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我即胡杨,沙漠戍卒”
http://www.CRNTT.com   2018-12-01 11:16:02


  中评社北京12月1日电/冬晨朝阳下,风沙浮尘中,一棵如同雕塑般的胡杨树旁,一名高个士官,带领几名战士站立一排,与沙漠、胡杨融为一体。

  这名士官是火箭军某部一级军士长盛德华。他所驻守的哨所,地处“无人区”。这里风沙四季不断,酷暑季节,地表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冬天则达到零下30多摄氏度。“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百里无人区、风吹石头跑”,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我即胡杨,沙漠戍卒。” 谈起在戈壁沙漠里坚守的14年,盛德华说。2004年5月,所在部队调整改革,他主动从自然环境、生活条件较好的地方,调到现在这个岗位,从事试验训练哑弹挖排工作。

  沙漠扎根,绝非易事。既要像胡杨树一样抗乾旱、御风沙、耐盐碱,更要有执着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

  报到的第二天,他就接到执行任务的命令。当时的条件很艰苦,一边是没水、没电、没营房,一边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沙尘暴。白天,在漫天飞沙中,他坚持带着战士们抓紧完成任务;晚上,他们忍冻住在帐篷里,等早上起床时,嘴里、头上、被子上满是沙子。

  谈及这些事,盛德华指着躺卧在哨所门口的军犬,还有几只小狗,笑着说:“戈壁沙漠孤单寂寞,他们在这里陪伴着我们,成了我们的亲密战友。”

  以前,在这里看到一点绿色,是极为奢侈的事情。为此,盛德华带着战士们在戈壁沙漠里种树。有人探亲回家,他就请人家归队时带点树苗,可是试种了很多次都失败了。有时小树刚成活,就被一场沙尘暴给卷走了。

  “每年成活的寥寥无几,不过好歹也让这里有了一片绿洲。”看着哨所边种活的一千多棵树,盛德华说:“这些树太金贵了,我回老家探亲都惦记它们。”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