲在台湾政坛都维系了相对稳定的支持率,是台湾社会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都带来直接的影响。

  一、序言

  2018年11月24日,台湾地区“9合1选举”落下了帷幕,韩国瑜在高雄市获得892545票,胜出陈其迈的742239票15万票;而无党籍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在蓝绿的夹杀之下,以微弱多数胜出,获得连任。

  柯文哲是台湾大学医学院著名医生。2014年1月,柯文哲宣布投入台北市长选举。在2014年的“9合1选举”中,柯文哲异军突起,在民进党的支持下参选台北市长并且当选。柯文哲本是台大医生,并无从政经历,民进党为了突破长期以来台北市蓝大绿小的结构,礼让和支持无党籍的柯文哲参选,并且成功当选,形成了一股所谓的“白色力量”。经过近四年的政坛锤打,柯文哲经验更加丰富,实力更加稳定,民意支持率甚至有超出蔡英文、赖清德的趋势,引起民进党的警惕,与民进党之间貌合神离。2018年底的台北市长选举中,民进党提名姚文智参选,国民党提名丁守中参选,柯文哲的连任之路面临蓝绿双方的夹杀态势。但是柯文哲仍然以胜出丁守中3254票的微弱多数突围,连任成功。比较2014年和2018年柯文哲的选举之路,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反映了四年来台湾政治生态的变化与台湾民意的发展。

  韩国瑜,曾连任台湾地区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立法委员”,历任“内政及边政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召集委员、程序委员,国民党团首席副书记长等。后因得罪国民党高层不获提名,被迫离开政坛。此后曾任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2017年8月,韩国瑜被提名为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2018年11月24日,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击败民进党对手陈其迈,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执政20年的历史。韩国瑜的参选在台湾政坛刮起了“韩流”,提振了国民党支持者的信心,凝聚了国民党的票源,全面拉抬了国民党候选人的支持率,是国民党在2018年“9合1选举”中得以大胜的重要原因。

  (表一: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表二: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表三: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结果统计)

  二、2014年柯文哲引领了民意的风潮,2018年则是韩国瑜引领风潮

  2018年选举的背景和2014年相比有很大不同。2014年的选举中,柯文哲面对的是“太阳花学运”的大背景,青年选票及青年选民的态度都在选举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为了吸引青年选民的支持,柯文哲采取了不同于传统方式的选战风格,“不插旗、不挂看板、不用宣传车”,把重点放在了低成本的网络宣传战中,先后推出了30支“柯P新政”政策影片,利用YOUTUBE充当播放平台,再透过脸书扩大宣传,增加点阅率。目的是将选战导向政策竞争,避免造成蓝绿对决。在确定网络宣传基调后,柯文哲阵营所设定的文宣,都以贴近网络世代为出发点,除了广为人知的传统媒体外,还特别接受网络的“科技橘报”,甚至是谈潮流时尚的《GQ》杂志访问,既要扩大阅听群体,也要凸显非传统政治人物的风格。柯文哲的网络战风格相当成功,大多数青年选民都成为柯文哲的支持者。

  2018年选举则由参选高雄市长韩国瑜引领风潮。体制外的学生运动被体制内的工农参政所取代。韩国瑜掀起的“韩流”影响了全台,在全台范围内包括在台北市拉抬了国民党的选情,凝聚国民党的选票。韩流之所以产生,一方面反映了民意求新求变的诉求,特别是台湾民意对经济发展、对民生建设各个方面不满意。台湾民意对于蔡英文当局着眼于政治意识形态斗争的所谓“转型正义”、“年金改革”、“性别平权”等措施也极为不满。韩国瑜现象也可以说是延续了柯文哲在2014年开创的选举特色:经济主题超越了政治主题;个人色彩超越了政党特质;阶级分化取代了统独分歧。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