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美关系深深影响两岸关系发展之探讨
http://www.CRNTT.com   2019-03-28 00:22:16


没有稳定的中美关系就不可能有良好正常的两岸关系及台美关系,这是必然的规律。
  中评社╱题:中美关系深深影响两岸关系发展之探讨 作者:刘性仁(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国发大陆所副教授、国政基金会特约研究员

  中美安全对话甚为重要,虽然目前双方关系呈现为“竞争”关系,但随着各种冲突事件不断发生,其关系已由“竞争”关系转变为“对抗”关系,这对中美关系甚至台美及两岸关系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现象,值得警惕。面对中美关系持续冲突下去,除了期盼双方高度自制,更重要的工作恐怕必须防止中美关系失控或误判。对于美中台三方来说,枢纽角色往往是最关键的,而美中台三方关系呈现出两种现象:一是权力的不对称,二是沟通无法有效进行。这使得套用战略三角理论越来越困难,台湾处在权力不对称的小三角赛局中,未来处境恐怕越来越难,筹码亦越来越少。

  近年来中国大陆在军事、经济及外交等综合实力不断提升,虽与美国仍有一段距离,但因中美双方国力差距日渐缩小,故对美国已形成不小的压力。面对美方各种的压制及围堵中国大陆的做法,中国大陆亦积极运用各种方式,与美国进行另一次的权力平衡及对话空间,期盼与美方建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以达成双方所能接受的均势状态,维持一定程度的和平情况,然而中美关系的探讨一直以来都是国际学术议题中的核心问题,此议题的研究对于两岸关系的发展也产生至为重要的影响,值得深究。

  权力平衡理论考验现今的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的变化,我们可以从权力平衡理论中得到一些观察与启示。

  所谓的“权力平衡理论”(The balance of power)主要系在探讨国际体系中霸权国家如何形塑某地区或某体系下的权力平衡格局;尤其是居于领导地位的霸权国家,如果认为某地区或某体系下新崛起的强权,可能对其构建的均势状态产生威胁时,此时霸权国家势必要与新崛起的强权,进行另一次的权力平衡,以确保及巩固霸权国的领导地位。然在权力重新平衡的过程中,霸权国与新崛起的强权,却可能出现在对抗中蕴含合作、合作中又蕴含对抗的情形,并且经过不断地冲突与磨合之后,最后才完成新的权力平衡状态。

  倪世雄教授认为美国清楚意识到过去以往所形塑的亚太地区均势状态,已因中国大陆这一强权崛起而出现失衡状态,故必须出手加以扭转。而均势按照西方学者及国际关系界普遍认同的见解为:(一)表示一种力量的均衡;(二)表示国际斗争中一种特殊的稳定状态;(三)是处理国际关系的一种特殊手段;(四)是处理国际关系的一种特殊政策。然形成均势需要一个中心均衡机制,此一均衡机制无疑只有拥有实力的强国来充当。争取均势要靠超级大国,维持均势更要靠超级大国,中小国家只有依附、听从超级大国才能享有均势带来的“和平与稳定”,均势于是成为超级大国主宰世界事务的别称。①

  这种情况正好与今日的中美关系发展不谋而合。美国认为中国大陆可能对其构建的均势状态产生威胁时,此时美国势必要与新崛起的中国大陆进行另一次的权力平衡,以确保及巩固美国的领导地位。然在权力重新平衡的过程中,美国与中国大陆可能出现对抗中合作、合作中又对抗的情形,并且经过不断地冲突与磨合,最后才完成新的权力平衡状态。

  西方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汉斯·摩根索(Hans J. Morgenthau) 即指出,“均势是一种特殊的状态,是由于权势大致上平均地在一些国家之间分配造成的”。他提到均势的模式有二:(一)直接对抗模式:系指两个国家的直接对抗,此种对抗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一方屈服或以武力解决冲突为止,其最终目标即在压倒对手国。(二)竞争模式:系指两个对抗国家争夺对第三国的控制权,以获得较对手国有利的地位。②这种既对抗又竞争的关系便是如今中美关系的最佳写照。

  中美关系对抗白热化,关系更为严峻

  近来美方在中美贸易战、一带一路及南海问题上都对中国大陆采取遏制方式,而中国大陆则是极力突围,大陆运用朝鲜牌,美国则强打台湾牌,随着中美贸易战及孟晚舟事件的发生,中美关系紧张态势不断加剧。中美安全对话甚为重要,虽然目前双方关系呈现为“竞争”关系,但随着各种冲突事件不断发生,其关系已由“竞争”关系转变为“对抗”关系,这对中美关系甚至台美及两岸关系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现象,值得警惕。

  中美贸易战只是一种现象的陈述,未来势必会持续下去,至于多久仍有待观察。关键的因素在于随着美国影响力下降、中国大陆实力及影响力的增加,引发美国的忧虑,从而掀起一波新形势下的战争,这连带影响台海紧张局势升高,更攸关展现中华民族团结的时刻,虽然G20峰会川习会晤所达成的系列共识,让中美关系暂时缓和下来,但好景不长,孟晚舟事件又再度带来了风险,加拿大也卷入中美之战的漩涡中,面对中美关系持续冲突下去,除了期盼双方高度自制,更重要的工作恐怕是必须防止中美关系失控或误判。

  中美关系之所以变成不对等全面竞争关系,当然与中美实力差距的缩小及中美战略间疑虑的加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随着中国大陆实力的提升及美国实力的下滑,“修昔底德陷阱”将使守成国和挑战国围绕领导权之争而进行不可避免的对抗和冲突。然而事在人为,观念常常在一念之间,中美并不必然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因为如果双方均将对方视为敌人,形成竞争乃至对抗和冲突的概率就越大。反之,如果双方将彼此视为朋友,则双方或将形成权力共享的合作关系。中美双方都十分清楚共享将比竞争来得好。

  另一方面,从美国政治理论家米尔斯海默(John J.Mear-sheimer)在他《大国政治的悲剧》(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一书中即表明,一个崛起中的经济大国不可避免地会将其经济实力转变为军事上的硬实力,以取得支配地位和实现安全;而这些行为不可避免地会使原有的霸权国产生焦虑和反制压力,目标在限制、延缓,甚至可能消灭崛起国的实力。因此,在大国关系不断转变的时代,崛起国对霸权国心理上的怀疑或实际上的限制感到不满,甚至会变得不耐烦,而维持现状的国家会变得惶恐不安,从而采取措施以减少可能的挑战。③也就是说,身为霸权国的美国,其战略当然是希望遏制或减缓中国大陆的发展,阻止中国大陆成为另一霸权国。

  若把台湾因素考虑进去,从国际政治中战略三角理论来分析现今的中美台新态势变化,这三方行为体彼此相互牵连,任何一方行为体的安全在相当程度上依赖另两方关系的互动。学者Jan Triska就认为战略三角的本质就是以问题为基础的赛局理论(Game Theory)④;Lowell Dittmer所提出的战略三角理论当时作为冷战时期观察强权间的对抗与合作,过去在冷战时期中美苏三方战略三角是大三角,而美中台三方关系则被许多国际关系学者认为系小三角⑤,大三角关系瓦解后,小三角等所代表的关系就显得格外重要,这种以区域格局为主的小三角,就成为研究的重心。

  对于美中台三方来说,枢纽角色往往是最关键的,而美中台三方关系呈现出两种现象:一是权力的不对称,二是沟通无法有效进行。这使得套用战略三角理论越来越困难,台湾处在权力不对称的小三角赛局中,未来处境恐怕越来越难,筹码亦越来越少;这主要的关键在于蔡英文政府已经选了亲美路线,使得台湾未来很难在小三角的格局中找到自我的利基。⑥

  川普的善变个性使中美关系从竞争转为不时冲突关系

  中美台三边关系存在着各自的利益,具有深层次的矛盾,非常复杂且严峻:其中既有经济与社会文化的互动关系,又有军事政治难解的潜在冲突。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美国对华政策看似具有一致性,但随着不同领导人,常常出现摇摆的情况与双边制衡(double deterrence)的状况。

  自川普上台以来,对于全球化究竟美国要单边还是多边反反覆覆,中美关系就在川普个性的驱使下起起伏伏、在动荡不安中产生不时的冲突。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中国大陆或是美国,甚或是台湾及加拿大都极度折腾着,即使中国大陆始终保持强大的战略定力,避免与美国摊牌,在短期中可让步的尽可能让步,但美国似乎并不满足于此,通过各种方式对中国大陆步步紧逼,企图迫使中国就范。先是贸易战和美舰巡航南海及台湾海峡,紧接着又发生美国逼迫加拿大扣押中国公民孟晚舟事件。由此可见,美国在施压中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激起中国日益上升的不满和敌对情绪,中美矛盾关系似乎难以解决。

  对于美国总统川普这位精打细算的商人来说,让美国再次伟大,竞争关键在于投入的“成本”(Cost),如何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多的利益,便是川普最主要的考量。关于成本问题,不久前在一场座谈会中苏起教授便举一例说明,他举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曾在今年9月回应“美国航母是否停靠高雄”时,特别提到“成本”的概念,莫健提及:“美国对台湾,必须透过代价与利益(cost and benefit)来检视”,突显美国对台政策是以成本利益作为优先考量。因此美国这位精算总统,在处理中美关系时,采用成本与利益概念来分析问题,但却忽略了这仍是单边主义,缺乏双向的尊重及包容,更无法展现出美国的普世价值。

  就中美关系来看,不只在贸易问题、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上有着明显的矛盾,不久前美国竟然实行长臂管辖,压迫加拿大逮捕中国大陆公民孟晚舟,已经激起双方的民怨及民族主义兴起,这后果使中美斗争战场从官方蔓延至民间层面,这不仅使中国大陆人民情感受伤,也使得中美两国人民友好交往受到严重考验。在这种严峻形势下,美国真的失算了,中美关系正面临崩盘和失控的危机,正在进行一场各方面角力的巨大博弈。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