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彭森:全面深化经济改革的十条建议
http://www.CRNTT.com   2018-11-30 08:33:26


  为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联合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等高端改革智库,共同开展十八大以来经济体制改革进展研究。该研究系统回顾改革进展,总结经验教训,提出关于全面深化经济改革的十条政策建议。

  第一,以深化重要领域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促进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发展与结构优化。

  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继续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等重要领域、关键行业和垄断环节,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合资、合作、并购、参股、入股等方式,积极引入优势互补并能提供战略支持的非国有资本,确保投资者的法定权利和合理权益。

  将“竞争中性”原则应用于国有企业,把国有企业全面纳入竞争政策体系之中。按照国有企业分类改革要求,以“僵尸企业”出清为突破口,采取破产重组、兼并收购、债转股、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有效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有进有退加速推进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调整。对于煤炭、钢铁、建材、原材料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中的“僵尸企业”,要加快调整退出。对于商业、物流、服务业、外贸、制造业等一般竞争性领域,除极少数已经做强、做优、做大的国有企业外,原则上逐步退出。

  放开民间投资市场准入,明确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竞争壁垒,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共同履行社会责任。加快推动相关立法工作,加强各种所有制经济的产权保护制度,优化市场竞争环境。

  第二,以要素市场和公共服务体制改革为重点,推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公共服务均衡配置和城乡一体化发展。

  深化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通过农村土地承包权的长期化明晰土地产权,加强对农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财产收益分配权的确权和保护。为农民宅基地增权赋能,逐步确立宅基地的永久使用权,将农村“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等列入农民集体或个人财产保障体系。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权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前提条件,农民进城退地与否由农民自主选择。改革土地征用制度,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无论是公益性用地还是商业性用地,征地价格由市场决定,政府维护交易规则与过程的公平及土地收入的调节。抓紧《土地管理法》、《土地承包法》的修订工作。

  以生产要素平等交换为基础,推动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和高效配置。加快城乡公共服务体制改革,促进城乡基础设施网络化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彻底改革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建立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等激励机制,保障进城落户农民基本公共服务。

  第三,以价格体制和盈利模式改革为突破口,加快垄断行业改革。

  深入推进价格改革,打好重要商品价格改革攻坚战。完善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调整棉花、大豆等目标价格政策,以试点示范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根据交通运输市场各领域、各环节供求关系和竞争格局变化,建立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政府由直接核定价格水平转向规范市场主体定价行为。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建立健全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全面推进按病种收费改革。深化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加快推进跨省跨区输配电价和省内电网、新增配电网价格、新能源发电价格改革,完善输配电价格监管规则。有序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

  深化网络类自然垄断领域改革,彻底将其竞争性业务与自然垄断环节业务分开,将前者推向市场,开放竞争。兼顾技术经济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在网络一体化基础上着力推进产权多元化和规模适度化。修订完善《反垄断法》,加强对经营者集中行为的反垄断审查,依法制止占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市场主体滥用垄断地位。以“必要成本+合理利润”的价格形成方式稳定投资及市场预期,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各类网络投资建设。市场经济的基础性政策是竞争政策,而保证竞争政策能够发挥作用的关键是按照竞争中性的原则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要进一步从政治上提高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权威和效能,推进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及政策有效落地实施,防止新出台排除、限制竞争的政策措施,清理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规定和做法。

  第四,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服务实体经济为重点,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大力发展各类机构投资者,推动金融市场、金融产品、投资者及融资中介的多元化。继续推进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发行体制和再融资体制及退市制度改革。健全新三板市场投资准入机制,加快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基础产权市场发展。健全资本市场监管体系,防范各类融资风险和市场剧烈震荡。

  创新直接融资模式和机制,缓解企业过高杠杆或融资“瓶颈”。以改革政府投资方式为重点,大力发展民间股权投资和社会风投基金,分散、防控各类投资风险,财政预算资金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为基础,整合企业债和公司债发行市场与监管机制,提高债券市场融资能力。

  第五,以优化政府机构层级和企业营商环境为切入点,推动政府职能转变。

  调整政府部门与层级,全面深化大部门制改革,保证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独立与权力制约。推进政府层级改革,最终形成中央、省(区、市)、县(市)三级政府基本架构,推动政府职能根本性转变。

  理顺政府与企业的关系,进一步简政放权,构建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全面实施企业自主登记制度,取消企业一般投资项目备案制,推广完善企业法人承诺制,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

  着力破除社会资本进入服务业领域的行政管制,使各类资本能够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服务行业和领域。加快完善服务业市场决定价格机制,放开服务业竞争性领域和环节的价格。推动服务业与工业之间的要素使用政策平等一致,争取到2020年全国基本实现服务业用地与工业用地“同地同价”。实现体制内外的服务业主体在人才待遇、政府采购等方面的平等,消除各类歧视性规定。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