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汪毅夫:自外于我们的“我”
http://www.CRNTT.com   2019-01-04 00:17:50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汪毅夫
  中评社北京1月4日电(作者 汪毅夫)40年前,1979年1月3日,蒋经国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的回应是:“绝不能信,也绝不能上当”。把话讲绝了,有时是心虚、心急的表现。《告台湾同胞书》温和地同台湾同胞说话,也郑重地向台湾当局喊话。蒋经国代表台湾当局回应是不失身份的,因为台湾当局也是《告台湾同胞书》的收信人哦。                        

  2019年1月2日,习主席《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发表后,蔡英文很快作出回应。同40年前蒋经国的表现相仿,她也显得心急而心虚。但她的回应显然有失身份。习主席温和地同台湾同胞说话,温和地同站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站在“承认‘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共同政治基础上”的“两岸各政党、各团体、各界人士”说话。习主席并未同、也不同“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的人儿说话。我注意到,蔡英文的回应交替使用“我”和“我们”:“我”代表她、“我们”则是她代表的人。当她说“我们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时,已将“我”自外于接受“九二共识”的我们,自外于站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站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共同政治基础上”的“两岸各政党、各团体、各界人士”。既如此,她可以用“我”代表她个人、用“我们”指称她代表的人,但不可以代表接受“九二共识”的我们。我感到很讶异,习主席同我们说话,她为什么也来说一通“说了也白说”的话呢?

  (作者汪毅夫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