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办蓝不办绿 陈师孟:做坏事能找到绿的吗? 
http://www.CRNTT.com   2019-02-25 10:39:32


陈师孟23日在“尖尾周记”坦言办蓝不办绿,而且意犹未尽。(照片:SM CHEN尖尾周记)
  中评社台北2月25日电/独派“监委”陈师孟上任以来常被外界批评“办蓝不办绿”,23日在他个人部落格“尖尾周记”发文表示,这种说法虽然是蓝媒体丑化挑拨的“小人步”,但也不能说完全乱讲,因为会做出伤天害理的坏事的,除了“蓝的”还能找到一个“绿的”吗?因此他要引述孟子的话,办蓝不办绿是“吾不得已也!”

  陈师孟表示,结束“北院换法官”案,心头像落下一块大石头,因为立案之初凭的只是直觉,实情则混沌不明、众说纷纭,最后好在获得一位正直的法官提供关键证据,得以顺利结案,没有辜负朋友们的信任。自己之所以临老又投身政治、不知死活地接下“监委”任命,就是因为当初二次政党轮替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一群披着“司法羊皮”的“政治恶狼”,对陈水扁与扁朝政务官尽情追杀,令人无法装聋作哑、坐视不管。

  陈师孟也说,这次为扁案还原真相,证明当初换法官的确有政治干预,当然又坐实了“办蓝不办绿”,不过自己不但不怕,还有些意犹未尽。因此他也预告,未来一年半载,还会有不少“颜色鲜明”的案件陆续出笼,“蓝丁丁最好先打个预防针”。

  陈师孟尖尾周记全文如下:

  尖尾的“软肋”

  刚结束“北院换法官”案,心头像落下一块大石头,因为立案之初凭的只是直觉,实情则混沌不明、众说纷纭,最后好在获得一位正直的法官提供关键证据,得以顺利结案,没有辜负朋友们的信任。

  回顾去年此时所以临老又投身政治、不知死活地接下“监委”的任命,就是有见于十年前二次政党轮替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一群披着“司法羊皮”的“政治恶狼”,对陈水扁与多少扁朝政务官尽情追杀,令人无法装聋作哑、坐视不管。除非我白活了大半辈子、识人不明到了昏瞶的地步,否则这些绿营官员绝大多数应该都和我一样,当年不过是想在台湾被中国国民党高压统治半世纪之后、民主法治曙光乍现之际,尽力将台湾这片受尽“吞挞”的土地重建为一个正常国家。没有料到国民党旧势力复辟之后,竟然展开反扑,扁朝政务官无一留用固然是政党政治的常态,但布网搜捕、系讼系狱,则直追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可说到了野蛮的地步。

  这一年多来,蓝媒把尖尾形容为“办蓝不办绿”,虽然是丑化挑拨的小人步,但也不能说完全乱讲,因为会做出伤天害理的坏事的,除了“蓝的”、你能找到一个“绿的”吗?所以套句孟老夫子的话:办蓝不办绿,“吾不得已也!”这次为扁案还原真相,证明政治干预,当然又坐实了“办蓝不办绿”,不过尖尾不但没有在怕、还有些意犹未尽;事实上,在未来一年半载,还会有不少“颜色鲜明”的案件陆续出笼,蓝丁丁最好先打个预防针。

  不过话说回来,政治性案件的平反虽然是尖尾的初衷,却不是尖尾的最爱;你去问问我太太就知道,尖尾其实是一个“面恶心善”的老好人,这些丑陋的政治斗争,实在有违尖尾温柔的本性。尖尾心中如果有所谓的“软肋”,那并不是被追杀的往昔绿营同僚,而是近来一些素眛平生的陈情民众,尤其是那些以“公家机关”为陈情对象的“老百姓”;他们让我不断想起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耶路撒冷文学奖”颁奖典礼上所说的比喻:“一个鸡蛋掷向一堵石墙,鸡蛋再错、石墙再对,我都站在鸡蛋这一边。”试想一个人奋不顾身要向政府讨回公道,光是挑战威权的勇气就值得佩服,不是吗?何况往往错的一方是握有公权力的政府。再退一步说,即使最后发现道理全在政府、过错全在人民,也只是给政府多了一次检讨反省的机会,有益而无损嘛。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