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中评现场:首尔聚焦论东北亚合作体
http://www.CRNTT.com   2018-12-04 00:11:19


论坛现场(中评社 崔银珍摄)
  中评社首尔12月4日电(记者 崔银珍)11月28日,由韩国世宗研究所以及济州和平研究院共同主办的一轨半对话“2018东北亚和平协议论坛”在首尔四季酒店召开。这次论坛分为多边合作体的成果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为了东北亚区域安保构建信赖机制的方案;东北亚区域内主要国家的经济合作方案以及东亚铁路共同体的未来展望这三个主题,并进行了多方面的讨论。第一场讨论以过去的实例为根据,回顾了多边合作对话体所推进的成果以及不足,针对今后东北亚和平合作体制构建的方向进行了讨论,并对于韩半岛无核化的实现所需要的实质性的方案也给予了提示性的意见。第二场讨论参考过去的经验,讨论了为东北亚区域安保机制的信赖构建方案。第三场讨论针对经济层面上多边区域合作构想的可能性,特别是对于东亚铁路共同体的未来展望以及经济合作对于多边和平安保机制构建所起到的作用进行了讨论。

  在第一场讨论中,延世大学国际大学院教授Delury Jhon说,虽然在过去,和平共存对话的水闸开启了一丝的缝隙,但对于六方会谈以及政府层面的多边合作对话的构建,朝鲜尚未做好充分的准备。轨道1.5(track1.5)或者2.0,也就是虽然正式+非正式层面的会谈正在进行,但是为了更高层次的正式的对话进行协调和努力是必要的。还指出这些会谈所具有的多样性以及包容性有所不足,需要提高民众的参与意识。只有得到民众的参与以及支持,其实现的可能性方能提高。

  安保开发政策研究所(ISDP)所长Swanström Niklas说,最近对于多方会谈持肯定态度的人比较多,所以透明性(接近民众)方面是比较高,但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在紧张的局面的时候,与朝鲜的交流持透明性,有时反而会成为威胁,所以有必要对情报的公开的均衡进行把握,也就是说,有时多边合作在非正式的层次进行也许会更有效。当然,对于由此带来的情报共享的不足之处也需要注意。Swanström所长说,回顾过去十年进行的多方会谈,90%属于浪费时间。不是为了对话而对话的,具体的主题进行专门的探讨,进行国际性的努力是重要的。而且提到多方会谈需要构建强烈的平台,让利害的相关方共聚一堂,而现实却不尽如意。所以说,需要利用所有对话的机会,如果能够实现绝非单纯意义上的对话,而是合作研究以及试验的话,对于正在进行的(美朝)双方会谈也会起到积极的影响。

  俄罗斯代表 Drobinin Alexey副局长说,韩半岛的情况(以六方会谈进行的基础工作为出发点)沿着俄罗斯和中国提示的路线变化着。第一阶段的双暂停已经实现,所以成果还是有的,需要继续维持。而且对于Swanström所长提及的意见持同意的态度,说道:多边主义的外交政治合作在区域军事紧张高涨的时候是很难进行的。现在的路线属于第二阶段,也就是重点放在韩朝、美朝关系正常化的信赖机制构建阶段,特别是安保方面的信赖机制构建是核心,为此多方会谈是非常重要的。朝鲜需要共同参与,而且需要定期地召开多边和平安保会议。这次10月,俄中朝次官在莫斯科进行了会谈,以构建今后确保韩半岛和平的多边主义框架为起始,希望其它国家能够参与。而且还提到有关(对朝鲜的)安保方面,美国的保障也是很重要的。如果这些能够达成,那么对话的议程会扩大到东亚,形成以军事、经济合作等多方面议程构成多边对话合作机制。

  蒙古战略研究所所长Enkhbaigali Byambasuren说,如何在东北亚区域阶段性地构建信赖机制,并进行无核化是非常重要的课题。无核化的过程需要仔细地计划,而且需要在国际社会公开透明。无核化过程进行地越慢,那么相关区域的不确定性将增加,未来的合作机会将会受到限制,所以所有领域的手段,也就是说,经济、社会相互作用也需要以对话手段来运用。韩朝铁路合作会提高两个经济体的相互依存性,而且相应的矛盾水准也会降低。而且还需活用学术文化层面。这种尝试在对朝战略上,会起到构建和平韩半岛的长期效果。朝鲜共同参与多方会谈是非常重要的。虽然针对朝鲜,从无核化到人权问题,需要探讨的事宜比较多,但还需以维持构建和平为韩半岛和谈的优先顺序。之后,过度到其它话题。

  复旦大学教授信强说,对于韩半岛无核化,强调需要通过CRID来构建区域安保。从CRID的条件,互惠的,渐进的无核化意义以及中国也以CVID为最终目标,但考虑到朝鲜的施行可能性,使用CRID来构建实质性的路线来构建通往CVID的时点。而且信教授还提到,虽然我们可以通过多边主义的机制以及制度来解决朝鲜问题以及各种情况,但是要想根本问题得到解决,理解朝鲜的立场是更加重要的。朝鲜希望的是体制、安保的保障。因为美国政治所具有的不确定性,朝鲜有理由持续怀疑特朗普的政策。对朝的两方或者是多方会谈具有两个风险:第一,特朗普对于自己的协商技术以及高压政策所具有的效果持过信的态度;第二,避免过低地评价朝鲜的生存能力。考虑到这些,有必要强化沟通,增进相互的理解。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