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成都、济南的强省会“代价”
http://www.CRNTT.com   2019-02-24 09:15:47


  中评社北京2月24日电/关于强省会,西部城事谈得比较多。不过不管是成都代管简阳,还是济南吞并莱芜,更多都是从利好方面看,比如首位度的提高,资源调动能力的抬升等等。

  事实上,通过行政区划调整来做大省会,也有不小的成本和代价。

  很多人没注意到的是,2018年年底成都的十三五规划有过修编,对8项2020年的目标数据进行了调整,其中有两点提到:

  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简阳纳入成都后,农业人口增加,且简阳为人口净流出区域,原制定的“城镇化率”目标完成存在难度。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建议将目标值降低为“74”。

  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简阳纳入成都后,增加了户籍为农业人口的比重……综合考虑逆城镇化现象、住房限购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建议将目标值降低为“64”。

  城镇化率是评价城市的一个重要指标。成都代管简阳,在吸收其人口和经济总量后,城镇化率将不可避免地被拉低。这就是区划调整的成本,而且还不止于此。

  01 代管简阳,就要消化百万农业人口

  按照代管简阳前的未修编目标,成都的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在2020年要分别达到77%和70%,调整后的目标为74%和64%,调整幅度不小。

  这是因为简阳的农业人口比例相当大。以代管的前一年也即2015年的数据为例,149万户籍人口中,非农业人口只有29万,农业人口高达120万左右,城镇化率只有41.61%。

  再来看当时的成都。农村人口399.0万,不到城镇人口的一半,城镇化率达71.47%。

  成都代管简阳,意味着要消化后者上百万的农村人口。同时,虽然成都经济总量提升,相应的人均GDP也要被拉低:2015年简阳人均是38259元,成都是74273元,倍差接近2。

  这里提人均GDP,是因为它是衡量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成都此次修编的指标中,恰恰好也将人均GDP作为新增指标列入。

  济南吞并莱芜,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莱芜是山东人口最少、GDP最小的地级市,2017年的人均GDP是65122元;同时期的济南则是98967元,二者的差距同样不小。

  将莱芜纳入麾下,论总量数据,各项都会有亮眼的增长,但论人均几乎都会被拉低。这倒也符合行政区划调整背后的实力格局。

  知乎网友Nicesor提过一个段子:呼和浩特市的女方,嫌弃异地恋的男友在莱芜这种小城市上班,最终选择分手。不过后来两人和好了——并入济南后,莱芜和呼和浩特一样,进入了省会的版图,成了大城市。

  的确,一般代管、吞并中的主动方,经济实力往往更加雄厚,如成都、合肥以及济南;被吞并者则处于发展相对凹陷的地带。区划调整的另一层意义,也是借此拉一把“后进生”。

  比起指标被拉低,更麻烦的问题还是在于产业整合。像简阳有上百万的农业人口,如何向二三产业转移就是个大问题。

  另外像莱芜,是典型的以钢城着称的传统工业城市,主要工业产品是铁矿石、粗钢等,放在东部来看,这种产业结构已相当过时。随着区划调整,转型的压力自然也落到了济南头上。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