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美“贸易摩擦”对海峡两岸关系的影响
http://www.CRNTT.com   2018-12-30 00:22:47


美国对中国大陆发起的“贸易摩擦”可能给“台独”分裂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中评社╱题:中美“贸易摩擦”对海峡两岸关系的影响 作者:严安林(上海),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上海市台湾研究会会长、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教授

  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未来走势与前景又是如何?对于中国大陆经济与台湾的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冲击?尤其是对于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的影响,到底会怎么样?都是各方相当关注的重要问题。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各方面所产生的实际影响是不小的,包括对海峡两岸关系的负面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要做好充分应对准备;但从长远看,“不畏浮云遮望眼”,中美“贸易摩擦”对于两岸关系的影响是有一定限度的,需“风物长宜放眼量”。

  一、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1、对于目前中美贸易问题的定位

  应该说还是属于“贸易战”的初级阶段——“贸易摩擦”,还没有发展到真正的“贸易战”的程度。当然,未来发展的走势,是有可能向“贸易战”的方向发展,而且不少人认为出现“贸易战”的可能性还不小。

  2、中美“贸易摩擦”的基本特征

  主要有:第一是美国对华发动的“贸易摩擦”,根源在于美国国内自身的“内生性”因素。中美“贸易摩擦”是美国国内政治社会问题发展的外溢,是基于美国内政发展的需要。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美国当前对外政策调整的根本原因以“内生”为主,根源在美国精英对于美国自身实力不能继续独霸世界而感到不满和焦虑,挫折感强烈;也有部分建制派人士因为对特朗普及其内外政策的不满而更为焦虑。应该说是这两种情绪的集中爆发,导致对外政策的调整,包括对外贸易政策的调整,也挑起了中美“贸易摩擦”。

  第二是中美“贸易摩擦”中特朗普的个人色彩非常鲜明。在美国对华发起的“贸易摩擦”与政策做法中,应该是具有浓厚的“特朗普色彩”。因为特朗普个人的认知就是中美经贸关系是“美国全输、中国全赢”,中国方面提出的中美经贸关系是“双赢”,但特朗普则是认为“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包括采取贸易讹诈、抬高要价就地还价、谈判好的事情推倒重来等,都表现出鲜明的“特朗普色彩”。

  第三是中美“贸易摩擦”自开始进行就呈现出不断扩大化的趋势。一方面是“贸易摩擦”的规模在扩大,且短时期内恐怕难以中止,另一方面开始延伸到价值观、人权等意识形态领域的对立因素。

  第四是中美“贸易摩擦”是中美关系中的新的矛盾面向与问题所在。在中美关系中既有的结构性矛盾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又出现了“贸易摩擦”这样的新问题,双方之间的贸易关系由是过去中美关系中的“压舱石”、“稳定器”发展成为矛盾的“触发器”、“导火绳”。

  3、中美“贸易摩擦”的症结

  当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单方面的政策作为所挑起。其意图在于:第一是解决中美贸易逆差。特朗普政府认为,中美贸易逆差造成美国社会失业、分配恶化,产生社会矛盾。应该说,美方以贸易逆差为藉口制造国际经贸摩擦,是开错了药方,实在是“美国自己生病,却要他人吃药”。美国减少其自身的全球贸易逆差的最有把握和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国内政策改革增加国民净储蓄,同时增加美国出口,包括减少对于出口产品管制,尤其是对于出口到中国大陆产品的管制。

  第二是阻止中国大陆的产业升级,也是美国制造中美“贸易摩擦”的一大动机。不少人提出,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摩擦”,既在于要求降低中美间的贸易逆差,更在于想要阻止中国大陆的产业升级,包括“中国制造2025”。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美国学者格雷厄姆·艾莉森就表示:“当前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向中国发难,除对华具体产业政策等不满外,更多反映了美国对于中国崛起的一种沮丧、焦虑与担忧的情绪”,“美国就好像在沉睡了15年之后突然发现:糟糕,中国已经如此强大。”①

  4、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中美“贸易摩擦”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大陆之间的贸易摩擦,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与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因此,中美这次的“贸易摩擦”是国际贸易史上最大的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至少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是破坏了世界贸易秩序,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据经合组织预计,如果美国发动贸易战引发其它国家反制,最终导致全球贸易成本上升10%,全球贸易减少6%。可见,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策上的单边作为,对世界经济秩序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而目前的世界秩序包括世界经济秩序,是二战后全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在内,为了追求和平、安定、繁荣、和谐而做出努力后达成的各种国际关系的安排,是各方共同努力、辛苦努力的结果,来之不易。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实际上是让美国由世界秩序的缔造者变成了破坏者。

  第二是国际产业分工将出现重组。美国发动的中美“贸易摩擦”,破坏全球的产业链,也破坏了中美之间正在进行的产业合作。

  第三是伤害了美国的进口商与消费者。增加关税,无疑是加重了美国进口商与消费者的负担。对进口消费品加征关税,最终是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进而导致物价的上涨和消费支出的下降。

  第四是影响到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摩擦”的症结可能在美国若干人士对于中国大陆发展与崛起的担忧,但应该说,这样的焦虑与忧虑是过度了。目前的中国大陆,综合实力尽管在改革开放的40年中得到了较大的发展,但中国大陆既没有挑战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意愿也没有这个实力。而由“贸易摩擦”引发的中美关系前景,却使“两国关系可能进入一个合作与竞争并存、新问题新矛盾不断涌现的新时期”。②需要强调的是,中美“贸易摩擦”,是美国先对中国下手,中方只是还手,是被动的。中方并不想搞“贸易摩擦”,因为“贸易摩擦”没有赢家。当然,中方也不怕,别人要打,只能奉陪,别无他法!在“贸易摩擦”问题上,美国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中国,也低估了中国人民的决心与耐心。

  二、中美“贸易摩擦”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1、应做好中美“贸易摩擦”可能长期化与持久化的各种准备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谈判中,美方提出的条件相当苛刻,中国大陆没有能力接受,也没有条件能接受。从而,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似乎是必然的结果。美国下一步依然会围绕着贸易问题,更加强调与采取削弱与限制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政策,包括对中国大陆采取相关排他性协议的做法;加强中国大陆对美投资、或对盟国的投资并购的限制,加强在金融、科技等方面领域对中国大陆的全面压制等。因而,中国大陆需要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的高品质发展。

  2、应警惕与防止中美关系由“贸易摩擦”发展到“经济战”,甚至最终滑向所谓的“新冷战”

  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摩擦”甚至对华攻击扩大化的目的之一,应该是为中期选举增加政治筹码。尽管中美“经贸摩擦”可能长期化,但应该说,特朗普政府尚未确定对华全面性的战略,战略上是否要对中国大陆进行全面冷战,应该还没有成型,至少是有待观察。因此,需要警惕与防止中美“全面对抗”的出现。中美“全面对抗”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也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似乎是中国大陆在主张与推动经济全球化,而美国则是反经济全球化。其实美国才是经济全球化的头号受益者。最近中国前大使傅莹女士在一次报告中列举了一组世界银行按照美元现价所做的统计: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在1990年是22.57万亿美元,到2017年达到了80.68万亿美元。同期,美国的GDP是从5.98万亿美元增长到19.39万亿美元,中国大陆是从0.36万亿美元增长到12.24万亿美元;同期,美国的人均GDP是从2.39万美元增长到5.95万美元,中国大陆人均GDP则是从318美元增长到8827美元。从这一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大陆在这18年中是发展了,但其实美国发展得是更快,中国大陆是人均8000多美元,而美国是近6万美元,美国依然是遥遥领先中国大陆。人均8000多美元的中国大陆如何去威胁这人均近6万美元的美国?这是值得美国政治人物去深思的!尤其是正如傅莹所指出:“中美已在同一全球经济体系内合作40年,都在全球资源配置和产业、价值链上拥有无可替代的地位,相互也建立了全方位联系。即便中美真要‘脱钩’,也不可能立竿见影,而是要经历长期而痛苦的过程,对双方的经济和人民的福祉乃至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损害,恐怕是世界难以承受之重。”③

  3、应客观认知与定性中美“贸易摩擦”的性质

  不宜轻易、无限地上纲上线,甚至提出中美难以不进行“全面对抗”的论断。反倒是应该防止这样的局面出现。

  不少人提出中美“贸易摩擦”的性质与实质是模式之争与制度之争。认为这是一场经济斗争,也是一场政治斗争,既是意识形态之争,也是制度与模式之争,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到“新冷战”的状态是未来国际秩序下不可排除的发展方向之一。个人观点则是认为对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定性需要慎重。目前而言,还是就事论事比较好,比较策略。尤其不要将中美“贸易摩擦”上升到制度之争、模式之争的层次。中美两国是完全可以和平相处、和平发展的,尽管双方之间存在竞争,但也需要合作,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