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 
中评论坛:新情势下两岸机遇与挑战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11:13


王英津
 
  王英津:“第三势力”与“第三条道路”应严格区分 大陆应与国民党执政县市开展城际交流与合作

  就目前台湾社会来看,呈现出了两种主张走中间路线的政治力量,一种是有政党归属的政治人物主张的中间路线,如国民党的韩国瑜、民进党的郑文灿(有中间路线倾向);另一种是无政党归属的政治人物主张的中间路线,如政治素人柯文哲。人们通常将主张中间路线的这两种政治力量混同起来了,其实两者并不相同。前者尽管走第三条道路,但不是第三势力;而只有后者才是所谓的第三势力,即在国、民两大党之外的第三种政治力量。从国外的民主实践来看,前者是欧美国家近些年普遍出现的现象,而后者在欧美国家则鲜有类似的案例。唯一与后者相近似的案例就是马克龙成功竞选法国总统,但马克龙有“前进运动”做依托,而柯文哲没有政党背景。没有政党支持的政治人物,在政党政治仍是民主政治主要内容的今天,脱颖而出的难度是可以想像的。所以,“柯文哲现象是一种很特殊的现象”,它与“韩国瑜现象”或“郑文灿现象”并不相同,韩国瑜和郑文灿并不是第三势力,而分别有自己的政党,只是他们属于非传统的国民党或非传统的民进党而已。

  观察台湾的政治现象时应当将视野放大至全球范围,即从西方民主的大框架下去观察台湾的民主政治,这样会看得更加清楚。西欧历史上早就出现过类似于台湾的韩国瑜、郑文灿现象的例子。在欧美国家,传统政党进行路线调整,“走中间路线”或“第三条道路”,其实已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韩国瑜现象代表了台湾社会未来前进的方向,也代表了国民党的未来,因而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曲折的。韩国瑜在国民党内部与其他各政治力量的整合一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而柯文哲没有政党为依托,这与民主政治、选举政治的主流模式不相符。他在没有政党背景的情况下赢得地方选举是相对容易的,但倘若他想冲击2020年的“大位”而不通过政党是有难度的。退一步说,即使能脱颖而出,“立法院”里没有自己同党籍的“立委”来配合,只是一个“光杆总统”,未来如何作为?这也很值得观察。但是,有难度并非意味着没有可能。柯文哲最好的路径选择是尽快组建自己的政党,当然,即便他要组建政党,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成形的,因为政党理念的形塑、体现政党理念的政治纲领的提出、以及如何应对和化解台湾社会的内外矛盾等等问题都很难短期内解决。因此,与韩国瑜相比,柯文哲面临的问题更多、挑战更大。

  我的判断是未来十二年左右,每两年一次选举,每次选举都是政治力量的重新整合,最后会形成两大新的政治力量,未来国民党、民进党都面临新的重组,包括党的理念、文化、纲领等。从民主化转型以来,本来台湾民主政治是正常的,90年代后变得不正常,主要是省籍的冲突、族群对抗、统独议题,造成民主异化走样,变成蓝绿对抗,加上民粹介入。将来台湾民主政治会步欧美后尘,进入新的政党重组阶段,但两党格局不会改变。从这个趋势来看,韩国瑜现象的方向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