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赵蘅:穿越一个世纪的相望 
http://www.CRNTT.com   2019-01-01 11:27:42


  中评社北京1月1日电/画家,杨苡之女,曾获全国美术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大奖,油画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多国收藏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今生将大姐小弟的孙子们当作自己的孙子疼爱了。不料想,2018年1月31日红月亮升起的那个夜晚,我的洋儿媳lee,在纽约生下了她和鸫儿的儿子,我们的亲孙子禾仑。

  眼巴巴看同辈人膝下有孙辈的无奈日子顿时结束了。2018年对于我个人,最大最神奇的事,莫过于当了奶奶!

  我们家族的升级版里我算是最落后的,我也有了孙子这件事,自然惊动了南京那边一向遇事不惊的太姥姥,第四个重孙出世梦想成真,可想而知她有多欢喜。

  我们的开心还潜藏一个只有我们母女俩知道的秘密。还是在去年,当老太太听说鸫爹为没有孙子时常气不打一处来,便脑筋急转弯,在电话里给我出了一个点子:“你就告诉他,他们怀上了,让他们赶紧在美国领养一个,反正是混血,洋娃娃一样的,到时候他也认不出来。你不是喜欢搞善意的隐瞒吗,这样做我们只是为暂时安抚一下,免得老头发神经。”我听完哈哈大笑,笑完也没敢和鸫儿提,生怕再给孩子压力。

  现在好啦,一切顺啦,从我舅舅那辈起,家族的跨国婚姻好像已成传统。曾被过去的时代不容,而今国门大开,这样杂色的家庭顺应潮流获得了安全。

  过了春天,又过了夏天,很快迎来了老妈虚百岁的生日。这次不同往年,还有一项重要节目,我们可以趁此祝寿机会,让这年岁相差一个世纪,跨四代的曾外祖母和她最小的曾外孙见面了啊。想想我们都兴奋不已。可是当一切行程都确定好了:鸫儿从台北(他在那儿有拍片任务)飞南京,小禾和他妈从大理(他们母子俩去那儿旅游)飞南京,我和他爹从北京乘高铁去南京。老太太却从南京托我姐发了话:

  “干嘛非要见呢,不见又能怎样,这么小的孩子要他坐那么老远的飞机,出了事怎么办,谁的馊主意?”

  这不太败兴了吗,急得我连忙打电话哄她老人家,妈,你不是常看禾仑的照片,喜欢不得了吗,这次你就可以见到真人了啊,那多有意思!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