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以中日FTA博弈为杠杆建设国际经济秩序
http://www.CRNTT.com   2019-04-02 00:18:18


中国须力行多个双边多边谈判同时推进,才能打开一头拿下一局。
  中评社╱题:以中日FTA博弈为杠杆建设国际经济秩序 作者:赵宏伟(日本),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中国在时间线上的底线思维,应是抓住特朗普机遇期,建成中国经济可以阻止任何国际封锁的在国际经济秩序上的安排。回顾围绕中日自经贸协定博弈的历史和现状,观察日韩的外交行动模式,再比较检证中日自经贸协定和其他自经贸项目的相互关系,从中观察其意义及可能性,得到的结论如下:应该积极推动中日自经贸协定,但是,应该是在整体上同时推动其他自经贸项目。中国须力行多个双边多边谈判同时推进,因为只有眼观全局,在时间上不失机遇,在空间上合纵连横勇于多头博弈,才能打开一头,拿下一局,进而决胜全局,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拓展出新时代的国际格局。

  一、中日FTA博弈的历史和现状

  这里我们先利用日本的研究和资料观察一下围绕中日自由经贸协定设想的20年博弈,从中认识其力学机制,看清其动力和阻力,及外交行动模式。

  另外,在概念的使用上,笔者不使用“自由贸易协定”一词,因为现在已不局限于贸易,而是包罗全部经济要素的“自由经贸协定”了。英语缩写也不仅用“FTA”,而是常用“EPA”,即“经济伙伴协定”了。

  第1回合博弈,日本联韩远中,优先推动日韩自由经贸协定。

  1998年10月金大中总统访日,发表日韩联合宣言,日本首次就其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行为,向韩国正式道歉,两国首脑首倡“日韩面向21世纪的新型伙伴关系”,并达成了两国加强经济政策协商的共识。根据这一共识,1998年12月,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所属亚洲经济研究所(IDE-JETRO)和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以民间共同研究的名义,就日韩自由经贸协定的经济效果开展了共同研究。并于2000年发表了提议推动两国自由经贸协定会谈的报告书。

  在前述金大中总统1998年10月访日后的11月,江泽民国家主席访问了日本。日本先在日韩联合宣言中就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进行了道歉,却拒绝了在中日联合宣言中向中国道歉。日本正是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搞起了对中韩的区别对待外交,推进联韩远中,强化日美同盟的外交博弈。

  这阶段,日本是用政治成本换取经济利益,即用向金大中道歉来换取韩国市场,同时以构建日韩特殊关系来获取主导东亚孤立中国的所谓在国际关系上的利益。

  第2回合博弈,日韩、还是中日韩、或是中日自由经贸协定。

  中日自由经贸协定设想,可以说直至2019年现在,也仍然停留在设想的阶段上,不存在任何政府间协商。

  据报导,2011年11月19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上,中日韩首脑定期会晤,达成了就缔结中日韩三国自由经贸协定进行政府间正式会谈的共识。其原因正是由于十几年来韩国对日韩自由经贸协定一直持消极态度,日韩就都主张起三国协定来了。但是日韩又都是仅仅主张一下,因为需要有个政治正确的姿态,实际上是仍然不改消极态度。

  此后,2012年4月12日,日本单方面表露过了一次,推动中日自由经贸协定的意向。显然这仅仅是为了给韩国施压,日本对中日自由经贸协定并无诚意。可以观察到,日本的既定方针是日韩、日中韩、日中这一顺序。

  中国于2002年11月4日,在与东盟成功地签订了自由经贸框架协定之后,温家宝总理立即提出了中日韩三国自由经贸协定的建议。但是小泉纯一郎首相当场拒绝了中国的建议。至于中日自由经贸协定之事,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提及过。

  在这一回合中,可以观察到韩国一直是以本国的经济利益为重。1998年至2011年的韩国,还无力跟日本进行经济和科技竞争,所以不会因政治及国际关系上的所谓利益搞日韩经贸协定,把市场让给日本。

  第3回合博弈,中韩协定优先。

  在日本表露想搞中日经贸协定的翌月2012年5月,中韩却宣布了开始自由经贸协定政府间正式会谈了。对韩国来说,能够在巨大的中国市场享有优惠是其最大的经济利益。这时期中日关系和日韩关系也都在快速恶化。

  接着2012年9月27日,正是在日本把钓鱼岛国有化的月份,中日韩却宣布争取于年内开启三国协定的政府间正式谈判。迈出这一步是日本做了积极的努力,希望平衡一下中韩开始经贸会谈的消息。中韩对于一个协商了十几年的三国项目的开始谈判,这也无可反对,都表示了同意。实际上,此时期无论是中韩协定还是中日韩三国协定还都完全看不到有出成果的可能性,甚至看不到各方真有要积极作为的态度。

  第4回合,中韩自由经贸协定的缔结,及中日韩协定、RCEP、TPP、日本欧盟协定的多角博弈。

  2013年,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后,立即指示加快推进自由经贸协定谈判。中国自2002年成功签订中国和东盟自由经贸框架协定以来10年间,再无中国与主要经济体的自由经贸协定。2013年3月28日,中韩终于开启了政府间正式会谈。中国同时开始发力推动与瑞士、澳大利亚多年来断断续续的谈判。翌年,中韩、中瑞、中澳谈判皆宣告完成。中国还同时启动了和新西兰、东盟自由经贸协定的升级谈判,并均于2015年得以完成。新西兰、韩国、瑞士、澳大利亚是第一批与中国签订自由经贸协定的发达国家,东盟是中国唯一的多边的达六亿人口的大规模自由经贸区。

  韩国在与中国的自由经贸协定的谈判得到突破时,2014年11月之后,甚至中断了跟日本的谈判,对中日韩三国的谈判也更加消极。韩国和日本对中国的出口货贸同质性很强,互为第一竞争对手,所以韩国基于中韩两国的自由经贸协定而独自享有在中国市场的减免关税待遇,这对韩国是重大利好,对日本极为不利。至此,日本二十年来推行的构建日韩特殊关系、对抗中国的外交政策遭到了决定性的失败。也是中国自2013年以来推动中韩特殊关系外交,打破日本和美国奥巴马政府的遏制中国的图谋取得了成果。

  可以观察到,中韩的自由经贸协定都是以经济发展为第一要务,也都是在国家首脑强有力的领导下,突破了国内各种利益的牵制而得以结出果实来的。同时,中日和韩日关系严重恶化干扰了中韩和日本的经贸关系的发展。

  第5回合,日本在2012年12月安倍晋三就任首相之后,开始强力推动构筑自由经贸协定网络。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