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 
中评论坛:新情势下两岸机遇与挑战
http://www.CRNTT.com   2019-02-11 00:11:13


 
  未来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简单谈一下风险,特别同意英津兄说的,最主要的风险就是美国。这次美国太露骨高调介入,让我们越来越感受到,我们在台湾问题上的对手从主要是“台独”分子变成主要是美国,从某个角度看,这样的风险远远高过1995年的台海危机。1995年在美国国会强力支持下,李登辉访美,但是美国行政系统很不爽。1999年台湾提“特殊的国与国”、2002年“一边一国”,当时美国不少人心里其实和我们一样,都不希望台海出现动荡,所以那时表面风波很大,但有中美两大力量都反对“台独”闹事,所以大家实际上内心是有底的。但这次就不一样了,由于有中美之间的摩擦。假设美国要升高玩“台湾牌”的程度,那风险就太大了。比如美国有人要邀请台湾地区领导人去访美,现在有了《与台湾交往法》,就是TaiwanTravelAct,这个可能性就大为提高,美国行政系统现在很可能会顺水推舟,把它当作和中国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还有美国军舰现在越来越多巡航在台湾海峡,如果美国人说他们军舰遇到台风了,或者说他们军舰突然坏了需要靠台湾港口维修,那怎么办?现在台湾“国防部”负责人已经公开说了:“如果有必要,太平岛是可以让美国军人上去的。”我认为这些都是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严重冲击,涉及到算不算对公报中“撤军”的反动。如果台湾的“总统”、“国防部长”、“外交部长”能够去美国访问,算不算对公报中“废约”的反动?这些都要界定。还有,我越发感觉到,美国现在越来越强调它的“一个中国政策”跟我们的“一个中国原则”是有本质的区别。也就是说,美国认为它的一些政策,包括这次的《与台湾交往法》中规定的美台高层互访,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并没有相悖,是可以做的。

  第二个风险,是台湾的民粹主义越来越表现为体制内的“公投”。“公投”是体制内的,我的观察是在一个公民社会比较成熟的地方,多数民众还是比较喜欢体制内的东西,长期的街头运动是不太可能的,尤其是大规模暴力抗争不会得到多数民众支持。以前台湾“公投”的门槛高,这次“公投”的门槛一低下来,就有10个“公投”可以进行,而且7个通过了。还有就是现在台湾“公投”的审议程序跟原来不一样,现在由“中选会”审议,主要进行程序审,基本不管“公投”的实际内容是什么,所以以后夹带“领土、主权”意涵的“公投”,就像这次“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台湾。假设其通过了,这又是个很大的麻烦。

  第三个风险是经济上面,选民对国民党县市长期望值太高,也可能造成万一不能如愿之后的失望与民意的反扑。我们以前说经济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现在说经济是两岸关系的压舱石,但也不能把经济说成是万能的,尤其中美经贸摩擦还在发展中。还有,台湾炒作所谓的“红色供应链”,这个问题也要慎重处理。所以在处理两岸经贸关系上,要尽可能给台湾同胞优惠,但也还是要有市场规律基本面,这样效果会好一点。所以对于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果,站在大陆的角度,还是要有一种冷静的心态,静观台湾局势的发展。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