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创新性思考及其限制
http://www.CRNTT.com   2019-03-31 00:07:37


 
  然而,两岸终局制度安排最终仍应经由两岸政府协商谈判,始能决定之;目前民进党政府公开拒绝“九二共识”,显然民主协商对象势必排除民进党参与,但可以纳入其内部务实及开明人士;同时因目前仍由民进党执政,也无法进行政府对政府谈判。从民进党当局所倡议的民主理念来说,“民主协商”充其量只是两岸代表性人士的意见表达及共识凝聚过程,“民主协商”在民进党的政治语境下,恐沦为违背民主政治程序及国民主权原理之机制。换言之,大陆当局倡议两岸关系发展及“两制”台湾方案的“民主协商”,应避免陷入政党化、权贵化及精英化思维,而是“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理念的体现。

  首先,蔡英文主张两岸协商对话应采取政府对政府谈判模式,排除持续被边缘化困境。蔡英文在元旦谈话中“四个必须”,其中一项是必须政府对政府谈判;而在回应习近平讲话是直指“凡是涉及两岸间的政治协商、谈判,都必须经过台湾人民的授权与监督,并且经由两岸的政府,以政府对政府的模式来进行。在这个原则之下,没有任何人、任何团体,有权力代表台湾人民去进行政治协商”。

  这两段政策论述表明“政府谈判”才是主角,同时必须在“人民授权”下体现“主权在民”、“国民主权”精神。所谓“没有任何人、任何团体”,就是排除“各政党、各界别”所推荐代表人物。这包括泛蓝政治人物及执政县市首长、白色力量柯文哲市长,“边缘化”国共论坛、双城论坛及泛蓝城市交流即将发酵的政治效应。

  其次,避免两岸协商对话陷入“政协化”泥沼。大陆当局试图运用政党交流、地方城市交流,边缘化民进党当局在两岸关系角色。习近平提出“两岸同属一中”的“九二共识”,表达“开启两岸协商谈判,推进两岸政党党际交流,开辟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道路,实现两岸领导人历史性会晤,使两岸政治互动达到新高度”。蔡英文表达从未接受“九二共识”,大陆当局更无法恢复两岸两会及政府间谈判模式。

  在两岸政党交流中,国民党因奉行“九二共识”,而有“连胡会”、“连习会”、“洪习会”、“朱习会”;但民进党不愿接受“九二共识”,“蔡习会”将是遥遥无期;未来“吴习会”能否顺利举办将具有指标性意义。国民党虽在坚持“九二共识”立场上与大陆当局一致,但对“九二共识”内涵却分歧。若“吴习会”得以举行,这显示大陆当局在政治立场表达与政治实践尚容许灰色地带的“弹性想像空间”,而非是铁板一块及一刀切政策思维,如此才不会完全压缩国民党在“九二共识”的表述空间。

  大陆当局思索以“民主协商”方式探索“两制”台湾方案,试图召集“两岸各政党、各界推举共同代表性人士”参与。这一构想的具体实践,可以是召开“两岸国是会议”,也可能是设置类似“陆版”的“两岸和平统一委员会”、“国家统一委员会”初步构想。如同中国共产党为“执政党”与八大民主党派是“参政党”的“民主协商”模式,形成“政协化”的民主协商机制,积极与台湾社会认同“九二共识”的各政党、政治团体,共商在民族复兴与国家统一目标达成下有关台湾未来发展的“制度性安排”。

  最后,大陆政党体系与西方政党体系有所不同,西方民主国家必然具有政党体系及政党轮流执政特性;但大陆虽具有政党体系但欠缺政党间的权力制衡与监督,并无政党轮替,也不存在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差异性区别。台湾民主化过程中,政党透过选举取得执政权,透过立法过程转换党政策为国家政策。同时,由于民主化历程及国民主权坚持,透过公民投票的民主程序形成国民总意志。公民投票可以补正政府失能、政党失职及立法怠惰,纵使政党与政府亦无权决定涉及人民对未来选择权。

  在台湾并无任何政党,为任一大党的附庸党。这不同于八大民主党派,必须遵循“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的运作逻辑。这种政治安排虽美其名是“长期合作、相互监督”,然在民主协商过程中,民主党派已被政治吸纳至政治协商会议而欠缺政治自主性。若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完全沦为“政协式”民主协商,这不仅标志着台湾当局已被彻底边缘化;同时在“民主协商”过程中的政党介入、精英主义化的两岸代表性人物参与,这恐也影响一般民众的社会观感及心理认同。

  四、争取“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中的话语权

  针对习近平指出“‘一国两制’的提出,本来就是为了照顾台湾现实情况,维护台湾同胞利益福祉。‘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会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和感情。”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认为,习近平的“告台湾同胞书”,最值得注意的是“一国两制香港模式”变成探索“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中的“一国”并非“洪水猛兽”,应鼓励各界创新思考两岸统合模式。

  施明德认为这“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最终应由两岸当局谈判决定之,绝非“各党派”、“各界别”协商决定即可,但“总统权限”不应禁止两岸人民讨论两岸事务。至于“一国”的“国”其定义,究竟是联邦“国”或邦联“国”、大英国协中的“国”还是美利坚合众国中的“国”,不要排除创制新模式的“国”。同时也呼吁“独派”不要一听到“一国”、“一中”就抓狂,徒显智浅量狭。

  确实“一国”存在讨论空间,“一国”若指涉“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内部组成中可以省、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及“国中之国”,透过两岸当局协商考虑台湾民众对“中华民国”认同可以使用“中华民国”称呼。若“一国”并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国”创新模式可以是“中华联邦”、“中华邦联”、“中华国协”等国家联合模式,存在多元想像空间。事实上,民进党政治领袖也曾提出“两岸统合论”,主张“中华联邦”、“中华邦联”、“中华国协”,显见“一国”也并非是完全消灭“中华民国”。

  基本上,“九二共识”是“政治前提”,涉及两岸关系性质的界定,到底是“两岸一国”、“两岸一中”、“一国内部关系”的内政关系、准内政关系,还是准国际关系、国际关系呢?“一国两制”则是两岸关系终局状态安排,涉及政治地位、国际空间、军事互信、司法终审权、经济社会制度建构等。习近平提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这显示台湾政治地位不同于香港、澳门殖民地回归;故台湾方案中的“一国”或“两制”可以不同于港澳创新实践模式与内涵。

  两岸协商政治基础是承认“九二共识”,即两岸关系性质是“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中”;大陆当局恢复两岸协商的条件是回归“九二共识”,并无要求台湾立即接受“一国两制”。即使泛蓝势力虽接受“九二共识”,但几乎全部拒绝“一国两制”。从“九二共识”的“政治前提”走向“一国两制”的“终局安排”,需要“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民主讨论或民主协商过程,并非一步到位。

  五、结论

  是故,大陆当局对“九二共识”的态度,在表述上虽趋于强硬立场的“意思表示”;但在实际操作上,却是极为有“弹性作为”。然国民党对“九二共识”的表述,恐将遭遇民进党当局与大陆当局表述的“两方挤压”,而遭民、共“双重边缘化”,民进党当局批判国民党所提“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此也并不为大陆当局所接受。但此恰恰凸显国民党的两岸路线,在政治光谱上呈现温和中间路线;既不同于大陆当局将“九二共识”硬化成“一中原则”;也迥异于民进党当局强硬拒绝“九二共识”,而是呈现相当程度的政治自主性,“一中”是中华民国。从红蓝绿三方政治势力所主张“九二共识”在政治光谱上区别,国民党虽受红绿夹击而被边缘化,但此却凸显其两岸主张诉求的中间路线特质。

  习近平提出“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显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其内涵并没有定案,尚需要民主讨论、协商程序。尽管现阶段台湾民意无法接受此方案,但如果“一国”也可以有“台湾方案”,那么“未来一国”的两岸统合想像空间就非常丰富、而非是单一选择,这并不违背台湾人民意愿及选择权。这需要两岸当局放弃成见、建立信任、发挥智慧与激发创意共同谋商,始能成之。台湾当局及各界或可思考如何在“一国”或“两制”中,取得论述话语权,化被动为主动,如此就会攻守易势而非一再被主导及陷入边缘化困境。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9年3月号,总第255期)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