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杜圣聪:韩国瑜翻高雄 李登辉、陈菊是远因
http://www.CRNTT.com   2019-02-10 00:34:55


杜圣聪。(中评社 郑羿菲摄)
  中评社台北2月10日电(记者 郑羿菲)铭传大学广电系系主任杜圣聪接受中评社访问时分析,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能翻了高雄,不仅只是会经营网路社群,从长期脉络来看,前民进党高雄市长陈菊执政12年,导致民众心生厌倦;李登辉时代喊出“戒急用忍”,让高雄经济动能被意识形态封印,才是韩国瑜透过个人魅力、媒体平台、精准喊话,近似时势造英雄般翻了高雄的原因。

  杜圣聪说,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大败的真正原因不是脸书,而是国民党年长支持者发展出黏着度更高的LINE群组,这部分民进党几乎无解,因为民进党根本打不进国民党的群组,之后还是继续挨打的机会很高。

  杜圣聪,台湾师范大学政治所博士,现为铭传大学广电系系主任,曾任环球电视新闻党政组长、劲报及中天电视两岸中心召集人,多次往来两岸采访两岸新闻,在2001至2004年担任中央广播电台采访主任,2004年后开始在大专院校担任教职,先后于辅仁大学大众传播系、玄奘大学资讯传播研究所等大学担任专任助理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广播电视新闻、虚拟摄影棚、数位传播与大数据分析等领域。

  杜圣聪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他常常出门时告诉自己“我是猪八戒,猪八戒怎么照都不会照成刘德华”,常常有人说韩国瑜会胜选是靠脸书,但脸书有用是以讹传讹,高雄会翻天要从整体发展脉络思考,第一,陈菊已在高雄执政12年,都会形成民众厌倦的情绪,强如前国民党台中市长胡志强,做久了还是被民众轰下来,不管陈菊好不好,做太久本来就是原罪。

  第二,高雄是第一岛链的出海口,可说是兵家必争之地,1990年代的高雄在讲境外转运中心、亚洲营运中心,当时包括他自己许多年轻人都厌倦没有想像空间的台北,“南漂”下去高雄,但李登辉时代、陈水扁时代在两岸关系上喊出“戒急用忍”,导致高雄经济动能被“广大上青天(广州、大连、上海、青岛、天津)”等亚洲邻近港口分食,本来应该是世界前三大港的高雄,下滑到现在港口吞吐量只能排名第17名。

  杜圣聪说,民进党很爱用截断式解读高雄惨败的原因,但从脉络上来说,高雄的战力地位是被政策封印了,当年若不要那么有意识型态,高雄发展不会只有如此。高雄曾经是很有想像、很前卫的,而韩国瑜翻了高雄被简化成是网红、很会弄网军,其实只是原因之一,2014年的太阳花是民进党的、2016年也全面执政,显然是民众的托付民进党没有弄好,才会让高雄被翻了。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