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妥善应对不确定性因素冲击
http://www.CRNTT.com   2019-01-09 08:35:13


特朗普政府奉行的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为迟滞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威胁之一。
  中评社北京1月9日电/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盛行,大国政治经济关系冲突加剧。如何认识2019年世界经济走势,正视不确定性,警惕下滑风险,是我们首先要研究的问题。

  先扬后抑符合预期

  经济日报发表中国社科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文章表示,回顾2018年,总体来看,世界经济仍处于中速增长通道且主要经济体绩效差异显着。美国货币政策回归中性增添不确定性,诸如高债务高资产价格等长期问题持续积累并出现调整,部分新兴经济体脆弱性增加,特朗普政府单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引发的贸易摩擦已经对世界经济产生多重负面影响,多边及区域贸易体系进入深度调整期等等,共同提升了2019年世界经济发生衰退的风险。

  一年前在预测2018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时,我们做出了比IMF略微悲观些的估计,即增长3.6%。从某种意义上讲,2018年的世界经济可谓经历了“过山车”。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增长提速让很多人对全球经济增长非常乐观,IMF在2018年两次季度报告中都上调了预期至3.9%。然而随着美国股市的大幅波动和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摩擦,再加上因应对金融危机而不断加重的各种痼疾,IMF在最近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又将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增长预测一起下调至3.7%。从主要经济体看,报告预估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是2.9%、日本是1.1%;在主要新兴经济体中,预估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为6.6%,而近几年表现抢眼的印度继续保持7.3%左右的高增长,俄罗斯和巴西则要逊色不少,分别为1.7%和1.4%,南非虽然增速只有0.8%左右,但却成功地扭转了负增长局面。总体来看,先扬后抑的2018年世界经济表现符合我们的预期。

  影响今年走势的几个因素

  文章分析,说到2019年的世界经济走势,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影响2019年全球经济走势首当其冲的变量是美国货币政策的走向和调整速度。美联储的基本货币政策取向是回归中性利率。中性利率是指一个经济体在充分就业和价格低稳情况下的短期利率,这种利率水平对经济增长既不促进也不抑制。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美联储逐渐改变危机后超低利率的经济刺激政策,转而进入回归中性利率的加息轨道。2018年12月,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2.25%—2.50%。这是美联储2018年内第四次加息,也是自从2015年12月美联储开启本轮加息周期以来的第九次加息。据美联储估计,到2019年年底中位联邦基金利率应为3.1%,这意味着美联储未来将至少两次加息,才能达到中性汇率政策的标准。美国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美国2018年经济增长为3%左右,而美联储估计美国的潜在增长率只有1.8%,其间的显着差距说明美国经济过热;美国物价水平高过目标值,工资增速为近10年来最快,蕴含通货膨胀风险;联邦基金利率经过9次加息后仅有2.25%—2.50%,相对2.5%的CPI而言仍显过低,并仍是构成资源错配以及资产泡沫的一个重要来源。现有的利率水平显然不足以让美联储通过降息来迅速有效地应付下一次危机。当然,在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其放慢加息步伐也是可能的。

  风雨飘摇的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股市,是我们思索2019年世界经济走势的又一个角度。美国股市经过近10年的大牛市后在2018年8月达到历史高点,相对2009年低点,其股票市值大幅增长,远远高于同期美国名义GDP的累计增长额。在美国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引领下,全球同期股票市值亦大幅增长,也大大高于同期全球名义GDP增长的累计额。2018年从年初到11月中旬,MSCI指数下降5.7%左右。导致全球股市在2018年大幅波动的直接原因是美国升息,而其深层次原因则在于经过多年的超低利率后积累起来的股市泡沫。股市繁荣的一个派生后果是加大收入差距,美国最富有的10%人口持有股票市值的84%,10年前这一比例是80%。伴随美联储的进一步升息,2019年美国及全球资产价格进一步动荡应该是大概率事件,美国股市出现10%至15%的调整不会使人感到惊讶。股市动荡的后果除了直接通过财富效应影响消费支出外,还会提高企业的融资成本,并影响市场信心。当然,好消息是主要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银行的杠杆率比较低,目前其自有资本与总资产的比率大约为11%。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