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画家傅洵:愿为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http://www.CRNTT.com   2019-01-07 00:17:28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与恩师吴镜汀先生在灵怀阁合影
  中评社香港1月7日电(作者 王辛)数年前,在京城纪晓岚故居参观《傅洵山水展》,面对一幅幅超尘绝俗、古意盎然的扇面山水画,不知怎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当时未思所以然,及至后来读了专事中国传统艺术研究的学者朱良志先生的《南画十六观》,对具有中国艺术独特的超越精神的文人画有了深入一些的认识,方豁然明朗,原来,在画展遍地的京城别有一种吸引力的傅洵山水画,表现的正是一种超越功利、欲望等一切世俗束缚、寻求生命大自在的艺术情怀。

  已过“从心所欲不逾矩”之年的傅洵,少年时即有幸求教于国宝级艺术家溥雪斋先生;之后,又多年在著名山水画大家吴镜汀的门下学习。溥雪斋乃清朝天潢一脉,得天独厚,从小受一流的中国传统文化浸蕴,亦饱览历代中国传统艺术之珍品,是故不仅诗、书、画称绝,并且精通音乐,尤擅古琴。上世纪二十年代,溥雪斋在京城创立了中国近代著名国画团体松风草堂画会,与同好切磋画艺,培养人才。同为画会灵魂人物的,还有他的族弟、画坛上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的溥心畲。当时还是小字辈的启功,也是画会成员。“两溥”皆是饱学之士,画作浓厚的书卷气自不待说,整个松风画会的绘画风格,可以说也属文人画一脉。

  追随这些前辈,傅洵耳濡目染,苦心钻研,对文人画得之三昧,实非偶然。

  而傅洵每言画事,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念溥雪斋、吴镜汀诸先师对他的教诲,使他做人作画受益终身。

  日本京都学派创始人之一内藤湖南,在上世纪初即言,中国的文人画是一种非常高雅的艺术,是一种能够代表中国这一世界灿烂文化文明的文化精神的艺术,必将在未来的人类文明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见朱良志《南画十六观》,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我想,这并非是一种溢美之辞。中国文人画与一般绘画的根本不同,即在于它把中国传统儒道释哲学对宇宙对人生对生命的深切体悟和精妙智慧融入绘画之中,浸透着一种对人生命的终极价值和意义的寻求。这种寻求,无疑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人类文明愈发达,人的精神需求愈高,愈需要寻找心灵的安顿。中国传统文人画,以它那令人难以言说的美,带给人以生命的思考和启示,这就是它永恒的魅力。

  半个世纪以来,傅洵不论外界风云变幻,心无旁骛,一意执着于中国传统绘画,正如曾为其画集作序的名作家萧复兴所言:“几十年来,他为人低调,蜗居城南一隅,无意争春,羞于名利,闲云野鹤,自娱自乐,不亦快哉。”

  这里,且记下与傅洵先生的一番谈话,也许有助于认识一下这位元不同寻常的“闲云野鹤”先生吧。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