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双重视角下的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
http://www.CRNTT.com   2018-12-26 00:17:52


  中评社╱题: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双重视角下的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 作者:夏立平(上海),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教授;马艳红(青岛),中国海洋大学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

  特朗普政府去年11月以来推出“印太战略”(the Indo-Pacific Strategy),企图维护和扩大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与保持有利于美国的地区战略平衡。该战略如果进一步充实,将增加印太地区形势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本文在研究特朗普政府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和特朗普总统本人及其政府高官相关言论的基础上,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进行分析。

  一、特朗普政府推出“印太战略”的背景

  (一)应对世界大变局和替代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和一批发展中国家迅速崛起,亚洲正在整体崛起,世界经济和政治的重心开始从大西洋两岸向亚太地区转移,国际体系正在经历四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

  在这种形势下,美国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将美国全球战略和军事战略的重点转向亚太地区,以保持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从而保持在世界的领导地位,牵制和制约正在迅速崛起的中国。但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遭遇挫折,主要表现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向其盟国和盟友发出错误信号,使这些国家认为如果它们在与中国的海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中发生武装冲突,美国会在军事上卷入支持它们。因此日本和菲律宾在2010年以后一段时间分别在钓鱼岛争议和黄岩岛争议中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导致东海和南海形势紧张。奥巴马政府还在地缘政治上企图以南海问题为抓手形成问题型联盟,企图促成区域外大国与某些东南亚国家共同针对中国的态势。由于中国应对得当,既在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坚定维权,又采取有效措施维稳,因此“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东海和南海制约中国的企图失败了。同时,中国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印度洋已经成为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展方向。

  针对这种情况,特朗普政府用“印太战略”替代“亚太再平衡”战略,企图将美国亚太防线扩大到印度洋地区,将印度纳入美国势力范围,更多借用印度来制约中国。

  (二)美国政府与日本安倍政府一拍即合

  实际上,奥巴马政府为了推行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开始将太平洋和印度洋这两洋区域整合到一个统一的概念系统中。2011年1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发表的标志着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出台的文章中,强调印太地区对于美国的战略重要性。她指出,从印度次大陆到美国西海岸的横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广阔地区正在被航运和战略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一区域占据世界人口的一半,是全球经济的关键引擎,也是美国关键盟国和重要新兴大国中国、印度等国的聚集地。为维护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以及确保美国在该区域的战略利益,美国将调整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的军力部署,将这两洋区域整合为一个统一的可操作的概念系统,进一步发展与澳大利亚的军事同盟关系,将其由太平洋伙伴关系提升为印太伙伴关系。〔1〕2012年1月,美国防部公布的美国国防战略方针指出:“美国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不可分割地维系于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的这一弧形地带的事态发展”,美国的军事力量“势必将向这一地区平衡”。〔2〕2013年4月,时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撒母耳·洛克利尔(Samuel Locklear)海军上将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详细论证了“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区域在美国全球战略中日益增长的重要性和面临的安全挑战,以及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巳经和行将采取的战略步骤。〔3〕2013年7月,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访问印度和新加坡时,称美国现在性质上将印太看做一个地区,将印度向东看战略和外交接触看作亚洲未来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4〕这些表明,当时奥巴马政府试图在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框架下建构印度洋和太平洋两洋战略上的联系。

  2013年3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美国演讲中谈到日本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两个地区汇合的利益时,使用了“印太”这一术语。〔5〕在2017年11月特朗普总统访问亚洲之前,特朗普政府急于推出一个不同于奥巴马政府的特朗普政府亚太战略,因此接受了日本安倍晋三的“印太”战略概念,双方可以说一拍即合。2017年10月18日,美国务卿蒂勒森(Rex W. Tillerson)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题为《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的演讲,宣称“在未来一百年印太地区继续保持自由和开放是至关重要的”,“美国和印度是有着不断增加战略汇聚点的全球伙伴,这对未来一百年将有深远的影响”,“正在上升的德里-华盛顿战略伙伴建立在对法治、自由航行、普世价值和自由贸易共同承诺的基础上。美印两国是全球稳定的两大挡门板”。〔6〕11月2日,在特朗普出访亚洲前夕,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告诉记者:“总统此行将着眼于三个目标。首先是加强国际社会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决心;二是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三是通过公平互惠的贸易和经济交往来推动美国的繁荣。”〔7〕11月10日,特朗普总统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以下简称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讲话时宣称:“我来到这里宣导和平,促进安全,并与你们一起实现印度-太平洋地区真正的自由和开放。我们为此感到骄傲,我们都是主权国家,我们要求繁荣昌盛,人人都希望兴旺发达。”〔8〕在大约半小时的讲话中,他至少十次提到“印度洋-太平洋地区”。12月18日,特朗普总统签发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提出:“我们将确保世界关键地区的实力平衡继续有利于美国:印度-太平洋、欧洲,以及中东。”该报告将印太地区列为美国地区战略的首位,以一个部分详细阐述了美国印太战略的主要内容。这标志着该战略基本成形。

  (三)美日利用澳印和其他印太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心推销该战略

  2007年,印度学者格普利特·S.库拉纳( Gurpreet S. Khurana)在《海上通道安全: 印度-日本合作的前景》一文中,认为“印太地区”指“从东非和西亚的沿海地区,经过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直到东亚的沿海地区”。近年来,印度、澳大利亚和一些东亚国家对中国的迅速崛起感到担忧,希望利用美国在安全上制约中国。2012年末和2013年初,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在界定印度与东盟和日本关系时使用了“印太”概念。〔9〕2013年5月,澳大利亚政府颁布的《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正式使用“印太地区”概念,提出:“印太地区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至关重要,与印度建立密切的战略伙伴关系是澳大利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中国的迅速崛起也引起一些东亚国家担心中国在海上安全方面可能对它们构成挑战。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和日本安倍内阁利用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担忧,向这些国家大力推销“印太战略”,企图继续保持该地区有利于美国的战略平衡。

  二、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主要特点

  (一)在“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和“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指导下,加强印太地区联盟和伙伴体系,企图将两洋联结,形成大月牙形同盟与伙伴国网络

  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是其“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而“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印太战略”都是在特朗普“有原则的现实主义”(principledrealism)指导下制定的。

  2017年5月,特朗普总统在利雅得的演讲中首次提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认为其“扎根在我们的价值观,共同的利益和常识当中”。〔10〕8月21日,特朗普总统在弗吉尼亚州迈尔堡空军基地发表演说公布美国的阿富汗和南亚战略时,宣称“这种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将指导美国未来的决定”。〔11〕9月22日,特朗普总统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时,提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是基于“共同目标、利益和价值观”,“我们追求好的结果,不被意识形态束缚”。

  2017年12月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宣称:“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基于美国的原则、对美国利益的清晰评估和处理我们面临的挑战的决心”,“这是一种结果导向,而不是意识形态导向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它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和平、安全和繁荣取决于在国内尊重国民,在国外合作推进和平的强有力的主权国家。”该报告认为:“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战略是由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指导的。‘现实主义’是因为它承认权力在国际政治中的中心作用,以及主权国家是实现和平世界和清晰定义我们国家利益的最好希望。‘有原则的’是因为它基于承认推进美国原则在全球扩展和平和繁荣。由美国权力强化的美国价值和影响使世界更自由、安全和繁荣。”

  根据“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认为:“大国竞争时代回归”,要运用美国的力量威慑和制约“企图构建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对立的世界”的两大“修正主义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同时,要对付“寻求有能力用核武器杀死数百万美国人”的朝鲜和“支持恐怖主义”的伊朗,以及伊斯兰恐怖分子。为达到这些目的,特朗普政府推出“印太战略”。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将“印太地区”定义为“从印度西海岸至美国西海岸的广大区域,这是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和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12〕这实际在地缘战略上将从美国西海岸开始的太平洋与直到印度西海岸的印度洋联结在一起。

  自冷战以来,美国在东亚与西太平洋地区依靠以自己为核心的“轴辐”安全体系。这一安全体系主要是由美日、美韩、美澳、美泰、美菲等五对双边联盟组成。这是一个以日本为北锚、澳大利亚为南锚,缺半边的半月形安全体系。但近年来美国深感这种体系已经不足以应对和牵制崛起的中国。因此特朗普政府推出“印太战略”实际上是将其亚太“轴辐”安全体系扩大到印度洋区域。企图形成一个把日本和印度作为“东西两翼”、〔13〕澳大利亚作为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两洋与东西两翼的锚点、环绕着东亚大陆的大月牙形同盟与伙伴国网络(包括韩国、菲律宾和泰国等盟国以及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些美国的安全与经济伙伴国家),〔14〕从而使美国在地缘战略上占有优势,以平衡和制约中国。这实际上在安全领域某种程度上继承了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关于“印太”的部分内容,但又加入一些新的内容。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